中台灣黑道風雲   第六章


岳中興

        玩火者,必自焚。劉煥榮偷渡到菲律賓後,又捲入陳正昌、陳南光兄弟滅門血案,小劉雖沒有動手殺人,但卻被齊瑞生、齊惠生兄弟拖下水,洗也洗不清。
菲律賓呆不下去了,祇好再潛逃到日本,到日本後聽到「小董」董桂森在巴西被美國FBI抓住了,令小劉有兔死狐悲之感,回想兩人先後由台中到台北打天下,好不容易闖出一片天地,現今亡命海外好不淒涼。
有一天,小劉走進新宿一家名店內,看到一個女孩哭得非常傷心,一問之下,她是十大槍擊要犯「珍珠呆」梁國輝的老婆「小支」,「珍珠呆」在警方圍捕時被格殺, 因此她哭得很傷心。因為「珍珠呆」和他同列十大槍擊要犯排行榜上,聽到「鄰居」不幸去世,他也有一番感嘆,也不知道自己日後的下場是什麼?
第二天,小劉又走進那家名店,陪他喝酒的是「小支」的姐姐「大支」,由於雙方都是黑道中人,大有相見恨晚之嘆,不久就和「大支」同居在一起。
七 十五年元月廿六日上午十一時左右,小劉在新宿被捕,三月六日將他押解回到台灣,經過多次審理,台灣高等法院都判他死刑,但最高法院認定他犯罪後態度良好, 曾多次發回重審,期間由新黨(前國民黨)立委謝啟大和民進黨立委李進勇(曾擔任劉煥榮的義務辯護律師長達六年之久)共同發起,再由立委施台生、劉瑞生、尤 宏、林明義、林光華、柯建銘、黃昭峰、吳東門、翁大銘、余玲雅、曾振農、李鳴臬、朱鳳芝、周書府、嚴啟昌、劉國昭、李宗正、陳清寶及郁慕明等廿多位親自簽 名連署,發表共同聲明,籲請李總統特赦「冷面殺手」劉煥榮。
法界人士則指出,現行刑法中的殺人罪,不是唯一死刑之罪,但任何人連犯了五件殺人案, 實很難期待法官不判他極刑,而被告面對這種會被判決死刑的案件,如自認犯罪事實很清楚,事證也沒有什麼爭議,「死中求生」的唯一方法就是期待法官能適用刑 法第五十七條「犯罪後之態度」及同法第五十九條減輕其刑的規定,來逃過死刑的判決。
因此,有許多被判死刑的被告,為了「死中求生」,其家屬多方與被害人家屬達成民事和解,請求被害人家屬在法庭上開脫說有利的證詞。
還有一些在看守所內守規守矩,懺悔不已,一些則淚灑法庭,發誓改過遷善,另外還有剛落網就立即表態幡然悔悟,立誓要放下屠刀,重新做人。
法 界人士指出,如劉煥榮在殺第一、二個人之後,甚至殺了五個人之後,如能在被捕前即「幡然悔悟,隱姓埋名,在一處地方展開新生活,為了贖罪,急功好義,將雙 手賺來的血腥錢回饋社會,「脫胎換骨」變成了另一個人,成了當地人心目中的大善士,似這種犯後態度,當在自由之身的作為,其動機較受到審判者的肯定。
令人爭議的是,「冷面殺手」劉煥榮的「悔悟」,卻是在他落網面臨死神的「關鍵性」時刻,其情況就見仁見智了。
「冷面殺手」劉煥榮死刑三審定讞,但朝野廿多位立委要求「槍下留人」,立委呂秀蓮並在立法院會提案,要求政府暫緩執行死刑,院會決議「建請行政院研處」。
當立委們正為劉煥榮請命時,其槍下亡魂的家屬卻有另一種期待,有些被害人家屬表示,等劉煥榮被槍決後,他們全家再去上墳,告訴死者劉煥榮已經償命。
她們不滿的表示,有些人說劉煥榮已經悔過,但他從來沒有向被害人家屬道過歉,民事問題也沒有解決。
她們批評說:「劉煥榮殺的不是一條命,而是五條命,是不是該死刑,我們都一直相信法律會給我們公道,為什麼法院判了他死刑後,這些人要幫他說話?這些人有沒有了解他以前到底做了那些狠心的事?」
提到劉煥榮「悔過遷善」的情形,她們表示,有誰看到他真的悔過了?一個犯人在監牢中畫幾張畫,捐幾張畫就算是悔過?為什麼他以前殺人的時候沒有想到要悔過?為什麼警察抓到他之前,他為什麼不悔過?而一直到法院判他死刑的時候才說他悔過?
針對有些人指稱劉煥榮殺的都是黑道兄弟,罪不及死,被害人家屬表示:就算是那些被殺的人都是黑道之徒,難道劉煥榮就可以代表法律去執法嗎?這不是為自己殺人的行為找理由嗎?何況,有些被他殺死的人,與他無怨無仇,也沒有恩怨,他為什麼還下毒手呢?
在 槍決前夕,立委謝啟大、李進勇在立法院舉行了一場邀請宗教人士,法界人士、學者、人權工作者齊集一堂的「總統行使赦免權應予制度化」為題的公聽會,與會者 大多主張廢除唯一死刑的法律,並呼籲總統特赦在獄中已悔改的劉煥榮,立委呂秀蓮則建議法務部研究在現行刑法中增加「緩死」制度的可能性。
曾為「反 共義」馬曉濱請命的李念祖則提出「求其生而不能」才判死刑的反省,他沉痛的指出,馬曉濱案的死刑執行顯然過於草率,而依刑法第五十七條,已悔改的劉煥榮應 有法律內的救濟管道。在朝野一片「槍下留人」聲中,民國八十三年三月廿三日的清晨四時三十分,載送台灣高檢署執行檢察官劉永銓及執行法醫的車子緩緩駛進台 北看守所孝二舍旁的道路,劉煥榮心裡有數,不久即接到舍房管理員的通知。
  雖然廿二日晚上一直沒有入睡,劉煥榮戴上收音機的耳機,一邊聽音樂一邊畫畫,一個晚上畫好兩幅馬的作品,然後繼續坐在床上聽音樂,但他精神奕奕。
  四時四十三分,戒護人員同劉煥榮行經刑場旁的通道,在緊鄰刑場旁公寓屋頂平台的電視攝影記者打開了聚光燈,記者的鎂光燈也閃個不停,等候已久的其親人或朋友大聲呼喊:「劉哥!我們來看你了。」
   劉煥榮抬頭仰望屋頂的親友,舉臂高喊:「中華民國萬歲!」,「中華民國萬歲!」、「我對不起國家、社會」,喊完後雙手抱拳向親友說:「謝謝大家!」,又 行了一個舉手禮,才隨戒護人員一付風蕭蕭兮易水寒!面不改色的進入刑場,他的親友則在屋頂平台點香默禱!預祝他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檢察官劉永銓在刑場旁的偵查庭進行驗明正身程序,並告知劉煥榮所提的三次非常上訴,都被最高檢察署檢察總長駁回,並問他有什麼遺言。
  劉煥榮僅說:「感謝監所給我教育,讓我成長,懂事。」
  清晨四時五十分,劉煥榮始吃最後一餐,因不願死刑犯做餓死鬼,在行刑前監所均供應一頓豐富的「大菜」,劉煥榮對已冷的「大菜」沒有興趣,倒了兩大杯啤酒,每杯啤酒各加了一小杯高梁酒,大口喝下後,又向法警要了一根香煙吞雲吐霧起來。
  他感慨的向在場的說:「我不是英雄,黑道沒有英雄,警界才有英雄。「健康幼稚園火燒車意外事件中,奮不顧身的林靖娟老師才是真正的英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五時正,天也變得白茫茫的,執行時刻已到,法醫替劉煥榮打一針麻藥,劉煥榮迅即陷入昏迷狀態。
  五時零四分,執行法警射出第一槍,刺耳的槍聲劃破了寧靜的清晨,也結束了「冷面殺手」倍受爭議的一生,他聚集牢房外的親友一聽槍聲,不約而同的高喊「快跑!」,祈禱他的靈魂早點回家,早點投胎,廿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五時零九分,法醫相驗,發現「小劉」的瞳孔沒有放大,還沒有達成腦死的標準,法警又補了他一槍。
  在場待命的「長庚」醫院醫師開始替他裝置生命維持設備,準備抬上救護車送回醫院進行器官移植手術,看守所在旁「觀禮」的雜役敲下他的腳鐐,還給他「無罪」的自由之身。
  天色越來越明亮,五時三十五分,醫院完成了生命維持設備的安裝手術,劉煥榮被抬上救護車由看守所的後門,飛駛送往林口「長庚」醫院進行器官移官,他雖然同意捐出全身的器官,可惜他是B型肝炎帶原者,醫師僅取下有用的兩枚腎臟及兩枚眼球。
  兩枚角膜當天就移給排球給排隊久候的受贈者,眼球周邊的角膜及鞏膜則分別移植給四至六位受惠者,他的賢臟因曾是帶原者又是赫赫有名的「殺手」,一些候腎者敬謝不敏,第二天才移植出去,使他仍能遺愛人間。
   審理長達七年的劉煥榮殺人案,隨著被槍決畫下了句點,一位參與審理劉案作業的台北地方法院法官指出,當年法院法官指出,當年法界認為劉案是重大刑案,理 應「速審速決」死刑定讞,未料卻接連發生減刑適用的錯誤及未併案審理等問題,使本案衍生了「槍下留人」的爭議,以及法院被指「有人從中運作」等風風雨雨的 傳言。
  該法官指出,劉煥榮先後犯下槍殺黑道兄弟林隆騰、楊柏峰、「老鼠仔」游國麟、「大湖派」老大廖榮輝及潛逃到菲律賓的商人陳南光五人,依 規定都屬「速審速決」的重大刑案,因此當時分別承審有關劉案的法院,認為如果併案審理,會因併案使得案情複雜,所以才會有後審法院未將劉案併給先審法院審 理的事。
  他指出,當時「研判」劉煥榮可能很快就會判死刑定讞,為了不增加已先審理劉案的法院「麻煩」,讓案子速審速決,另一方面,其他承辦劉 案的法官,也在他可能會被判死刑的「觀望心態」下,想等到他死刑定讞後,再將手上的案子,以「本案被告已死亡」為由,判決公訴不受理,不但可節省審判資 源,也可樂得輕鬆結案,因此,才未將案件作併案審理處置。
  法界人士指出,雖然承審法官對本案都有速審速決的共識,但卻因小劉到案後的第二年, 七十七年政府頒佈了「罪犯減刑條例」,後又因法院減刑適用錯誤等問題,幾個關鍵因素「陰差陽錯」的糾結在一起,使得當初為速求審速決而未併案的作法,「欲 速則不達」似乎變成了一個錯誤,使本案一拖長達七年,可是又有幾件重大刑案是「速審速結」呢?頗值得法界人士三思檢討。
  劉煥榮雖然被槍決了,但是否廢除死刑,仍倍受爭議,曾擔任三年多執行檢察官,創下槍決一百廿二名死刑犯「空前記錄的高檢署檢察官陳追,於八十一年初卸下「追命」業務後語重心長的表示,希望有一天我國能廢止死刑。
  陳追以他豐富的實際臨場執行經驗,於八十一年底著成了「刑事執行之研究」一書,對各國死刑存廢問題詳加剖析,結論仍是:我國刑事法規上是否仍有絕對死刑(唯一死刑)規定必要,頗值得省思。
  陳檢察官認為,死刑存廢問題,各國一樣有「見仁見智」之不同觀點,而我國死刑沿用已久,對犯罪亦非全無威赫警戒作用。我國目前民情,也還不能接受完全廢止死刑,所以他認為死刑仍以暫時保留為宜。
  他也指出,世界刑事政策潮流趨向廢止死刑,總而言之,槍斃人總是殘忍的,所以他雖然創下槍決死刑犯最多的「空前記錄」,看遍了刑場百態,仍希望有一天,我國能廢死刑,當然,劉煥榮也必「含笑九泉」。
   令人警惕的是,與劉煥榮交往甚密的道上兄弟都非傷即亡,如赫赫有名的「竹聯幫」總霸子「旱鴨子」陳啟禮,奉情報局之命,遠渡重洋,率「小董」董桂森(也 是出身於台中市的兄弟)等飛到美國舊金山,「制裁」前台灣日報(民營)記者「江南」劉宜良後,不但沒有因「愛國」有功,「一清」專案大掃黑行動中第一個將 他掃進去,蹲了幾年「苦窯」才獲得釋放,出來後雖已不問江湖事,但仍難脫身。
  與「旱鴨子」一同前往制裁「江南」的「小董」董桂森在巴西被美國FBI逮捕後,關進美國監獄,結果被同監中的黑人難友活活打死,骨灰被「風風光光」的送回台中安厝。
  「四海幫」老大劉偉民也因賭場恩怨在日本新宿,被曾名列十大槍擊要犯之首的楊雙伍槍殺,但楊雙伍也在東南亞落網,遣送回台,先關在土城看守所,被判處死刑定讞又改判無期徒刑,九十一年,楊多次提報假釋仍未准。
  江湖之路雖然險惡是一條不歸路,可是仍然有人毫無反顧的踏上這條不歸路,長江後浪推前浪,十大槍擊要犯死的死、逃的逃,但新的槍擊要犯又紛紛冒出頭,真是江湖道上不寂寞。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