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台灣黑道風雲   第十章 

岳中興

         提起「天道盟」其中有位大哥不能不大書一番,他就是綽號「吳董」、「小期」的「仁義會」副會長吳連期,他是雲林縣斗六市人,平日都在中部一帶活動,不但曾犯殺人、擄人勒贖、違反槍砲條例等多項前科,還因犯脫逃、逃兵、違反槍砲條例被通緝。

        在警方的眼中,吳連期不但狡詐機警,並且擁有強大的火力。據曾經緝捕過他的台中市刑警隊專案組前組長現任少年隊長的陳國源指出,他們有一次在大雅路緝捕他時,在強大火力掩護下被他跳下水田逃跑。

        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是他脫逃的本領令人嘆為觀止。第一次脫逃成功是在殺人案保外就醫時,乘機脫逃。第二次是於七十七年六月,他因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被判刑一年六月之後,利用板橋分院法警林斌、邱慶祥借提時,在火車上乘機脫逃,但事後被刑事局逮捕。

        他的第三次脫逃成功有如「天方夜譚」,七十九年一月七日,台灣高等法院派法警嚴管,吳士琳前往台中監獄將他提出後,叫了一輛計程車準備搭到台中火站後轉搭火車,因考慮轉車廢時間,兩名法警在車上商議後,叫計程車直接回台北,並聲稱有公費支付。

        計程車到台北後,由重慶北路交流道下來,經環河南路,因距他哥哥住處成都路很近,以回家看太太及八個月大的兒子為由,央求兩名法警通融,兩法警「心軟」下答應了他的要求,到家後,再要求法警讓他抱兒子,出於「同情心」他們

應允,並幫他打開腳鐐、手銬,為感謝法警的「慈悲心腸」,他們買了豐盛的酒菜大肆宴客,在「盛情難卻」之下,吳士琳被灌醉,吳連期「大搖大擺」的脫逃。

        吳連期的第三次脫逃成功,不但「轟轟烈烈」,也掀起了軒然大波,事後兩名法警因此各被判處五年的重刑。

        警政署對他的脫逃至表重視,下令加緊緝補歸案。七十九年十一月五日,雲林縣斗六分局刑事組據報,「吳董」駕駛車號「一四六一九八七七」的克來斯勒轎車,經 常在台北市各股票號子出入,即北上會同刑事局偵一隊三組,在各號子佈線,終於查出他落腳在虎林街一○八巷一家電子加工廠樓上的一間違建小閣樓。

        刑事局偵三組,女警組等派員化粧成情侶,在虎林街盯梢,至十一月七日上午九時十分,埋伏在麵擔的張意唐發現「吳董」與兩名保鑣劉立仁、陳庸祥的座車到來,警方在他的落腳點迅速佈置了六個全副武裝的警網。

        中午十一時許,偵一隊副隊長王安隱見時機成熟下令圍捕,躲在小房間看股市電腦盤勢的吳連期,見大批幹員掩至,來不及穿上衣帶槍,即衝上樓頂,躲在鄰居閣樓的床舖底下,使警揪出。

    警方當場在房子內查獲烏茲衝鋒槍一把、「九○」手槍三把、「白朗寧」手槍二把,各式手槍子彈一百七十三發,現金五十萬元,變造身分證、支票、股票收支簿、安非他命,另在他南京東路四段租屋處,查獲雷射十字弓一支。

        吳董供稱,被查獲的槍彈是那年三月,以二百萬元在台中市中清路高速公路交流道附近,向綽號「小白樂」的槍販購買的。

        警方查出,「吳董」在第三次脫逃後,於那年十月底,先後到台北市一名許姓建築商人的公司,手上均提著一包沉重內裝各式槍械的手提袋,令被害人害怕,前後六 次,共得手一千五百萬元現金。另外他還涉及十件恐嚇、勒索得手三千萬元以上,除部份購買槍械外,其他三千萬輸在股市。

        好個吳連期果然不是簡單的人物,第三次脫逃落網不久,又於八十一年二月一日深夜,在台北縣樹林分局兩名刑警押解起槍時,第四度脫逃成功,主因是兩名大刑警「誤飲」了摻有迷藥的咖啡昏迷後,「吳董」又和他們說拜拜。

        說起來令人難以置信,辦案人員在押解要犯時,照理應該小心翼翼,更何況是赫赫有名的軍火販子,又有多次脫逃記錄的要犯呢?

        當時台北縣警局指出,樹林分局刑事組在八十年四月間,曾經備提過在押的吳連期,吳連期非常漂亮的交出了兩把裝有擲彈筒的制式「M一十六AI」自動步槍及二 十五發槍榴彈,八十一年度的「春安」工作在大的績效壓力下,該組人員又想到「吳董」,希望他再表示、表示繳幾把槍讓成績亮麗一下。

        因此,二月一日下午二時,樹林分局刑事小隊長張宗禎及偵查員陳建裕押著吳董到台北市至善路三段的周順章豪華別墅,準備查槍,而當時在屋內綽號「阿生」的男 子非常好禮的端來兩杯香濃咖啡,兩位大刑警受不了咖啡的「誘惑」,喝下後即感到意識模糊,全身無力,眼睜睜的看著「阿生」將吳董接走。

        妙的是二人一睡就睡三十三個小時,還是第二天晚上飛一點,他們的組長郭警忠發現「丟人」後,到台北市至善路將兩位迷迷糊糊的大刑警及屋主周順章請回來。

        屋主周順章當然一口否認協助吳董脫逃,並辯稱根本不認識「阿生」是何方神聖?但警方查出周某曾住過吳連期家,這次提供車子讓「阿生」接吳董脫逃,因此將他移送板橋地檢署收押偵辦。

        並對刑事小隊長張宗禎及陳建裕二人抽血、驗尿,以查明他們喝的咖啡中到底滲了何種藥物才追究刑責。

        這件事倒楣的當然是兩名刑警,他們不但「丟人」也「丟官」,周順章就算協助脫逃的罪名成立,也判不了幾個月,當然他的恩情吳董將終身難忘。

        吳董第四度「猛虎出押」後警方又大為緊張,因為他們查出吳連琪加入「天道盟」後,曾經組織討債公司替人討債及處理債務,並於七十九年間代人處理投資憑證糾 紛時,持槍綁架台北市「環子中,吳董還剩下部分鉅款還處理清楚,因此警方研判他這次脫逃主要是處理這筆鉅款,於是再全面怖網追緝。

        吳董脫逃在外,令黑白兩道膽戰心驚,但他可真是「狼走到天下吃肉」,再次被補關進台北刑守所後,在裡面不但吃香的、喝辣的,竟然又被查出他透過管理人員, 買通法務部特別洽請警政署派遣「保一」總隊進駐台北看守所加強戒護的四十名保警中的不肖人員,走私「四號」海洛因到監所裡販賣的大生意。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