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台灣黑道風雲   第二十章

岳中興

        七十九年四月三日,涉嫌綁架陳金蘭等人勒贖五千萬元幕後主嫌犯「目仔松」陳清松落網,陳某矢口否認教唆,但供稱「肉票」陳金蘭已於一日獲得釋放,使專案小 組和許慶田連絡,許某在楊梅唯唯諾諾既不承認也不否認,辦案人員研判已獲釋,但許某等人怕黑白兩道「通緝」不願與警方合作。

        兒童節那天,許慶田主動打電話向專案小組報告其妻確已安全獲釋,因傷勢嚴重在苗栗的娘家養傷,因而無法前往警方指認嫌犯,警方雖再三保證在確保人質安全的 大前提下,要求陳女出面,但未獲許慶田的首肯,令專案人員急得跳腳,而「大盛」投資公司數千名投資人,聽到這個令他們振奮的「利多」消息後,紛紛摩拳擦掌 準備向已被檢方依違反銀行法被提起公訴的許氏夫婦索討債務,但許氏夫婦早已與外界隔絕,躲起來過他們的逍遙日子。從此外界再也沒有他們的消息,追求「暴 利」的投資人也祇好無語問蒼天了。

        正當「小馬哥」楊瑞和聲名大噪時,全省各地建築公司、醫院許多都接到署名「小馬哥」的恐嚇勒索信,有些畏懼「小馬哥」的威名,均抱著花錢消災的心理如數照付,有少部份的則向警方求助。

       那年四月六日深夜,台中市第二分局刑事組幹員在台中市民生路一家建設公司,逮捕冒稱替「小馬哥」跑腿收錢的嫌犯徐章銘,辦案人員再根據他的供詞將躲在幕後 指揮的「藏鏡人」殷傢鍵逮捕,令辦案人員驚奇的是,這位指揮的「藏鏡人」赫然是坐在輪椅上的二十二歲殘障青年,辦案人員對他的「殘而不廢」搖頭不已。

       殷家健落網後坦承他先令同夥徐章銘在桃園市一家銀行開戶,然後假冒槍擊要犯「小馬哥」楊瑞和的名字,寫信給全省各地的建築公司、旅行社和證券公司,令他們 將錢和支票寄到桃園市那家銀行內,許多業者收到恐嚇信後畏懼「小馬哥」的威名,紛紛自動將錢寄去,使殷家健收入頗豐,尤其是殷家健非常幸運,他落網後大不 了坐幾年「苦窯」,比起假冒十大槍擊要犯之名的「林來福」之名,向「鴻源」地下投資公司於勇明恐勒八千萬得手的黑道悍將「馬龍仔」魏進雄、「天道盟」兄弟 蔡金銅、謝益恆,後來均慘遭林來福槍擊的情形幸運得太多。

       在槍擊要犯「黑牛」、「小馬哥」聯手公開向「天道盟」叫戰對決的凝重氣氛中,一位極為愛護「黑牛」的縱貫線黑道老一輩的大哥「標哥」,於那年四月二十九日 在台中市被刑事局逮捕,這位有「幽靈幫主」雅號其「英雄事蹟」曾被搬上電影「台西風雲」的黑道頭頭落網,令黑道掀起驚濤駭浪,許多黑道兄弟認為他的落網使 「黑牛」喪失了極大的奧援。

       這位那年已五十六歲出身在本省黑道兄弟最兇悍三大所在地之一的雲林縣的「標哥」,自從出道後和雲林台西、西螺 、虎尾一帶的角頭老大「鳥嘴」、「萬主」、「阿政」、「丁家班」過從甚密。

        四十年代「標哥」一夥的勢力在雲林地區已占舉足輕重的地位,到五十年代他已在「縱貫線」上揚名四海。

        民國六十年六月十八日,「標哥」因殺人罪被台中地院判有期徒刑七年(後於七十八年九月改判四年八月)羈押於台中市三民路一段的台中看守所內。

        六十四年六月十九日,「標哥」的黨羽利用他上訴霧峰台中高分院出庭的機會,在台中看守所門前廣場欲上囚車時,當天化日之下,公然將他和台南角頭老大「丁Χ 成」等三人劫走,當時這起劫囚案震驚全省,「標哥」的大名在黑道中如日中天,幾乎無人不知,情治單位不眠不休的追緝但就是找不到他的一絲蹤跡,這條轟轟烈 烈的脫逃罪在日後被判處有期徒刑九年,後改判四年六個月,比起一般脫逃罪僅被判四月、六月不等的刑期比起來,即知其轟動的情形到何種程度。

        七十三年九月二十日,「標哥」又因違反槍彈葯刀械管制條例被起訴,於七十八年四月二十五日被台北地院判處五年,但他一直在脫逃罪通緝中。

       前幾年地下投資公司風起雲湧時,黑道兄弟也當仁不讓的介入分一杯羹,七十八年間,「標哥」夥同軍火大亨「瘋琴」盧照琴的貼身保鏢「馬龍仔」魏進雄、「天道 盟」要角「炮吉仔」、蔡金銅、謝益恆等人,冒用十大槍擊要犯之首「鬼見愁」林來福的名義,持槍將「鴻源」機構副總裁於勇明押到中部,強迫於勇明交出一億元 的「贖金」,最後於勇明付出八千萬元後才獲得釋放。

       林來福何許人也?當他知道被冒名後,憤而展開追緝行動,七十八年六月八日凌晨,林來福約「馬龍仔」魏進雄在台中市西屯路十三號公墓「土地公」神桌前談判, 「馬龍仔」坦承參與其事,但表示參加的黑道角頭老大很多,他僅分得一千萬元,他願拿出三百萬給林來福「吃紅」。

       林來福等人大怒之下,連開六槍射殺體型慓悍的「馬龍仔」,並透過電話秘書公司,通知在中部烏日一帶頗有名氣的其胞弟「道明」收屍。

     「馬龍仔」被槍殺時,記者當時任職某晚報採訪社會新聞,一大早聽說「馬龍仔」遇害,即搭乘「中時」晚報記者簡小胖的轎車,匆匆趕赴現場,但找遍了大度山上 所有的公墓,就是找不到第十三號公墓,結果花了二個多小時才在大度山下西屯路 頭找到該公墓,一下車先看到當時的四分局刑事組長柯驥郎,在他的指揮下見到身穿白圓領衫的「馬龍仔」躲在「土地公」神桌前,他雖然身中六槍但沒有流多少 血,現場留下六顆彈殼。

       林來福黨羽由「馬龍仔」口中證實「標哥」也涉及這件冒名勒索案後,即下「武林帖」約「標哥」談判,雙方約在高速公路上用無線電講機談判,最後「標哥」吐出三千萬給「鬼見愁」吃紅,雙方才避免一場慘烈的火併。

       據接近「標哥」的黑道兄弟透露,他本人很少搞賭,身邊追隨的大都是雲林台西一帶的子弟兵,他對「黑牛」黃鴻寓愛護有加,他的落網「黑牛」的情勢將亮起「黃燈」。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