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台灣黑道風雲   第二十六章 

岳中興

        在前文中一再提到楊雙伍欽佩不已的「鬼見愁」林來福到底是何方神聖呢?為查緝槍擊要犯,刑事局特別公佈「全國十大槍擊要犯」排行榜,其目的是要求員警加強 緝捕這些要犯的腳步,並提醒員警注意本身的安全,可是這些要犯上了「排行榜」後,氣焰如日中天,身價行情暴漲,開口勒索的價碼也暴增,因此,刑事局於七十 八年公佈最後一次「全國十大槍擊要犯」排行榜後,再也不公佈了,而最後上榜排名「第一」的就是「鬼見愁」林來福,其次是詹火樹、「小馬哥」楊瑞和、李春 福、「黑豆仔」楊政隆、「小密蜂」林裕峰、藍元昌、「黑牛」黃鴻寓、葉進火、及李基春等人,「排行榜」上人物不是被警方槍斃就是落進法網,而原本排名「第 八」後來「威名」扶搖直上,令黑白二道頭痛的「黑牛」也意外的在台南落網,排名「第一」的頭號殺手「鬼見愁」林來福也在他的保鏢黃根旺、李春福被豐原分局 逮捕,其「軍師」「黑狗」潘旭晃在台北落網後,林來福也於七十九年十一月十六日下午在台中市文心路與同夥「嬰仔明」陳慶明一同落網。

        林來福於四十八年八月十三日在嘉義市民生南路出生,比同年十月一日在彰化縣線西鄉寓埔路出生的「黑牛」早四十九天,可是「黑牛」出道比較早,國中畢業後就混跡江湖,第一次犯案是在七十二年五月二十四日,因妨害自由被彰化地院判處三月徒刑,改易科罰金。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鬼見愁」林來福第一次犯法是在七十五年十一月八月在嘉義持香腸刀殺死賣香腸小販陳榮昆後走上不歸路,而實際上林來福的「處女作」是在 七十五年六月十日,先在彰化縣員林鎮持刀械強押人並毆傷被害人及搶走支票,因此,被彰化地檢署依強盜、傷害等罪嫌展開通緝,算起來「黑牛」的「資歷」比林 來福要早三年多一點。

        令人震駭的是,林來福自從持香腸刀殺死陳榮昆後,也許是見血「抓狂」性情突變,又於同年十一月十八日,在嘉義市一分局轄區內犯下第二次殺人罪,復於七十五年九月三十日,因犯下槍劫,違反槍砲條例等七條罪嫌,被彰化地檢署頒下緊急通緝令。

        在警方的檔案中,林來福第五度犯罪是在七十六年二月七日,在彰化縣和美鎮持手槍強押吳福清恐嚇勒索未遂,將其槍擊重傷。

        七十六年二月十八日,林來福率其「軍師」「黑狗」潘旭晃在埔里鎮「高爾基」咖啡屋,因賭場恩怨槍殺邱清吉。

        林來福第七次犯罪頗令人意外,那年四月四日在彰化縣鹿港鎮犯下一件普通小毛賊才幹的竊取重機車罪。

       那年的四月六日,林來福又夥同「黑牛」黃鴻寓及張銘川三人,在彰化縣彰美路「五福」卡拉OK屋內,持槍連續射擊三發,射殺因積怨又生口角的「老五」柯金龍,「黑牛」當時因在旁邊「看」,又不敢出面說明,從此走上不歸路。

        同年八月九日,在高雄市前金區「東王」餐屋,槍殺繆宗正等三人。

        十月七日,林來福又夥同「黑牛」黃鴻寓、葉進火及綽號「黃先生」的男子,自花壇鄉跟蹤「醬油芳」鄒瑞芳之轎車,至員林鎮中山路二段與莒光路口,以「假車禍」的方式,持槍射殺被害人,劫取勞力士錶一隻及內裝二萬多元的皮包一個。

        林來福雖然揹了多條人命亡命天涯,但因為沒有服兵役,那年十二月十九日被嘉義地方法院判決拘役五十天,後因逢減刑為二十五天,但卻使他犯罪通緝記錄累積達二位數。

        七十七年八月二十五日,林來福等在台北市一家職業賭場,持槍將所有賭客現金財物洗劫一空。

        那年九月三十日下午,林來福手槍雙槍夥同「黑牛」黃鴻寓前往台中市成功路「溫莎公爵」庭園咖啡,一言不發,向拒絕到他們賭場「捧場」的中市某角頭老大「阿德」陳景德,在假眠時連開六槍擊斃。

        這件槍殺案讓林來福第一次在台中市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行兇。而死者又是一方之霸,因此林來福及「黑牛」的大名馬上傳開,成為黑、白兩道頭痛的人物。

         七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林來福又於台北市「皇冠」大酒家,開槍斃掉了潘漢崇,還將林文雄射傷。

        那年十二月十二日,又在嘉義市「金槍」卡拉OK,持槍向服務生邱春霖射擊,但邱某機警的躲開,幸逃一劫。

        那年道上盛傳,彰化縣伸港鄉角頭老大「五百」黨佩華(二十四歲)於四月間,在台中市中港路「銀座」地下舞廳喝酒「不爽」而掀桌,當「五百」發飆時沒有任何 人制止,可惜他不知道林來福在「銀座」有股東,不久「五百」在一處職業賭場被酷似林來福的黑道兄弟押走,至今屍骨無蹤。

        正當「五百」神祕失蹤案疑雲滿天時,七十八年元月二十五日深夜,台中市四張犁「十五神虎」大哥級黑道兄弟「貓仔賢」賴明和二位兄弟到中市文心路「金來來」地下酒廊跳舞,也因不爽開二槍示威。

        待「貓仔賢」酒醒後才知道捅了「馬蜂窩」,曾在「金來來」擔任經理的「義和」張義和,憑著與對方熟識,自願陪著「貓仔賢」於二十六日下午六時許,前往向對 方解釋,結果被林來福及已槍決的詹火樹、黃根旺、陳振聲、李春福等人,將「貓仔賢」及張義和押到南投縣竹山鎮經南路瑞南橋下,以鐵槌打死後雙雙埋進挖好的 大坑內。

         在「貓仔賢」神祕失蹤數年前,其胞兄「老公仔」也慘遭黑道兄槍殺,其家屬為尋找「貓仔賢」的下落曾花了不少工夫,最後找到的是一堆枯骨。

       七十八年二月十一日,林來福夥同詹火樹在嘉義市一口氣持烏滋衝鋒槍射殺仇家羅坤道等六人另外三人重傷,遇害六人中,有一位是雲林縣地區「教父」級黑道大亨 「標哥」的親戚,因此,與「標哥」結下樑子,也因為犯下這件轟轟烈烈的掃射案,一躍變成十大槍擊要犯的龍頭老大,「鬼見愁」的大名令黑白兩道為之震驚。

        那年「標哥」夥同已落網的軍火大亨「瘋琴」的貼身保鏢「馬龍仔」魏進雄、「天道盟」要角「炮吉仔」等帶著蔡金銅、謝益恆等,冒用林來福的名義,持槍將「鴻源」地下投資公司副總裁於勇明押到中部,強迫「吐」出一億元,最後於某交出八千萬元後才獲得釋放。

        「鬼見愁」林來福知道被冒名後,憤而展開追緝行動,先於七十八年六月八日凌晨,在中市西屯路「十三號」公墓「土地公」神桌前,開槍六發射殺「馬龍仔」魏進 雄。六月九日,林來福帶著黃根旺、周志昌、陳振昇等,先在台中縣大甲鎮孟村里臨河路的稻田中槍殺蔡金銅,回頭又在彰化大肚溪旁槍殺謝益恆。

        那年八月六日,林來福帶領黃根旺、周志昌及陳振昇四人,在台北市北投區公館路「清江」國小後面田路上,將向其保鏢周志昌借槍不還的張上榮及張某邀約助義的黑道兄弟陳右山、盧右祥三人全部槍殺。

        那年七月九日凌晨四時許,林來福在台中市「聯美」大歌廳包了一檔「秀」,他令中華路一位黑道角頭的弟弟,在中華路、中山路口經營「大嘴斗」檳榔的張譽耀替他賣票,老實的張某不肯,引起林來福的不悅,開二槍教訓示威,不料卻將張某打死。

        那年十月四日,林來福懷疑保鏢周志昌私吞槍械對他不忠,佯稱帶周志昌下鄉避風頭,結果在彰化縣二林鎮「萬興」農場附近「台糖」庶園內,將跟隨他多年的周志昌槍殺後滅屍。

       最轟動的是,那年十月十一日上午九時許,林來福夥同雲林地區槍擊要犯「元長佳璋」李佳璋及其黨羽三人,分持二把罕見的滾筒式衝鋒槍及手槍,衝進大埤鄉聯美 村大埤鄉代表會副主席李繼明家中,將李副主席綁架,十四日凌晨,其家人在台北市付了三千萬元贖款後,「肉票」李繼明在台中獲得釋放。

       七十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在台北縣深坑鄉經過一番警匪槍戰落網槍擊要犯李冠民供稱:那年三月十一日,他受林來福之邀,與「黑狗」潘旭晃、陳振昇到雲林縣斗六 鎮綁架葉姓代書(三十七歲),押到中部地區藏匿,他們將葉明杰的右手無名指砍下,郵寄給其家屬勒贖了三千萬元。

        那年六月上旬,中部極負盛名「傑聯」建設公司負責人謝董,與該公司一塊相連的土地業主,談那塊土地買賣,因對方開價太低,「傑聯」謝董即表示由他買過來,因此,雙方鬧得很僵。

       這宗土地買賣糾紛發生不久,該公司即多次接到林來福保鏢打來的電話,要求交付五千萬元,否則炸毀該公司及建築中的工地。

        「傑聯」建設公司關係企業之一,位於中市館前路三十五號的「楓丹白露」豪華咖啡廳,於七月六日深夜十一時五十五分,遭到陳振昇等人分持二把滾筒式衝鋒槍掃射三十餘發示威後揚長離去。

        當「傑聯」被恐嚇之初,謝董曾邀請在黑道中極有份量的大哥級兄弟「芭樂」替他「圍事」,「芭樂」與林來福的「軍師」「黑狗」潘旭晃交情非淺,可是經多次連絡,雙方卻沒有接上頭。

      「楓丹白露」被掃射後,謝董每次出門雖然前面有一輛保全車,後面有「芭樂」手下乘坐的輛車雙重保護,仍令謝董沒有安全感,再加上那年七月下旬,該公司又接 到陳振聲打來的電話,要求交付三千萬元,因逢房地產不景氣,他擔心財去人不見得安樂,為「安全」起見,乾脆「跑路」以避其鋒。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