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台灣黑道風雲   第三十四章 

岳中興


 李名順到底被何人誤傷?因當時刑警隊「諱莫如深」,他出院不久,又不幸在警方「烏龍」槍戰中喪生,至今仍是一個謎!幾位了解內情者也不願提及,就讓這個謎保留下去吧!

        員警與黑道「掛勾」一直是困擾警方高層的老問題,台中市當然不僅發生「阿西」槍擊BMW轎車的「單一」事件,另外還有許許多多,讓我們回顧一下:七十七年 十一月八日凌晨,位於台中市中正路、五權路口的「中港」大飯店五樓的「奧林匹克」大酒店,在二間VIP貴賓室中有十多名酒客發生群毆,其中一位擔任「三七 仔」的陳錫榮下樓後,被射擊五發打中三槍,經人送附近的「中山」醫院急救。槍擊案發生後,管區一分局刑事組到當晚還不知情,直到記者前往求證時,還表示毫 無所悉,被誤認為「吃案」。

        警方被指「吃案」後經深入調查,為什麼「中山」醫院收槍傷患者沒有主動向警方報案呢?「奧林匹克」大酒店為什麼也沒有報案?

         經深入偵查,護送陳錫榮就醫的男子表明是警察身份,既然是警察送去的傷患,就不必再向警方報案了,而「奧林匹克」酒店方面,因受到在場的警察警告,也不敢報案。

        據涉及本案的黎明派出所警員張明正說,他於七日深夜和二位朋友先在「香蕉船」餐廳吃消夜,於八日凌晨轉往「奧林匹克」酒店喝酒,結帳時他先到五樓的電梯口去等,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他根本不知道,也沒有關說。什麼時候離開酒店?他記不清楚。

       據記者深入追查,這起槍擊案是黑道恩怨所引起,參加談判者當中有黑道人士和警員及刑警。他們先在「香蕉船」餐廳談判,後又轉往「奧林匹克」酒店買醉,雖在 美女如雲的粉味氣氛中談,因事情沒有「擺平」,不但發生互毆還發生槍擊案件,陳錫榮被射擊五發外,在現場的員警也被射擊三發,因該員警身手矯捷沒有被擊 中。

        涉案的員警中,除張明正外,另外兩員是刑警隊的涂姓及林姓刑警,第二天,方組長接受訪問時說,當天涂、林兩員是備差,曾趕往現場處理,但未登記「外出」。 而涂員指稱,當天是隊上備差在寢室睡覺,另林員說,什麼都不知道,後又改口表明當晚有到現場處理槍擊者,但確定時間不清楚,因兩員供詞矛盾,督察單位擴大 追查。

       由於才在不久前發生了台北刑事局二名警衛,擅自攜槍外出遭歹徒追殺奪械案,及台中市刑警隊少年組在七十六年底曾發生刑警替道上兄弟擺平債務糾紛,由於對方 當場「亮槍」,使插手的刑警「落荒而逃」,後來檢方曾再追查調案,但少年組卻始終聲稱「查不到」,而令人置疑,因此,這件槍擊案發生後督察單位表視全力追 查。

       督察單位的初步調查是:有十七次申誡記錄的黎明派出所警員張明正,利用輪休時和友人陳錫榮等於七日深夜先在「香蕉船」餐廳消夜,後又轉往「奧林匹克」大酒店喝「花酒」。

        陳某等人因不滿小姐服務態度欠佳而拍桌子,因而與酒店方面發生糾紛,下樓後,陳錫榮被擊中三槍,張明因「心虛」迅速離開現場。

        刑警隊少年組「備勤」隊員林進農據報後,邀約他的同學「阿西」李讚西(當天輪休,住在隊部)前往處理,二人行經中華路、民權路時,看見另一同學民權派出所警員蕭煙泉在吃稀飯,也邀一同前往,蕭員答應吃飯後趕往現場。

       三人先後抵達案發地點,酒店方面僅答稱有發生酒客滋擾事件,但已經解決,三員即離開現場。

       督察官指出,警員張明正輪休時涉足不正當場所,將從嚴懲處,少年組刑警林進農未依規定受理報案,外出辦案未簽出,簽人事室議處,民權所警員蕭煙泉在所休息,擅自外出而未登記,也簽人事室議處。

        關於陳錫榮指稱,他在現場拾獲一顆警用「鉛 」彈頭,交給調查人員深入調查此案,台中調查站否認收到這一顆「問題」彈頭。

        這件轟動一時的黑道、警員、刑警群毆槍擊的重大刑案,在查不到重大證據後劃下殘缺的句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uvictor 的頭像
msuvictor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