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台灣黑道風雲   第三十六章

岳中興


        刑事警察能不能跟黑道、灰道來往?可不可以涉足地下色情場、職業賭場?是兩個「老掉牙」引發爭議到現今仍沒有「標準答案」的老問題,但畢竟刑警負打擊犯罪的重負,與黑道有劃清界線之必要,以免予人「流氓警察」之譏。

        負責偵辦刑事案件的員警「理直氣壯」的認為:「黑道兄弟、作奸犯科之事都發生在非法場所,刑警要查案、要被案,不去這些燈紅酒綠的非法場所佈線、埋伏,那 裡能抓到歹徒?而刑警跑到地下酒家等色情場所去,總不能叫他們傻傻的坐在大廳裡,讓歹徒一眼就認出來,他們喝一喝花酒,跳一跳「三貼舞」也是人之常情,也 是「為裝」身份的方法而已。

        因此,前發生的台北市刑大「胡鐵花」胡榮裕在職業賭場內,被槍擊要犯「阿龍」陳新發射殺,台北市警察高指他是因公「佈線」而殉職。另外還有二名刑警在賭場內被「不識趣」的臨檢員警當場查獲後,他們一口咬定是去「佈線」,令督察人員無可奈何。

        怪事年年有,沒有那年多!台中市也發生刑警隊機動組「因毛病太多,被孟宜 「孟一刀」裁撤」隊員在地下舞廳內,持警用「九○」手槍,狠揍「砸場」的醉漢,打完後再回桌繼續飲酒作樂,事後卻稱人報案,他們「因公」前往處理,令督察 人員也「無法」處罰他們的「鮮事」。

        有些督察人員無力的指出,刑察人員常常用「佈線」來當擋箭牌,其作用比「天蠶絲」做的防彈衣還管用,因為防彈衣還常常洞穿,但是祭出「佈線」的法寶,就好像練了一身「金鐘罩、鐵布衫」,那就「啥咪攏免驚」了。

        許多警政首長認為,刑事警察身負查察非法、打擊犯罪之重責大任,應該和黑道非法場所保持距離、劃清界線,俾免黑道白不份,令老百姓混洧不清,到底是警察?還是「有牌的流氓」?問題是言者諄諄,聽者「忠言」是否能「入耳」呢?!

        繼刑警察隊前偵二組偵查員「阿西」持美制「私槍」在成功路「中英」大樓前,向白色BMW轎車開槍揚威,又涉及持有被槍賭場流出「贓物」支票,使撤職後,八 十一年五月二十五日凌晨三時許,又發生一起台中市刑警隊「機動組」(已撤銷)三名偵查員在台中市鬧區自由路一家無照的舞廳內,將「掀桌」的醉漢「阿碧」王 瑞碧打成重傷,由於刑事人員持警用「九○」手槍打人,引起被害人極度不滿,且狀向台中地檢署提出控告,後在強大的「壓力」下撤回告訴,但一口「怨氣」至今 末消。

        這件刑警毆人事件,發生於二十五日凌晨三時許,「阿碧」王瑞碧與友人林金聰陪同友人來鹿港的四、五位友人前往台中市自由路「吉Χ坡」無照豪華舞廳戶買醉。

        在飲酒作樂時,席間不但有刑警人員在座,也有刑事警官作陪,大家在舞女輕聲嗲語大灌迷湯之下,喝得昏天黑地。

        喝酒時候非常痛快,恨不得把對方「灌」死,但付帳的時候卻發生摩擦,由於「阿碧」身上攜帶的二萬元的現金不夠付三萬多元酒帳,「阿碧」請該舞廳賓夜大班「牛頭」背書,但為「牛頭」所拒絕,最後由其鹿港友人代付了一萬多元。

      「阿碧」被漏氣後當然感到非常的「不爽」,憤而翻桌子洩憤,隨後即相偕離去。

    誰料,當他們步行到電梯口時,刑警隊「機動組」刑警簡Χ淵等三員立即自後衝上,不發一語的持警用「九○」手槍痛毆王瑞碧及林金聰,王、林二人被威力強力、 堅硬無比的「九○」手槍打得全身是血泊之中。而行兇者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再回到舞廳飲酒作樂,王、林二人還好央請服務生急電「一一九」救護車,送 「澄清」醫院急救。

        因被害人傷勢非常嚴重尚不能行動,其妻又無法代為按鈴申告,因此透過某軍系報社的記者委託律師撰狀向台中地檢署提出控告。

        這起刑察集體持警用「九○」手槍毆人案件,引起警方上級非常的重視,他們實在不敢相信刑事人員「以然」充當無照舞廳「保鏢」毆人事件,但深入調查後確有其事,因此將滋事者處分後調制服警員,被害人在「壓力」下撤回告訴。

        在台中市的色情場所中,並不是只有台中市的警察「搖擺」,連外縣市的員警也來「吃一份」,那年元月十七日凌晨一時許,台中市祟德路「康橋」KTV即發生一 起南投縣警局保安隊警員黃 清酒後冒稱候檢察官大鬧KTV,拿起滅火器亂噴,與保全人員大演「鐵公雞」的鬧劇。

        那天凌晨一時許,南投縣警局保安隊警員黃紹清與柯姓友人等到中市「康橋」KTV飲酒作樂,因黃某「不爽」在包廂內砸杯子、掀檯子。

    黃某向服務人員自稱他是有權有勢的檢察官,並拿起滅火器大吵大鬧,並「抓狂」衝入隔壁包廂VIP中攻擊不相干的客人。噴得他們滿身是泡沫。

        該KTV保全員黃山川等三人上前勸阻,黃某放下滅火器毆打張大武等保全員,還揚言:「我是檢察官,你們敢動我嗎?」說完又拿出警棍追打,並亮出警察服務證耀武揚威。

        黃員被保全員合力抬出店外後,又衝進去展開第二發的打鬧,結果雙方全部掛彩。

        台中市第二分局警員聞訊趕到後,將受傷的黃員送「中國」醫葯學院急救,張大武保全員則送「順天」醫院治療,雙方都持驗傷單準備互控。

        被噴得滿身是泡沫的客人得知黃某的真是身分後,摸著鼻子自認倒霉,該KTV則表示要求賠償。

        南投縣警局接獲通報後,其童姓長官及陳督察漏夜趕到中市處理,表示黃紹清休假鬧事等個人行為,希望雙方和解,這一番言語引起傷者家屬嚴重不滿,認為警察喝「花酒」還打人,他們指提出告訴。

        經過二天的協調又達成協議,終於結束了這場警察冒充檢察官打人的鬧劇。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