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台灣黑道風雲   第三十八章

岳中興

        八十二年二月十日,是「春安」工作的最後一天,各警勤單位把握最後的機會拚命衝績效,但也有許多「例外」,有部分刑事人員照喝「花酒」不說,在中市中港路 「大Χ豪」KTV酒店,卻發生了一件某分局刑事組四名偵查員與某情治單位調查組幹員,同喝「花酒」時發生激烈衝突,刑事人員拔槍欲開槍時,調查人員才倉惶 奔逃的的駭人聽聞案。

        這起鬧得滿城風雲的警方刑事人員與情治人員「拔槍」衝突後,原本傳出因調查人員不滿刑警「臨檢」而發生衝突。但經督察單位深入調查,發現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原來刑事人員也是喝「花酒」的「屬上客」

        事實的情況是因某情治單位受檢察官指揮,雷厲風行大力取締賭博性電動玩具,成果至豐豐碩,由於其他單位「越區」取締賭博性電玩,當地的管區員警和刑責區的 刑警都要受到記過處分,再加上這些業者與警方關係關係非常「親密」,因此由某大亨出面邀請刑事人員與某單位調查員在誰的情況下,四名刑事組人員其中有人拔

三名調查人員眼見這場「鴻門宴」極可能造成血流五步的情形,在雙拳難抵四手,不吃眼前虧之下拔腿就跑,刑事組人員乘勝持槍追逐,在寬闊的台中港上大約追了一百公尺左右,因沒有追上才憤憤離去。

        其中有名調查人員不久前才從彰化調過來,不料卻參「盛會」大呼倒霉不已,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自從發生了這起「睨牆」案後,檢方就很少調動該單位人馬大力取締賭博性電玩,電玩業者莫不額首稱 。

        那年十一月間,四分局何安派出所才發生警員喝「花酒」砸場,被人打電話到「一一○」報案,事過不到一個月,十二月十六日凌晨零時許,又發生協和派出所張 姓、廖姓兩名警員與四名友人,到中港路一段「新安世紀」金融大樓四樓的「假日」大酒店T5「VIP」房喝花酒滋事案,令當時的分局長黃清福大表震怒,表示 從嚴議處。

        那天凌晨零時許,四分局協和派出所張姓、廖姓警員與四名友人前往「假日」大酒店喝「花酒」喝歌,至到凌晨二時許,一夥人不滿服務人員的態度,當場「掀桌 子」並在該酒店大廳與酒店人員大吵大鬧。透該這兩名「照子」不亮的小警員倒楣,因為這家大酒店的老闆不但有「大牌」的市議員,還有「炙手可熱」的省議員, 他們才一毛二意然在老虎嘴上拔毛,簡直是壽星吊頸---嫌命長。

        事發不久,分局長黃清福即接到通知匆匆趕到現場,但肇事的已離去。那天上午,黃分局找到協和所的兩名警員,怒斥他們不該到酒店「花酒」還掀桌子鬧事,表示將從嚴議處。

       由於前不久四分局何安派出所警員到轄區一家酒店喝「花酒」,事後也是掀桌滋事,還叫酒店人員「好膽」去派出所收帳,結果被人打電話向「一一○」報警,後因 被害人畏懼這些「土地公」的淫威,再加上消息被封鎖,警方主管人員也大事化小,因無人追究不了了之,後又發生類似事件,員警風紀又再度成為民眾注目的焦 點。

       八十三年三月七日凌晨一時許,在台中市經營泡沫紅荼的老闆「小胖」與二名友人到台中市漢口路「東南亞」舞廳喝酒跳舞,跳到三點後高高興興帶了三名舞女「出場」,準備來個真正銷魂,可惜流水有意,落花無情,卻被舞女「放鴿子」。

        「小胖」等憤而折返舞廳興師問罪,不但推倒店外的檳榔攤,還砸毀了舞廳之裝璜。

        由於他們三人砸場的吵鬧聲音太大,引起 在該舞廳熱舞的十多名黑道兄弟其中包括五名刑警在內的舞客極度不滿,又在「美女」面前想表現一下,掏出「九○」手槍用槍炳將「小胖」等三人打得頭破血流, 還開了二槍恐嚇不要在店裡「黑白來」,並表明身分他們是刑警「有種放馬過來」,然後氣沖沖地駕車離去。

      「小胖」等三人頭部血流如注,經送「中國」醫葯學院附設醫院治療,「小胖」頭部縫了十多針後回家療養。

        由於台中市曾多次發生刑警人員在地下舞廳等色情場所狠揍黑道兄弟事件,本案發生後警方至表重視,經深入偵查發現是台中縣大甲分局一位刑事小隊長及其同小隊 隊員及豐源分局的刑事偵查員「飛象過河」滋事,有「冷面鐵漢」之稱的台中市刑隊長將整個案發經過移送警務處再轉台中縣督察單位深入偵辦。

        事情鬧開後,在中部地區引起極大的震撼,黑白兩道紛紛出面找「小胖」希望「擺平」此事,三月十日晚上,一位在黑道極為有名的大亨歪頭生出面宴請「小胖」等 人,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因「小胖」經營的泡沫紅荼「暗間」內擺設了賭博性電玩,為日後生存計,他高高興興的收下六萬元醫葯費「紅包」後,認為很有面 子不願追究。

        因被害人不願出面指認,舞廳又不肯提供打人的錄影帶,這件轟動一時的刑警毆人案「雷大雨小」的落幕,只是把「冷面鐵漢」林慶成大牙都氣掉了,還被一些老部下罵他「不夠意思」。

        警風紀敗壞雖然是各地普遍的現象,但以台中市最烈,許多歷至的警政首長準備大刀闊斧的整飭一番,最後遭到強大的阻力,只「放任不管」、「孟一刀」孟宜 及「冷面鐵漢」林慶成剛到台中市時,還被慘遭「孤立」,農曆年的前幾天,林慶成一天即退回業者及部下所送的兩個十萬元的大「紅色」,即可證明警風紀敗壞到 何種程度?

        民眾們都有這種經驗,向警方報案時,許多員警愛理不理,受理後也心不甘、情不願的「拖拖拉拉」赴現場,待他們趕到時,歹徒、宵小之徒早已鴻飛  ,當然也有「例外」。

       「陳太太」應召站原經大台北地區專門媒介「金絲貓」外籍女郎最具規橫的「貓仔間」,後來因北市警方追查很緊,才搬到警風紀最「爛」的台中市暫避風頭。

        台北市中正警一分局查出她們的「新巢」後,在檢察官指揮下於七月八日循線到台中市大英街查獲了「陳太太」應召站旗下的外籍「粉紅色娘子兵團」。

        當中正警一分局幹員南下時,依規定「通報」台中市警局,但為了保密,沒有明確通報查案的地點及案由,可是當他們在大英街才剛得手,即由應召站監視器的模糊影像中,發現有四名男子要進入應入應召站,中正警一分局人員說的為是應召站人員回來,立即拔槍警戒。

        當四名男子稍後衝入屋內,也立即做出拔槍,拉槍機等「制式」動作,並喝令屋內的台北市便衣員警不要動,雙方「王見王、槍對槍」現場危機四伏,所幸中正警一 分局人員發現對雙方四人當中,也有制服警員,研判對方可能是中市當地警方人員,才沒有開槍造成「閱牆」的慘劇。

        北市警一位帶隊官認出四人當中的帶隊者,是二十多前在台北市交通大隊任職的老同事,老友相見化解了一場火爆緊張的局面。

        北市警方對台中市警方人員為何消息那麼「霸道」?像司馬懿的兵馬來得好快快感到「不可思議」?!研判可能是接電「密電」!當然中市警方不肯承認,辯稱接到 民眾報案,指大英街有來路不明的一群人出入,他們才派員了解,問題是一般民眾大都打「一一○」報案,「一一○」都指揮在線上的機動警網武裝員警前進處理, 這些便衣員警察效率高得出奇,「有違常情」,難怪他們的辯解很難取信於人。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老是出問題的都是資深老「油條型」的員警,其實也不一定,有些剛出爐的小毛頭或職司警風紀的督察大人也一樣,真可謂「天下烏鴉一般黑」。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