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台灣黑道風雲   第五十章

岳中興



八 十年三月一日,那年春安工作後一天的深夜,台中市又爆發激烈的警匪槍戰,因緝捕十大槍擊要犯之首「鬼見愁」林來福有功的刑警「阿喨」廖建喨,在中市「英 才」公園附近追緝於七十九年七月九日上午十一時三十五分,在中市大雅路六二四號「中小企銀」北台中分行,打扮成「蝙蝠俠」模樣搶劫現金七十萬元逃逸的「小 紀」紀昇勳時,雙方爆發激烈的槍戰,雙方互射十餘發後廖員身中兩槍倒地送醫不治死亡,「小紀」殺警後逃逸。

槍戰發生的經過是:刑警隊幹員廖建喨(二十七歲)接獲可靠情報,指「小紀」犯下「中小企銀」北台中分行後仍經常出入台中市英才路270號「世紀育樂」咖啡。

一日晚上八時三十分,「阿喨」又接到情報,指「小紀」與一群不良份子聚集在「世紀育樂」咖啡內,機動組全體出動在那四週佈線埋伏。

那晚十一時三十分,廖建喨自告奮勇將防彈衣脫下,化裝路人接近虎穴,當小隊長張昭慶率警網正欲入內臨檢時,廖員見正在打電話的紀昇勳丟下電話,回頭往樓上樓梯奔逃,廖員不顧危險在後猛追。

在追捕中,「小紀」跳樓,小隊長陳順語追緝時不慎從屋頂石棉瓦掉下受傷,廖員英勇獨自一人跳下樓追趕,追到該咖啡店後一百公尺外篤行路三三三巷一弄三十八號前巷內,二人爆發激烈的槍戰,廖員右大腿先被擊中一槍不支倒地,左前胸再被擊中一槍倒臥血泊中。

同組人員分頭圍捕時,在暗巷內發現廖員血流滿地奄奄一息,邱福財、陳西祥等人合力將他抬至路口,招呼計程車送往台中榮總急救,經急救十分鐘後,因血流過多延至第二天凌晨一時二十分殉職。

「阿喨」殉職的消息傳出後,各界人士為他英勇的行為同聲讚嘆,他在台中市政府主計室擔任雇員懷有三個多月身孕的妻子高淑貞哀慟欲絕,他們於那年二月下旬剛度過結婚一週年紀念,當時「阿喨」因出任務,未能與愛妻共渡週年紀念,想不到竟人天永隔。

那 年才二十七歲的廖建喨為莒拳道五段,又曾參加射箭比賽,精通潛水,是一名多才多藝的優秀警員,他原服警察役,後被保送警察學校一一七期畢業,擔任警察工作 八年,兩年前因績優被擢任刑警隊員曾多次獲記功,嘉獎,他主要的功績是:七十九年九月五日參與圍捕槍擊要犯「白猴」白佳燦,獲記大功一次。

七 十九年九月十七日,參與刑事局、台中市刑警聯合緝捕「鬼見愁」林來福時,廖員負責跟監,並在追捕林來福時奮勇上前鳴槍示警,並舉槍押住林來福,使其毫無反 抗之下就逮,因此被市警局評核為破格晉升人員之一。令人扼腕的是,因參與指揮該案的刑事局組長馬德熙涉及「假取締、真詐財」六合彩女組頭貪瀆醜聞案被收 押,致使逮捕林來福案所有有功員警的敘獎被壓下,廖員的破格晉升也尚未核准,使他因公殉職的撫恤金也少了數十萬元,馬德熙不但害已還害人不淺。

「阿喨」之死又再度凸顯出警用防彈衣不適用的老問題,七十九年底,台中市刑警隊少年組小長詹啟三等人,在中市大誠街緝捕槍擊要犯陳志平時,被陳志平持威力強大的「九0」手槍射穿他身上穿著的民間自制用「天蠶絲」制成的夾克式防彈衣而不幸殉職,事後,曾有祗會吹冷氣的警政高級官員責怪詹啟三為什麼不穿警用防彈衣?

而 「阿喨」致命的部份是左上胸,如果他穿著精良的防彈衣,可能不致於釀成悲劇,他這次是因欲接近虎穴怕對方認出身份逃逸才將防彈衣脫下而涉險,許多刑警人員 和基層員警都有深深感觸,警用防彈衣不但笨重而且防護面積也不夠大,執行勤務時常常礙手礙腳,因此許多刑警人員紛紛自掏腰包花三、四萬元購買「天蠶絲」制 的防彈衣,但自詹啟三殉職後警方要求員警執勤時須穿制式的防彈衣。

二位員警菁英的殉職,凸顯出防彈衣不適用的嚴重問題,莫大諷刺的是這個老問題一直沒有獲得妥善的根本解決。

負責偵辦槍殺刑警「阿喨」的警方專案小組頗有斬獲,他們先於五月八日在台中市美村路一段一六四巷一號五F查獲「小紀」的共犯張X富,起出奧地利制「葛洛」制式九MM手槍,辦案人員鍥而不捨的追查,查出七十七年七月結訓出獄列冊輔導的温X坤不但與「小紀」頗有來往並擁槍自重。

警方經多日跟監,發現温某與其女友租居在中市天津路四段二一三號二F之一的公寓內,那天深夜埋伏人員隨温某進入屋入,不但將他逮捕還在其臥室床頭櫃抽屜底層內查獲中共制「黑星」手槍一把及子彈兩發,兩人落網後警方研判「小紀」落網已指日可待。

那 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清晨五時許,台中市美村路「鑫馳」公司騎樓前,又爆發激烈的槍戰,密集連珠的槍聲劃破寂靜的夜空,三月二日槍殺刑警廖建喨的槍擊要犯「小 紀」紀昇勳在從計程車下車時,赫然發現已步入埋伏的警網中,他立即掏槍射擊,警方也馬上回擊三十多槍,「小紀」當場身中四槍送醫不治,警方從他身上起出兩 把手槍,算是他闖蕩江湖留下來的最後紀念品。

那年二十六歲南投籍的紀昇勳開槍打死追捕他的刑警「阿喨」後,即開始了八個月多風聲鶴唳的亡命生涯。

那時經常「飛象過河」到台中市緝捕重大要犯的南投縣中興分局員警,於一個多月前即「咬」住「小紀」的行踪,那天清晨五時許,「小紀」搭乘一輛計程車停在台中市美村路一段八十三巷十號「鑫馳」報關行的四樓藏匿處時,當他剛按起鐵門即聽至埋伏在裡面的員警大叫「不要動!」

「小紀」情急之下迅即將鐵門放下,回頭拔腿往巷口奔逃,一面拔槍射擊三槍拒捕,這時在四周埋伏多時的中興分局二十多名員警立即瞄準射擊,一時槍擊聲大作,「小紀」在奔逃中頭部、左大腿、臀部、右手分別中彈,倒臥在距巷口五公尺的血泊中。

警方射擊三十多槍見「小紀」伏法才停止射擊,巷子裡民宅兩邊的牆壁、路面及一「六七五—一八0七號」轎車,被打得彈孔累累。

天色放亮後,台中地檢署檢察官蔡樹基在南投縣警局督察長張永仰(原中市二分局長)、中興分局長等人陪同下到現場相驗,檢方對警方設計週密沒有傷及任何無辜之下達成任務頗表加許。

據辦案人員指出,大約在半年前他們即陸續接到「小紀」行踪的情報,一個月前即掌握他的行踪,二十七日下午四時許即在他藏匿處附近埋伏跟監,見到「小紀」多次出入藏匿處,因擔心傷及無辜遲遲未付諸行動。

二十八日凌晨零時許,大批員警在八十三巷九號、十號及一號、三號等民宅,借用民宅埋伏,一直到清晨五時 「小紀」回來時才「甕中捉鱉」將他一舉擊斃,並於上午十時三十分經檢察官率法醫相驗後才通知其家屬認領。

「小 紀」被格殺後,其父及親友趕赴台中市警局抗議,大叫「為什麼要打死我的兒子!」並要面見局長王鍚田,因王局長在市議會開會,由林祕書接見,紀父向警方抗議 說,警方開槍打死其子是故意的!林祕書告訴他這次圍捕行動是南投警局主持的,與台中市無關,紀父等人見抗議無效於十一時許悻悻離去。

指 揮緝捕「小紀」的台中地檢署檢察官蔡樹基,於驗屍後立即開庭偵訊涉嫌藏匿紀昇勳的房東陳展鑫,陳某供稱:那年九月下旬戴著假髮的「小紀」由其友人高志明陪 同,表示要向他租房子,當時「小紀」表示他還在找工作,沒有地方住,請他將房子租給他,後來雙方談妥以五千元把四樓租給綽號「阿明」的紀昇勳。

陳 展鑫又說,「阿明」租房後他曾多次要求雙方訂立租屋契約,但「阿明」都推說身分證遺失,正在申請補發中,所以無法訂約,他根本不知道「阿明」就是槍擊要犯 紀昇勳,如果當初知道,根本不可能租給他,但檢方接獲的情報他多次與「小紀」共同出入,因此指示中興分局依藏匿人犯將他移送法辦。

      走筆至此,令人擲筆三嘆!「鬼見愁」林來福及「黑牛」黃鳴寓雖然難逃國法制裁,可是刑警許明太、刑大副大隊長馬德熙也難逃牢獄之災,最令人嘆息的是「阿喨」廖建喨英年早逝,留下了嬌妻弱子……。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