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台灣黑道風雲   第五十一章

岳中興


 

        在嘉南一帶頗有名氣的黑道大哥「大頭仔川」翁登川於八十四年六月二十六日上午,被人發現遭槍殺死亡在嘉義縣六腳鄉潭墘村一處產業道路旁,他自用的豪華「賓士」轎車內,檢察官率法醫驗屍時發現,子彈從他右耳後方貫穿左臉頰,因此研判係在車內遭人挾持近距離射殺,據其身邊兄弟指稱,「大頭仔川」是接到呼叫器後,與對方約在朴子鎮「杏花」酒店見面後遭人挾持,而他與對方應有相當的「交情」,因此不但沒有帶身邊的兄弟及保鑣,連司機也沒有去,他「單身匹馬」卻遭到對方毒手。據其身邊兄弟指稱,他並沒有與道上兄弟結上「深仇大怨」,極可能是最近「行情」很好,對方要求「吃紅」被拒而遭到毒手。


        那年四十一歲的「大頭仔川」翁登川,很早即開始闖蕩江湖,十八歲那年(六十一年)即因犯下殺人未遂案被捕入獄,在「苦窯」中熬出來後,又連續犯下藏匿人犯、殺人未遂及妨害自由等案件,八十三年十月才因殺人案獲得假釋出獄,他大半青春都在「苦窯」中熬煉,不但培養了極高的知名度,也磨練出他做事的沉穩。


        因殺人案服刑期間,他因不願耽誤妻子的青春,於多年前與育有一男一女的愛妻離婚,但是其妻雖然辦理了合法的離婚,不但沒有再嫁,反而將子女撫養成人,因此出獄後,他又開了一家頗具規模的泡沫紅茶店及模型玩具店給妻子經營, 重享天倫之樂。


       「大頭仔川」為人四海、豪爽,做事陳穩,頗獲得道上大哥級人士推崇,他出獄後,一位大亨出資一億借他開賭場,他果然不簡單,八十三年過年他即抽頭二億多元,外傳嘉義縣議長蕭登標即在他那「捧場」輸掉了八千多萬元,並且二話不說很快地將賭債結清,一時傳為笑談。

 

       「大頭仔川」賺到錢後,不但許多兄弟追隨他,因他與那一帶一位「教父」級的大亨走得很近,因此也與當地某派政治人物走得很近,一位經常以直升機「代步」的炙手可熱政治人士想與他「親近」,但均沒有搭上線。


        八十三年過年時賺到了大錢,場子想停也停不下來,並且規模越來越大,到出事前「大頭仔川」的「天九牌」「武場」已經是嘉義縣一帶最大的「武場」,每天抽到頭錢即高達五、六百萬元,當然這些「頭錢」不可能是他一個人獨得,其中不但黑道大哥級有「成分」,另外還有「公關交際費」,要不然憑什麼風聲那麼大而不會被取締?


        「大頭仔川」雖然行情越來越好,他不但沒有一點驕氣,反而更是海派及沉穩,因此那一帶「教父級」的大哥有人竟視他為「接班人」。詎料,天有不測風雲,他竟然亡魂在黑槍之下。


        檢警雙方調查,「大頭仔川」於二十五日那天晚上七時許,從嘉義市文化路所開設的遙控玩具模型店出門,其間曾打電話給家人表示他在嘉義市後火車站友人家中吃拜拜,晚上十點多回到家裡,與朋友談論事情後,突然接到一通友人打來的呼叫,約在十時三十分至十一時之間,其子曾見他獨自開著這輛「賓士」轎車經過文化路,後來就未與家人聯絡,檢警雙方研判他應在那天深夜至第二天凌晨這段時間遇害。


       據其身邊的兄弟指稱,當他接到呼叫,表示要與朋友到朴子鎮「杏花」酒店見面,他不但沒有叫身邊的兄弟一起跟過去,連司機也讓他休息,獨自一人赴約,可見與對方的交情非常深,由於他沒有講與何人見面?因此沒有人知道他赴何人的「死亡約會」?


        據他們指出,「大頭仔川」出獄後,因後面還有一條假釋,因此行事特別小心,不願意再回籠吃苦,他們所知實在想不出與那條道上人物有什麼深仇大恨?非要取他的性命不可!何況他與外面的債務也非常清楚,他不但沒有欠別人什麼,別人欠他的也沒有什麼「大條」的。


       檢警雙方研判,「大頭仔川」所駕駛的「OF-二九七九」號賓士轎車,是二十六日那天上午八時三十分許被六腳鄉民發現衝落在六腳鄉潭墘村產業道路旁的小水溝內,翁登川倒臥在右前座,左前座玻璃被子彈貫穿,法醫張文相驗時,查出子彈是從其右耳後方射入,貫穿左臉頰後才貫穿左前座玻璃,全身只有頭部遭射殺一槍,但警方在車內至少採樣到七枚可疑指紋,當然這七枚指紋中還有其友人及保鑣無意間留下的。


        檢警雙方由左後窗留下的血跡及子彈貫穿處研判,「大頭仔川」當時可能被坐在後座持槍的黑道殺手射殺,其身邊的兄弟則研判他很可能自朴子鎮「杏花」酒店被押出後,被挾持到六腳鄉偏僻處才遇害,因警方在現場及車內並未找到子頭及彈殼,殺手是持何種槍行兇還不確定,但據其身邊的兄弟研判,殺手可能擔心他們由行使的槍械中聯想起身分,因此,在行兇後從容撿走彈殼及?頭,故佈疑陣。


        大頭仔川」被狙殺的消息傳開後,在嘉義政壇及黑道引起相當大的震撼,因其身邊的兄弟研判他的死不是因「行情」太好,引起其好友想「吃紅」,雙方因談不攏被臨時起意槍殺,要不然就是政治人物想「吸收」他,被拒絕後慘遭毒手,因「大頭仔川」平日待兄弟們不薄,再加上他「放」情很多,有許多道上兄弟誓言為他報仇,看樣子一場「腥風血雨」的黑道火併勢所難免。

        時光匆匆迅即十一年,「大頭仔川」這件血案仍是無頭公案,他雖然像在黑道中一道光芒的流星,但迅即沉淪在黑海,不知還有幾人能叫出他的名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uvictor 的頭像
msuvictor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