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台灣黑道風雲   第五十六章

岳中興



        寫黑道風雲多年,最近感觸良深,筆下許多曾叱咤一時的黑道大哥,均紛紛殞落,而下場非常悽慘,令人為之感嘆萬千!似乎印證了江湖真是一條不歸路!


       七十八年及七十九年間,因十大槍擊要犯排名第一的「鬼見愁」林來福,後來聲名如日中天的「黑牛」黃鴻寓及排名第七的藍元昌等要犯,經常在中部地區出狀況,令警方頭大萬分,警方為逮捕他們投下了不少的心血,刑警隊各外勤組得常準備著防彈衣,盾牌、安全頭盔及衝鋒槍,隨時隨地與這些要犯們一決雌雄。


       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在多次圍捕失敗後,刑事局偵一隊和台中市三分局刑事組幹員於七十八年七月初,接獲可靠情報,指藍元昌的一位親密女友黃麗玲在台中市一家豪華酒廊上班。

 

      警方專案小組人員經過多日跟蹤,於七月底查出由黃女出面在台中市四期重劃區大興街一七四巷六號,租下一棟三層樓獨門獨院的豪華別墅。


       八月九日下午一時許,刑事局偵一隊長梁建銘、三分局刑事組長陳國源率刑警隊少年組及霹靂小組幹員荷槍實彈將這棟豪華別墅團團圍住。


       一時三十分,當警方人員破壞鐵門準備進入時,突然由屋內射出二槍,警方攻堅人員也持烏茲衝鋒槍還擊,躲在屋內的藍元昌、另外兩名槍擊要犯「臭嘴發」張重發、「小鹿仔」許世樂三人也持烏滋衝鋒槍還擊,一時槍聲大作,雙方互射了六十多發,在一陣激烈的槍戰後,戰況轉入沈寂,其間僅許世樂前額被跳彈擦傷,警方則無人負傷。


        在雙方僵持中,台中市刑警隊長劉柏良用電話勸導藍元昌等人投降,藍元昌表示希望警方通知他的胞弟原來在台中市刑警隊偵七組擔任刑警,後因「避嫌」調到台北「保一」總隊擔任小隊長的藍╳仲南下,而張重發也要求警方通知他住在台中縣大里市大新村的舅舅陳╳光趕到現場,警方為避免造成流血事件,依照二人的要求通知其親人趕到現場,警方為掌握全盤情況,特別在警匪槍戰現場隔壁 大興街一七二巷三號成立臨時指揮部,嚴密監視藍元昌等人的一舉一動。


        這起白晝圍捕槍擊要犯的槍戰,消息迅即傳開,警方雖在四周封鎖,但擋不住喜好看熱鬧的民眾,各大傳播媒體也派出大批人員到現場採訪,使現場充滿了一股詭異的氣氛。


        在僵持中,八名武裝的霹靂小組幹員,持烏滋衝鋒槍、「六五」式步槍、震撼彈、催淚彈,等候由刑事局翁姓女警持獵槍射擊,引爆門口的炸葯後展開第二波的攻堅行動。


       時間在緊張中一分一秒的過去,那天下午五時四十分,「臭嘴發」張重發的舅舅陳╳光和他的阿姨二人趕到槍戰現場,陳╳光迅即在臨時指揮部和張重發通話,要求他們棄械投降,但遭到藍元昌拒絕,表示一定要等到藍╳仲趕到現場才行。


        天色慢慢地在暗,在場的員警擔心天黑後圍捕更加困難,情緒顯得焦燥,六時十分時,警車開道下,由刑事局長莊亨岱陪同藍╳仲趕到現場,圍觀的民眾發出此起彼落的噓聲,對著莊局長大吼:這個時候還做什麼「秀」?不要穿西裝!


        先經過通話後,藍╳仲進入屋內勸導三人投降,過了十

來分鐘,六時三十分,三名要犯先將一把「四五」式、一把

「九○」式和一把「白朗寧」共三把槍及四個彈匣從樓上丟

下樓,包圍的警方人員檢起這些槍彈後,才大大的鬆了一口

氣。


        在六個多小時的僵持中,三名殺手為解開心頭的焦燥與不安的情緒,喝了大量的酒,每個人都呈極度亢奮狀的半醉狀態,他們雖然將一顆手榴彈、一把烏茲衝鋒槍、一把威力強大的「三七五」式大號左輪槍及中共制「紅星」白朗寧手槍及大批彈葯提袋交給藍╳仲,要求讓藍元昌女友黃麗玲先離去後,三人各持一把槍一顆子彈,揚言在警方「失信」格殺前,他們先自殺,警方再三保證後他們棄械打赤膊穿內褲向警方投降。


        在苦窑中熬了多年,三名要犯又重返中原,不久藍元昌又與圍捕他的警方爆發激烈的槍戰,最後又被捕回籠。他的老戰友「臭嘴發」張重發並沒有加入戰局,但「臭嘴發」的命運更慘,九十五年當他歩出自營的茶藝館時,被黑道兄弟狙殺身中八槍。雖然沒有當場亡命槍下,但坐在輪椅上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難熬,終於在今(九十六)年初飲彈身亡!


        在台中市永樂街風化區打滾的「八指明」林樹旺,成名甚早,與被警方槍殺的「大湖派」兄弟「豬哥吉仔」、「赤龍仔」等人,都在大湖仔一帶打滾,但他與「斌大」等人拜在「十五神虎」旗下,他不但剽悍還為人海派,「十五神虎」在他率領打拼之下,聲勢如日中天,當時赫赫有名的槍擊要犯林博文、藍元昌及「石頭」石中信都跟他身邊。


        七十八年,正當警方全力追查「大頭源」的兇嫌之際,車禍不到一個月,那(七十八)年三月十三日的黃昏,台中市五權路九十九號「隆發」汽車商行前,三名黑道兄弟分持烏滋衝鋒槍及二把左輪手槍瘋狂掃射,由於案發時正是下班時間,五權路車水馬龍好不熱鬧,被掃射的黑道大哥「八指明」林Χ旺及海線黑道兄弟「阿牛仔」陳Χ隆二人機警的在「車陣」掩護下雖然受到槍傷但卻逃過一劫,但行經該地的路人鄧勝三「飛來橫禍」被子彈掃到,幸經即時送醫逃過一劫。


        長得短小精悍的「八指明」負傷後,忍痛到附近的「第一外科」將腿部傷口包紮後即匆匆離去。


        警方調查資料顯示,中部地區炙手可熱的黑道大哥「八指明」在那時賭場式微聲中,「開場」一枝獨秀,日進斗金,可是他本身更熱衷此道,雖然抽頭頗豐,可是怎樣也趕不上他「輸輸去」的速度,因此他們的負債累累。


       前一陣子,「八指明」和涉及「大頭源」王欽源槍殺案的海線兄弟「阿牛仔」陳Χ隆來往甚密,即有黑道大享善意的傳話告訴他要「小心」,不要淌入混水,但「八指明」自恃身分和在黑道的「行情」,並未放在心上。


        屋漏更遭連夜雨,「八指明」被槍擊前,前陣子曾遭到「有眼不識泰山」的強盜集團,不但槍走了他手上掛的價值不菲的「滿天星」勞力士鑽錶,頭部和頸部還被殺傷,他不但懶得報警也未產生警愓之心,依然獨來獨往。


        那天黃昏,「八指明」在烏滋衝鋒槍和二把手槍「夾殺」之下,依然逃過死神的召喚,僅腿部受傷,他忍痛前往附近外科醫院治療後,未留片語,匆匆離去。


        令治安單位頭大的是,「八指明」絕非省油的燈,他受傷後不願合作,以他的狠勁,絕不會忍氣吞聲,一場黑道大火併成劍拔弩張之勢,使原本已複雜的「大頭源」被槍殺命案,更蒙上一層解不開的陰影。


        正當情治單位被海線黑道兄弟「鬧」得頭昏腦脹之際,距「八指明」被烏滋衝鋒槍掃射才半個多月,四月二日深夜,台中市中港路「中山」醫院發生一起駭人聽聞殺警劫囚事件,令全國為之震驚。


        根據警方調查,那年三月六日下午四時二十分,匿居在台中市福龍街六十四巷三號六樓二室的海線黑道兄弟「添旺」劉文夏(二十四歲),當他爬樓梯上五樓時,插放在腰間一口袋中的鋼筆手槍板槍,不小心被大腿撞到走火,當場將「小雞雞」轟得血肉橫飛,昏迷在地,後經警方將他護送到「中山」醫院就醫,並派武裝警員戒護。


       四月二日深夜十時十分,「中山」醫院「六二二三」病房撞進幾名不速之客,由「大目仔」蔡Χ錡計劃並提供制式「○、三八」左輪手槍給嫌犯陳耀洲、「海鰻」張振興、「醜李仔」陳維智等人,他們進房後一言不發,先連開三槍,當場擊中擔任戒護的警員鍾慶鎮之右頸部、右小腹及左手肘,然後劫走躲在病床上的劉文夏,由六樓太平間之樓梯火速下樓,搭接應之白色轎車匆匆逃逸。


       這起醫院殺警劫因案發生後,舉國為之震驚,所幸四月二十二日,台中市刑警隊偵二組捕獲在逃通緝犯「燒破」李建中,他坦承因提供鋼筆手槍給劉文夏防身,不慎走火轟掉下體,導致同夥演出殺警劫囚一案。


        辦案人員根據這條線索,查出「大目仔」蔡Χ鎮的行蹤,於五月五日清晨六時許,重重警網展開拂曉攻擊,將台中市大雅路三七四號「比利彿」與女友由甜夢中驚醒,還來不及拔槍反抗時,被幹員迅速制伏,警方當場查獲被黑道兄弟匿稱「大榔頭」的美制「史密斯」制式三五七罕見的左輪手槍一把,加力子彈十八發。


       他在警方偵訊時,坦承涉及三十多件重大刑案,及發生於三月十三日的中市五權路九十九號前之黑道大亨「八指明」林Χ旺被掃射案,警方再根據其供詞追查其他的槍手。


       二把烏茲衝鋒槍都掃不到他,使他的威名如日中天,「末代十大槍擊要犯」排名第一的「鬼見愁」林來福,在七十年代末期也投靠在他身邊,林來福犯下多起槍擊及綁架案,大都是透過「八指明」談判釋放肉票,林來福曾綁架一位台南黑道出身的縣議員,這位縣議員是「斌大」結拜兄弟,「斌大」請「八指明」說情,林來福豪爽的一口答應放人,「斌大」也致贈衝鋒槍一把致謝!


        「八指明」脾氣火爆,一度嗆聲要槍殺那時的台中市刑警隊長,令警方一時風聲鶴唳!但他一直被毒品所苦,賺的大把鈔票,不是賭輸就是花在毒品上。今(九十六)年三月又入監服刑,減刑獲釋的第三天,七月十九日傍晚即在台中住處注射「四號」海洛因昏死在床上,死亡時左手臂還插著針筒,身上僅存區區八十元,只夠買一個便當,也結束了他五十一年的滄桑歲月。


            發表時間:2007/08/06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