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川機場整體開發計畫早在10多年前就開始了,當時台灣在幹嘛?仁川的開發計畫整體面積高達 209平方公里,分成三大座島嶼:永宗、青羅、松島。每座島嶼主題還不同,有國際金融匯兌中心、跨國企業R&D中心、教育研究中心、國際會議廳......等等。而當地基礎建設理念和台灣不同,對南韓而言,捷運地鐵這些交通建設都是先興建再找運量;台灣則是先找運量再興建。

        執政者魄力也是有差,南韓是五年一任不得連任,所以執政者要嘛名留青史;要嘛就是遺臭萬年。因為只有一次機會,好處就是沒有人情包袱,可以盡情的揮灑。台灣是四年一任,可連任一次,執政者在執政上相對會有點包袱,無法盡情揮灑。再者和國情也有關,南韓仁川計畫總共是20年的中長期建設計畫,在南韓有可能提出來,但是在台灣,首先要面對立委、議員的質詢說:「你是想幹一輩子嗎?」所以演變至今是南韓仁川都成功的差不多了,台灣桃園航空城還在緩慢進行中。

        正面的講完了,現在開始說負面的。 

        仁川機場捷運就是台灣高鐵的翻版 (BOT)!

        仁川機場捷運目前名稱叫做空港鐵道,BOT發包給“現代建設”。路線從仁川機場到金浦機場,目前雖然有規劃擴充路線到市區的首爾火車站,不過卡在諸多因素上,影子都看不到。

        另外還有一條地鐵九號線,從江南方面連結到金浦機場,從金浦機場在轉乘空港鐵道到仁川機場。這九號線也是BOT參與的企業股東有現代建設、LIG (LG人壽)、新韓銀行,還有一直遊說韓國政府,把仁川機場轉民營化好吞掉49%股份的美國Mcgurie基金。據說韓國執政黨高官的直系血親,在這家公司當經理,跟神豬差不多啦!有個好父親。

        當初簽BOT的時候,如果空港鐵道承包商出現虧損的時候,就由政府補貼,剛好空港鐵道的載運量,只達到原先預期的 6~7% 結果韓國政府每年平均要給現代建設4610億韓幣補貼,而且要給三十年,總額就是13.8兆韓幣,那現代出資佔多少%? 帳面上只有30%,但是藉著財務操作,實際上不到15%,這個冤大頭表面上是政府,其實都轉嫁給老百姓啦!

        地鐵九號線也差不多,反正官商勾結在一起:

        一‧變更一下投標方式,就多花了858億預算。

        二‧在九號線總建設費用3兆4600億韓幣中,企業只出了5458億 (16%),其中3787億還是透過財務操作用借來的錢去填,承包商實際上只出了1671億,不過5%而已。

        三‧目前 首爾地下鐵的基本料是900元韓幣,但是在與承包企業簽的契約中,標示的價格卻是1264元,結果又是拿政府的錢去補貼,按照合同內容,第一個五年補貼90%, 第二個五年補貼80%, 第三個五年補貼70%。

        四‧地鐵九號線一共分三個區段去蓋,錢是承包商在賺,出錢蓋捷運的卻是首爾市政府跟中央政府,空手套白狼沒見過這麼套白狼的。

        至於五年一任不得連任,所以可以盡情的揮灑云云,只能說下台之後,都跑去關係大企業當吃香喝辣地,名留青史的少,遺臭萬年的多,反正人生就走一遭,上台頂盡各種罵名,下台後總統的子女、親戚跟眾高官,可以去財團當顧問當什麼的,吃香喝辣一輩子。

        再說到台灣桃園航空城還在緩慢地進行中,只能說欲速則不達,桃園航空城最好是慢慢來,韓國的經驗可以做個借艦,台灣可養不起航空鬼城,君不見韓國松島、永宗、青羅都快變成鬼城了,不需要多說,又是BOT惹的禍。當初信誓旦旦要招商引資,用外資的錢去養活這三個地方,但是現在呢?除了空屋率高的嚇人之外,當初說要一定會滿員的松島國際學校,連開兩次招生會,到現在變成養蚊子校園,說句實在話,松島、永宗、青羅這三個區域現在是挖東牆補西牆。

        另外關於韓國仁川機場民營化,韓國仁川機場連續五年都有獲利,李明博為什麼急著搞民營化,根據韓國友人的說法,李明博的侄子,也就是李明博的兄長,現任國會議員李上博的兒子,在Mcgurie負責亞洲區的操盤 (李明博政府有不少人,跟財團有不清不楚的關係。)。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