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plamc (普蘭可)

 

        瑞士英雄無敵戰史 1476 (3)

 

        話說「恐固力」在金孫被海扁了一頓,運輸了400門砲給瑞士同盟,對一向自命不凡的他來說真是一大打擊,不過「恐固力」因為真正的死傷很少,所以竟然還沒體會到瑞士同盟軍的恐怖之處,他還想報仇呢!──真的是有夠「恐固力」啊!

        他在日內瓦(Geneva)湖畔的洛桑(Lausanne)──就是洛桑管理學院的洛桑──聚集殘兵敗將,把這些亂跑的傭兵集合起來,又有 20000的兵力了。

        不過兵力還好辦,馬也都還在,只是砲都沒啦,他只好在洛桑重整,等待運來大砲。

        這段時間,瑞士同盟以為打完已經沒事了,正在快樂的分贓,只有伯恩保持警覺,一方面伯恩是老大哥,一方面伯恩知道自己是「恐固力」的主要目標,它隨時注意著「恐固力」在洛桑的動向。

        伯恩判斷「恐固力」查理如果要攻過來,一定會經過莫拉特(Morat),因此於3月31日,派出由阿追 (Adrian von Bubenberg)率領的1500名援軍,防守莫拉特,稍後又加派了500名,更重要的是,將擄獲的大砲安置在莫拉特 城牆上。

        到了五月底,「恐固力」覺得自己的兵力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於是開始行動,他的計畫是要收復日內瓦湖北岸並攻下伯恩,沿 著Payerne─莫拉特─伯恩的軸線殺來,經過金孫之役他竟然還認為20000兵可以打下伯恩,這真的不是普通的腦殘啊!

        「恰 里!恰里!我們去伯恩∼」(設計台詞)

        6月11日,查理抵達了莫拉特,他馬上下令對這座小城展開攻擊,但他不知道阿追早就已經預期到他會來,在城牆上裝了420門砲(我也不知道這多出來的20門哪來的XD),當勃艮地軍一接近,馬上被轟得抱頭鼠竄。

        打了6 天沒什麼結果,「恐固力」手上雖然只有200門砲,但是這其中有2門重砲,他於6月17號下令把重砲拖上來轟城牆,「轟碰!」的一聲巨響,莫拉特 城應聲坍了一塊,兩門重砲交替不停的發射,莫拉特城堡承受不住,南牆被打穿了一個大洞。

        「恐固力」立刻下令總攻擊,此時的兵力比:

        勃艮地軍:20000多

        莫拉特守軍:2000

        勃艮地軍以為城堡馬上就要陷落,一擁而上,但當他們衝 到城牆的洞口前,卻發現狀況跟他們想像的不大一樣,2000守軍士氣旺盛的守在破口,雙方在狹窄的破口處擠成了一團,勃艮地軍無法發揮數 量的優勢,而守軍開始狂暴化,雙方殺得難分難解,糾纏了8個小時,勃艮地軍好幾波的攻勢都被擊退。「恐固力」簡直氣壞了,但是到了6月 19日,他不得不下令停止攻城,因為瑞士同盟的援軍已經來了。

        瑞士同盟軍不但來了,還來勢洶洶,主力部隊人數高達25000人,瑞士現在 已經不打以寡擊眾的戰鬥了,他們要穩穩的壓扁對手,瑞士同盟軍駐紮在薩內河畔,而後續還有一隻蘇黎世部隊4000人,要6月22日才會到。

        而瑞士軍中,還有1800人是乘馬部隊,這些人是洛林公爵雷那托(Renatus)的手下,洛林的領地被勃艮地武力佔領了大 半,所以雷那托跟瑞士結合起來復仇兼復國。

        瑞士同盟軍總兵力已經超過「恐固力」查理數千,不過到這個階段,戰場主動權還在「恐固力」手上,並且因為瑞士人把砲都裝到莫拉特城上了,所以光論野戰部隊的話,「恐固力」仍然佔有砲兵優勢。

        莫拉特的西方是莫拉特 湖,北面與東面是長滿森林的緩坡,東南方有座密林小丘,稱之為波丘(Bois de Domingue),「恐固力」在會戰之初就判斷這會是瑞士同盟軍攻來時的方位,於是下令在此構築防禦工事,建立起壕溝木柵組成的「豪豬要 塞」(Grunhag),以抵禦來自東方的攻擊。

        不過整個勃艮地部隊一直草木皆兵,6月15日時,「恐固力」就以為瑞士援軍已經 來了,下令部隊全數進駐「豪豬」,但是等了一個晚上啥都沒有,之後又狼來了兩次,結果「恐固力」因此越來越掉以輕心,到6月21日,「恐固力」又接到瑞士軍來了的報告,這下他不爽了,他火大的說,每次你們都亂報,這次我親自出去看。 

        有沒有覺得一些腦殘的主管或 老闆常幹一樣的事?

        於是「恐固力」在近衛陪同下,親自探了瑞士的軍營,結果他只看到一小部分就以為
是全部......

        ......全世界的腦殘老闆都以為親眼看最準,但是很多時候眼見不為憑,更別說眼殘加腦殘那就沒藥救......

        於是,「恐固力」查理再度被眼前 的「事實」「說服」(其實是他自己想要相信)了,他認為瑞士根本沒那麼多兵,這一小撮部隊,只是佯裝來解圍,其實只是要把他從攻城戰中引開。

        「哼!我恰理才不會中這麼低等級的調虎離山之計!」(設計台詞)

        於是「恐固力」只留下2000名十字弓手與火槍手在 「豪豬」裡,其他都調去準備攻城,大禍臨頭還不自知。

        另一方面,瑞士方開起了軍事會議,在會議上,他們深深檢討上金孫會 戰的失誤,當時因為忙著搶東西,竟然沒去追擊敗兵,才導致「恐固力」可以又收集殘兵又來亂,這次一定不會再犯下一樣的錯誤,務必要將「恐固力」完全殲滅。

        因此,瑞士軍將不會急著全由正面進攻,而是先開始了精密的規劃,在作戰會議上,他們做出仔細的兵棋推演,斷定勃 艮地各軍的位置,以及他們可能脫逃的方向,瑞士軍現在擁有兵力優勢,因規劃如何遮斷所有可能的脫逃路線,將他們團團包圍,並徹底殲滅。

可 以發現瑞士指揮群的群體決策過程是在精密的計算下要結果敵人的性命,相較之下,
勃艮地的決策全憑「恐固力」一己之意,憑感覺行事,結果會如何也就 不難想像了。

        瑞士前衛由Hans von Hakkwyl率領5000伯恩、富萊堡、舒維茲人組成,任務是讓敵人飽嘗弓箭與子彈,掩護主力部隊就定位,之後主力矛兵將衝鋒突破「豪豬」。

        乘馬部隊則由洛林公爵與席爾斯坦(Thierstein)公爵率領,位於前衛左翼,用來反擊敵方發動的騎兵攻擊。

        本隊有12000兵力,以梯狀序列位於前衛的左後方,後衛7000人也依同樣梯狀序列排在本隊左後方,當攻擊發起後,後衛將往勃艮地營區南方掃蕩,遮斷所有往南逃的路線。

        而從紐沙特爾(Neuchatel)及尼蘭達倫(le Landeron)來的部隊,正位於湖的東北方,他們將負責遮斷往北的脫逃路線。

        瑞士斥候發現「豪豬」裡頭人力單薄,正是絕佳的攻擊時機,指揮群當機立斷,於6月22日下午下令發動攻擊。命令一下達,營區裡彷彿突然沸騰了一般,人人都忙得團團轉,轉眼間各部隊已經 在預定的位置集結成形,就在瑞士軍即將進發的那一刻,原本已經下了兩天的雨突然停了,真的是天佑鄉民。

        瑞士前衛驟然從 Buggliwald森林中現身,其旁有奧地利與洛林的騎兵支援,威風凜凜,「豪豬」裡頭,英國長弓手傭兵及其他十字弓手和火槍兵奔相走告,就防守位置,以抵擋瑞士軍即將發動的衝鋒。當瑞士前衛的伯恩人大無畏的虎吼向前,木柵內火槍、弓箭齊發,伯恩鄉民大叫一聲,身上鮮血狂噴,倒 了一整排,後續的伯恩鄉民跳過同伴的屍體繼續向前衝,木柵內如雷響聲,野戰砲發射,彈丸疾奔而來,把首當其衝的鄉民應聲打成兩段,去勢還 不只,第二個鄉民又被打穿胸膛,直往後飛撞上第三個鄉民才停止。

        木柵內猛烈的火力把鄉民們打得陣角大亂,前衛的隊形完全被打碎, 鄉民們被打得七零八落,只好暫時趴在地上找掩護,看到伯恩人這麼大丟瑞士鄉民的臉,舒維茲人看不下去了,「看哪!我們舒維茲才是鄉民中的 鄉民魂!」(設計台詞),舒維茲大將Landamman Dietrich大吼一聲,領著一票鄉民,斜向衝鋒。

        「掩護他們!」瑞 士前衛的輕步兵見狀,連續對木柵猛射火力壓制,掩護舒維茲人的行動,舒維茲鄉民不從正面攻擊,而是往旁邊繞,在從側腹穿過防線,勃艮地的守軍本來集中對付正面,這下兩面都有敵人讓他們應付不過來,火力也分散了,就在這個摩門特,屋漏偏逢連夜雨,瑞士軍的一發流彈,剛好打中「豪豬」內的指 揮官。

        「趁現在!」

        前衛及本隊重整陣形,伯恩鄉民再度列隊齊整,平持著長矛,一聲熊吼,如多管火箭般的矛頭往前直衝。

        這下單薄的2000名勃艮地軍輕步兵可招架不住,他們只能連忙拋棄陣地逃跑,瑞士本隊衝上小丘頂,殺聲震天,然後隨著地形 往下如亂石崩雲般的朝「恐固力」襲捲而去。

        諷刺的是,瑞士同盟軍的來向,完全就是「恐固力」事前所預測的方向,他下令建立的「豪豬」也發揮作用,但是他卻自己把兵力都調走了。

        「恐固力」只聽到後方殺聲大作,回頭一看,波丘(Bois de Domingue)上都是瑞士人,以驚濤駭浪之勢向衝擊而來,他驚嚇得彷彿馬上老了十歲,這時候做什麼都來不及了,「恐固力」腦袋一片空 白,只能呆立原地,看著矛陣如萬馬奔騰般衝下坡,把所有擋在路上的勃艮地小部隊全都踹碎。

        由於勃艮地部隊沒有時間集結,只能各自 為戰,完全不是瑞士矛陣衝鋒的對手,甚至連讓他們減速的作用都沒有,勃艮地部隊一被捲入就成了碎塊,只有一隊勃艮地士兵擋住了洛林騎兵的衝鋒,但是當矛兵大隊殺來,他們眨眼間就被踹散。

        勃艮地部隊現在四分五裂,而且驚慌失措,瑞士前衛及主力本隊殺入,輕而易舉的進行單方面的屠殺,而後衛也如計畫遮斷向南的方向,捕殺每一個往南逃的勃艮地小隊,在Greng與Faourg,勃艮地部隊聚集起來做最後的反抗,想突 穿包圍圈,但在一陣混戰之後,只有少數騎兵逃脫,其他的被鄉民們無情地追殺,最後趕入湖中全數溺斃。

        就在此時,莫拉特堡的阿追眼 看主力發動攻擊,他雖然沒參加作戰會議,卻憑著本能行動了,他下令開城,命西門的守軍出城急襲勃艮地的Anton所屬的米蘭部隊,佔據他們的陣地,以堵住包圍圈北面的缺口。這些義大利人總共有4000~6000人,南面被遮斷,又被城內急襲,兵荒馬亂下最後全被趕進湖裡,無一生還。

        最後一隻勃艮地部隊是由Romont伯爵率領的薩佛伊部隊,當他查覺戰況不妙,馬上腳底抹油開溜,但是馬上遇到紐沙特爾及尼 蘭達倫的北面遮斷部隊,只能且戰且走,在承受重大傷亡下艱辛的穿過山丘往湖東邊撤退,最後幸運的抵達Romont。

        到傍晚時分, 大屠殺告一段落,有12000名勃艮地人橫屍戰場或溺斃湖中,而瑞士方只有410人死亡,絕大多數是一開始攻「豪豬」被射死的伯恩鄉民。在殺光了 還沒逃走的敵人後,瑞士鄉民快樂的接收戰利品,他們很愉快的發現「查理大隊長」又「運輸」了200門火砲給他們。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恐固力」查理本人竟然溜了,不過他逃不久的,「惹火瑞士鄉民者,雖遠必誅」,「恐固力」很快又會再與恐怖的瑞士軍碰頭。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