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了位子  忘了換腦袋

        我們常常形容政府官員,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但有時,在不同的地位、不同高度時,原本就有不同的責任義 務,應該有不同的視野、不同的思維、不同的行事風格,不該換腦而換腦,是沒有理想性,應該換腦而不換,用白話來形容,那就是腦殘了。

        死刑廢除與否,是一個哲學問題,是一個刑事政策問題,是一個法理學問題,更是一個政治問題,在研究所裡開一門專門討論死刑的課程,或許一個學期的時 間都還不足夠,用鄉民的說法就是,要戰死刑,怎麼也戰不完,身為一個法務部長,公開表示主張廢除死刑,那就是討戰,被噓爆也只是活該。

        法務部暫時停止簽署死刑犯的執行,在法學界,是個不能說的秘密,關鍵就在於死刑的廢除與否,的確有很大的爭議,就算現在社會輿論一面倒的傾向反對廢 除死刑,為政者仍不敢輕易放棄廢死路線,就是一個明證,就學理上而言,贊成死刑與反對死刑的雙方,都各有難以撼動的主張與思維,否則的 話,經過這十幾年來的爭論,最起碼也應該有足夠的共識,廢死與反廢死所提出的訴求,都各有一部份是對的,但卻沒辦法完全擊倒對方的主張, 這就是現在的現況。

        筆者研究所的刑事政策學教授,最早主張保留死刑,七八年前轉向主張廢死,近兩年來,又變成支持死刑,這不是立場反覆,而是撇開感情面而言,死刑本身的確有太多爭議,法官敢判死刑而法務部不敢執行,因為法官面對的是個案,而法務部的執行,則代表整個政策 的走向,法務部長沒辦法完全說服自己或是整個法學界還有人權團體,只好當個孬種,死刑公文放在部長辦公室當做空氣看不見,但是孬種這種事,法務部 能做不能說,另類死緩,成了台灣司法現在處理死刑的權宜之計。

        但是現在問題來了,台灣偏偏出了一個白目部長,公開宣布自己的廢死理念,同時,還明白的告訴大家,法務部就是個孬種,在死刑政策上,沒辦法說服立委,沒辦法說服社會大眾,甚至連自己都沒辦法說服,現在只 能變成縮頭烏龜,要知道,身為一個政務官,執行現在法律所規定的事項,就是你的責任,討論死刑是學者的工作,是否修法是立委的工作,你不 想負責,就應該惦惦,連裝死的哲學都不會,只會把事情越弄越糟,而最大的問題就是,坐上了法務部長的位子,卻把依然把自己當成是人權律師,甚至是傳教士的身份,有理想是好事,但不代表有理想的人就不會是白目。

        有個把法務部當成人權組織在運作的部長,產生的後遺症是非常嚴重 的,這不單單是個人去留的問題,而是她一個人讓未來整個政策走向沒有辦法趨於理性,事實上,在她很勇敢的宣示自己的神聖主張之前,死刑犯 的處理反而沒有這麼大的爭議,比較保守一點的部長上任,就裝死到卸任,絕口不提,比較衝的部長上任,找幾個罪行極惡的死囚來執行,也能讓這個問題繼續拖下去,直到社會有足夠的共識,但是現在卡好,下一任的部長該怎麼做?該不該簽署執行命令?在上任時是不是該公開自己對死刑的立場? 這樣子死刑的存在與否等於完全沒有討論的空間了。相信繼任的法務部長,肯定會在心中補個幹!

        最不能原諒的是,身為一個法律人,死 刑有太多學理可以辯論,但是她開口閉口就是"寬恕"、"憐憫",上面說過了,死刑是哲學問題,是刑事政策問題,是法理學問題,是政治問 題,但絕不是宗教問題,不是信仰問題,她一個人把一個值得深思討論的問題,變成全民公敵,對於死刑的廢除絕對是負面影響,相信那些人權團體也是傻 眼,廢除死刑本身並不是真的保障人權,讓死刑與否保有理性的討論空間才是!坐在部長的椅子上,裝的是人權律師的腦袋,裝的是傳教士的腦 袋,如果這樣的人繼續當部長,恐怕我只能每天唸"阿彌陀佛了"!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