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昀  閱微草堂筆記 - 如是我聞(三)


        原文:

        余某者老於幕府,司刑名四十餘年。後臥病瀕危,燈月下恍惚似有鬼為厲者,余某慨然曰:「吾存心忠厚,誓不敢妄殺一人,此鬼胡為乎來耶?」夜夢數人浴血泣曰:「君知刻酷之積怨,不知忠厚亦能積怨也。夫煢煢孱弱,慘被人戕,就死之時,楚毒萬狀。孤魂飲泣,銜恨九泉,惟望強暴就誅,一申積憤。而君但見生者之可憫,不見死者之可悲,刀筆舞文,曲相開脫,遂使兇殘漏網,白骨沉冤。君試設身處地,如君無罪無辜,受人屠割,魂魄有知,旁觀讞是獄者,改重傷為輕,改多傷為少,改理曲為理直,改有心為無心,使君切齒之仇,從容脫械,仍縱橫於人世,君感乎怨乎?不是之思,而詡詡以縱惡為陰功,被枉死者,不仇君而仇誰乎?」余某惶怖而寤,以所夢備告其子,回手自撾曰:「吾所見左矣,吾所見左矣。」就枕未安而歿。


        翻譯:

        有位余某人,在官衙當了一輩子幕僚,掌管刑律四十多年。後來,他病重瀕危之際,在燈前月下,總是恍恍惚惚能看見一些面目猙獰的鬼在眼前晃動。余某人慨歎道:「我一輩子存心忠厚,曾發誓不錯殺一人,這些鬼又來幹什麼呢?」

        這天夜裡,余某人夢見了幾個渾身是血的人站在他面前, 對他說道:「你只知道為官苛刻,量刑殘酷會積下怨恨;卻不知道不辯善惡的所謂『忠厚』也能積下怨恨。那些無權無勢的弱者,淒慘的被人殺害,在臨死之時,是何等痛苦啊!真是孤魂飲泣,含恨於九泉,他們唯一的希望,就是能看到強暴伏誅,一申心頭的積憤。

        而您呢?卻只看到活著的可憐,看不到死去者的可悲,您以如刀之筆,舞文弄墨,用各種手段為他們開脫罪責。才使那些作惡的凶暴之徒漏網,地下的白骨沉冤無訴。請您試著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假如您無罪而無辜的受到別人的宰割,如若靈魂有知,旁觀別人處理獄案,眼看著他把嚴重傷害他人改為輕傷,把多傷改為少傷,把無理斷為有理,把有意改為無意,使您切齒仇恨的罪犯,輕易獲得釋放,仍讓他橫行於世,您對這種情況,是感激呢,還是怨恨呢? 您不認真的思索這番道理,反而把縱惡自詡為陰功,那些在您的刀筆之下屈死,有冤不能申的陰魂,不恨您還能恨誰呢?」

        余某人聽罷, 惶恐不已,忽然醒來,把夢境詳細的告訴了他的兒子,並回手打著自己的嘴巴說道:「我的見識太低下淺薄了!我的見識太低下淺薄了!」說著便倒下去, 頭還沒沾枕頭,就斷氣了。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