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原本是新聞系的學生,不過現在轉念廣電系了!本來我是想當個專業的體育記者,特別是以跑棒球線的體育記者為志向,所以我在五專畢業後,就跑去考轉學考,考上某私立大學的新聞系。

        不過念了幾年,卻逐漸對新聞工作這個事業感到失望,每天看著這些在新聞傳播第一線工作的學長、學姊荒腔走板地離譜演出,就不禁懷疑他們到底有沒有念過新聞學,他們到底是怎麼從學校畢業地?

        下面分享兩個小弟在求學時期,親耳聽到跟看到記者沒良心的偉大事蹟!

        很久以前有個女記者去問家裡失火的小妹妹:「你爸爸媽媽死掉了?你現在覺得怎麼樣?」這個例子在網路上流傳頗多,應該很多人都知道,不過這樣的故事內容只是凸顯記者的腦殘,說不上沒良心,而我在 學校上課聽到老師說的版本中,記者真的是很沒有良心!

        沒良心版中,小妹妹家失火,全家人都被火燒死了,小妹妹是唯一一個生還者,她一臉茫然的坐在燒毀的家園旁邊,這時候女記者跟一個攝影記者想要訪問小妹妹,拍一些電視畫面回電視台交差。可是因為小妹妹早就哭累了,所以只是坐在路邊發呆,什麼表情也沒有,這樣的畫面對電視台來說沒有震憾力,記者根本交不了差。

        這個時候,攝影記者先把攝影機(業界俗稱大砲)對準小妹妹,準備做臉部特寫,但是還沒開機,這時候女記者再走過去把麥克風塞往小妹妹問她說:「小妹妹!妳家裡的人全部都死光了耶!好可憐喔!妳是不是很想哭啊?妳好可憐喔!妳現在覺得怎麼樣?是不是很想哭啊?好可憐喔!」以上的內容女記者重複說了三、四 次,目的就是要想辦法把小妹妹弄哭。

        於是,在女記者略帶悲傷、同情、哭調的語氣操弄下,本來已經把眼淚都流乾的小妹妹,終於在女記者不斷的逗弄下,流下一滴眼淚。就在小妹妹流下眼淚的同時,一旁等待已久的攝影記者,馬上在那一瞬間,把原本對準小妹妹的大砲開機,女記者也立刻收起那虛假的悲傷、同情語調,馬上轉換成更虛假的專業記者口氣說道:「各位觀眾,我們現在可以看到這棟房子已經全部燒毀了,小妹妹的家人也全部都罹難了,小妹妹現在感到非常難過,哭得非常傷心,現在,就讓我們來訪問一下小妹妹的心情怎麼樣。」

        「小妹妹!妳是不是很難過?」

        小妹妹一直哭,沒有回答。

        「小妹妹妳全家人都死光了,妳有什麼感想?」

        小妹妹還是沒有回答,不過哭得更難過了。

        「是的!各位觀眾,我現在可以看到,這位小妹妹真的感到非常的難過。以上是本台記者XXX連線報導。」

        然後兩位記者就把這段畫面送回電視台交差,至於為何他們要千方百計的弄哭小妹妹,理由很簡單,因為有眼淚的畫面,比沒有眼淚的畫面更能感動人心,更能讓人產生同情心與震憾力,當然,也能帶給他們更高的「收視率」。

        我的老師在訴說這段故事時告訴我一個事實,就是在第一線的新聞工作者有不少都是如此, 對他們來說,只要能提高收視率,那怕是榨乾小妹妹的最後一滴眼淚也是在所不惜。

        第二個偉大事蹟則是我親眼在電視上看到 的,我想可能也有其他人有看到那一幕,時間不太記得了,事件是當時發生華航空難,飛機在澎湖上空突然失聯的那一次。因為飛機上也有香港的乘客,所以確定失事後,香港的受難者家屬坐飛機到中正機場準備去認屍。

        在中正機場裡,一狗票的媒體記者守候在出口外,等到受難者家屬走出來的時候,一大票的記者馬上包圍上去,把一堆大砲攝影機、麥克風對準受難者家屬問:「你們是不是來認屍 的?」  「你們家人死了,有什麼感想?」「會不會覺得很難過?」

        其中一位受難者家屬A先生顯 得很不耐煩的說:「你們不要煩我好不好?」

        記者不理他,攝影機跟麥克風越擠越前面,繼續問:「先生,你就說一下你現在心情怎麼樣嘛?」

        A先生顯然有點動怒了說:「你們不要一直拍好不好?」

        記者還是不理他,攝影機跟麥克風繼續往前擠,A先生幾乎無法走動了,記者繼續問:「不要這樣嘛,你就講一下你的感想啊!」

        A先生看來非常生氣的把擠在他面前的其中一台攝影機推開,然後不悅的說:「叫你們不要拍,幹麻還一直拍!」

        A先生 推開攝影機的動作有點大,記者的攝影機好像有點損壞。

        這個時候,攝影機被推開的那位記者後來的舉動,我這一輩子都忘不掉,他竟然放下攝影機,一個箭步衝向前,就在其他家媒體的拍攝下,動手毆打那名受難者家屬,那一記昇龍拳就跟當年黃春雄在瓊斯杯賞給菲律賓的那一拳一樣,又快又狠又重的打在受難者家屬的臉上,那位記者當時臉上的神情比流氓還更像流氓。

        當場所有人一 片錯愕,那個攝影記者還不放手,繼續向前要動手打人,一旁的警衛人員跟其他受難家屬馬上上前把他拉開,至於其他的記者有沒有幫忙拉人我不太記得 了,印象中是沒有。(開玩笑!這麼好的新聞畫面,拍都來不及了還勸架勒,要勸也要等拍完再勸。)

        一旁的其他受難者家屬氣急敗壞的問:「你幹嘛打人啊?」

        動手的記者一臉兇神惡煞的表情大聲吼叫:「誰叫他要推開我的攝影機,我的攝影機被他打壞了耶!」然後還作勢要往前繼續打人。

        這則新聞讓我看傻了眼,人家是受難者家屬耶,心情是多麼的 悲痛難過,記者從人家一下飛機就一路貼身採訪,家屬都跟你說不要拍不要拍了,記者還越貼越近,雖然那位家屬把記者的攝影機推開的動作太大,好像打壞了攝影機是有點不好,但是記者有必要衝上去揍人嗎?

        更令人不爽的是當天報這則新聞的媒體大都以”受難家屬打壞記者攝影機”這樣的角度跟標題報導新聞,至於動手打人的記者,除了有畫面外,報導的媒體都沒什麼批評指責的聲音。

        最重要的是,這則新聞當天我在幾台新聞台輪流轉來轉去的過程中,看到大概有三、四家媒體有報導到,但是這則新聞從最開始被報導出來的時候算起,大概在各台輪流出現了十五分鐘左右,就永遠在所有的新聞媒體中消失了。

        從此以候我再也沒看到這則新聞,有看到這則新聞的人可能不多,因為我隔天上學跟同學討論時,幾乎沒什麼人看到這則媒體使用暴力的新聞畫面。我想應該是各大媒體,聯手把這則不利於媒體自己的新聞,永遠消滅了吧。

        記者,原本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志向,只是,這個熱情在看到這麼多年的媒體亂象後卻逐漸的冷卻了。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