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野史說明塔克辛崛起和跌落政壇之外,和其後的泰國動亂之操縱,並不能貼切地講明,故我簡單的講一下。

        塔克辛能成勢的背景是 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泰銖對美元匯率從27/1到52/1,造成的結果則是通貨膨脹跟衍生的經濟衰退,公司負債,亦因通膨而瞬間爆增,當時的百貨公司,到處都是跳樓大拍賣,以趕快把商品換做現金,除此之外就是公司裁員,若公司負債連資產重整也救不回來的話,資方又欠一屁股債,那主管就只好自殺。

        許多建案,因為建商沒錢跑路就變成呆帳和興建到一半的工地廢墟。失業率高漲最後的結果,則是經濟衰退和一堆不滿沒工作的窮人,執政黨民主黨黨魁 Chuan Leekpai 也沒有有效的處理方法,支持度迅速下滑,故給了商業起家的塔克辛成立泰愛泰黨的機會。

        塔克辛的主打就跟柯林頓一樣,以金融改革和提出美好的願景,提出從下到上改革顢頇愚笨的官僚巨人,以企業化的手法,改造泰國經濟,成功的吸收了泰國東北部的選民,以及一些因為金融風暴而快奄奄一息的資本家團體。

        比如說:

a.快被呆帳弄垮的銀行:Bangkok Bank、Bangkok Metropolitan Bank、軍人銀行。
b.認識的親近商業集團:Shinawatra Group、Jasmine、M Link Asia。

        這些人都想藉由手中的選票,和一些政治獻金,期待能換取鹹魚翻身的機會。

        至於塔克辛是怎麼贏得大選呢?很簡單,就是買票。其實在90年代的泰國,買票是很常見的行為,盛行於很窮的東北部地區,95年的大選時,每張選票要價100到200泰銖,藉由和這些商業集團金主聯手,塔克辛至少有和民主黨競爭買票的本錢,剩下的就是拉攏尚在搖擺的中間選民。

        他端出的牛肉是:

1. 農業產品的保證收購價、退休公職福利。
2.每鄉100萬泰銖的發展基金,以發展各鄉的特色產品,即一鄉一商品政策。
3.跨國企業海外直接投資、設廠(FDI)、擴大公共建設:清邁機場轉運站、普吉島科技園區。

        這個政策成功的拉攏到了中部到東北部的窮人、怕政府沒錢就不給退休金的公職官僚、看到利基的地方樁腳、利用封閉式基金來賺錢的銀行和集團。所以2001年的大選,塔克辛就以壓倒性的多數擊敗了民主黨。

        以結果論來說,2001年的大選和塔克辛執政時期,上述這些人是有得到一些利益,至少退一百步來說, 塔克辛利用良好的政商關係,成功地重整金融體系,讓金融風暴在02年後總算有了停損點。

        但問題在於:塔克辛他在吸收企業團體的一些親信也進入政府部門後,帶來的副產品則是『政治分贓』。我們可以大膽地說,從塔克辛進入政壇後,政界已經開始變成塔克辛親信的資方好朋友,一起共謀利益的寡頭政治了。比如說 Vichit Suraphongchai 是塔克辛的密友,也是Shinawatra Group 的成員,他進去電信局則是鞏固 Shinawatra 集團旗下AIS電信企業的利益保障,AIS因此在91~96年的股價飆漲了八倍。

        再來是96年的曼谷捷運系統,塔克辛找了京都銀行、匯商銀行、泰國軍人銀行集資,以對抗當時民主黨背後金主的 Tanayong 集團,降低該集團承包的影響力,之後塔氏親信進入泰國的高速公路局後,則跟曼谷快速道路聯合公司聯手圍標而分贓。

        到了2001年執政後,公共建設的綁標圍標行為越來越嚴重,比如說清邁的機場案,周邊的土地早就為夫人派的 Srivikorn 集團所收購,政商再一起炒地皮,此外尚有尋租行為、內線交易買賣股票......等等。

        2006年塔克辛被挖爆的未稅賣AIS公司,給新加坡的淡馬錫集團僅為733億泰銖之賤價,只是冰山一角而已。事實上內線的交易和併購,恐怕不只千億。

        但這些其實還在泰國人雖不容忍,但還睜眼閉眼的程度,塔克辛的問題在於,他已經開始逾越了政府行政的路線了。比如說安插人手到全國肅貪委員會,並形成7人內有5人為自己人的壓倒多數,讓貪汙難以獲得制裁;安插人馬伸進選舉委員會,以確保買票的關節靈活,而不受監督。這些就算了,更爭議的是動用反洗錢局(Anti Money Laundering Office, AMLO)來調查反對泰愛泰黨的利益團體成員底細和個人資料。黑名單掌握好後,在2003年的「社會秩序計畫」(social order campaign)迅速的肅清高達2300人之眾,至於他們是否真的販毒,無人知曉。

        當時2002年還有一個立場反對泰愛泰黨的 iTV 電視台,塔克辛則用了大絕消滅他--直接收購。至於示威的反對群眾,這也不難,塔克辛令堂弟 Chaisit Shinawatra 擔任軍方司令;他的舅舅Priewphan Damapong則出任警察總署副署長。軍警全部都是他的人,到此為止塔克辛幾乎已經快壓制政敵而安穩的執政。

        直到民主黨打出了大絕:直接揭發收購弊案和賄選疑雲。再動用塔克辛掌握觸角不深的憲法法庭,於2007年宣布泰愛泰黨為無效,變為非法政黨,被戳破的塔克辛還想硬凹,但已經來不及了。

        民主黨成功的利用南部群眾和曼谷的居民,把2003年開始肅清、伸手阻擾肅貪的舊帳翻出,並一次次的在泰國曼谷示威與罷工,最後鼓吹少數沒在利益傘的軍部和泰皇聯手,政變加勸退再把塔克辛逼下台,則成為最近幾年的新聞。

        然而塔克辛並沒有善罷甘休,他仍利用著另一個滲透進去的人民團體黨在2008~2009年多次組織群眾集會和暴力活動,以阻擾民主黨內閣的運作包括最近的政變皆然。

        要說問題的話,我只能說:『為什麼?都那麼有錢了,還貪得無饜?』而這個解答則是『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化。』當華人官場徇私與裙帶利益網不消失,東亞民主化不可能有解除腐敗原罪的一天。


        補充說明:


        1. mbxdfhbh:但他實現了泰國經濟的騰飛,改善了泰國窮人的生活也是事實。他把一個在金融風暴下徹底爛到渣的泰國,帶到經濟飛速發展,窮人的生活也有了極大的改善。                         

            Answer:這點我承認低息貸款救了東北部的窮民,但政績跟貪腐並不能功過相抵這是兩碼子事。


        2. w3160828:民主黨本身也不乾淨,只能說泰國一直很爛,泰皇本身就很不爽塔辛貪污沒分給他。

            Answer:是的,這種政治分贓也是92年民主黨開始搞出來的,比如說我隨便舉幾個例子:

    利益獲得者                所屬機構                        曾任公職
Surat Osathanugrah      Osotspa 集團的領導人      通訊部長、內政部副部長、商業部長
Supachai Panichpakdi  泰軍人銀行董事長            副總理
Siddhi Savetsila           卜蜂集團董事                     外交部長
Som Jatusripitak           Siam City Bank董事長        商業部長
Thanong Bidaya          泰軍人銀行的董事長         財政部長

        這些人在1993~1997年都進入公職,成為一個共犯結構,投入金額給政界助選,政界再賄選政黨進駐政府後,一黨得道,狼狽升天,就給他們公職來做政府採購案跟租稅優惠回饋,資方再『良性地』回饋給執政黨。

        老實說這些人上下其手也是1997信貸問題與金融風暴的問題根源之一。玩最大的是1995~1996年的班漢總理,雖然他只玩一年就被戳爆了,但是跟他關係良好的 BMS 集團和 Pairoj 集團,事實上也是賺得飽飽地。

        塔克辛做的就是把原先民主黨趕下來,換成自己人馬繼續貪,集團不過換老闆也認為沒差,對外盛名在外,但金玉在外敗絮其中,再搞媒體黑名單和壓迫反對言論就很難看了。



         3. ranefany:問題是現代的執政當局缺乏合法的權力基礎--靠政變,這沒有誰比較好的問題,只是利益在誰手上的問題,只有請泰皇再出馬參選了,因為泰皇不會貪污。

            w3160828;泰皇不是不會貪污,是不能貪污,因為不能參與政治。  

            Answer:君主立憲制仍是有給皇家一定的經濟支柱傘,不貪也是可以坐領皇室補助,問題是塔克辛跟泰皇和民主黨處不攏,又想要藉改制拆掉君主立憲,那根本是要翻泰皇的老本,泰皇又怎可坐視不管?財聚人散呀!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