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baylin



        以 Sediq 族的血統來說是分為東西兩群,一個是屬於南投的西 Sediq 族,東 Sediq 群是現在花蓮的太魯閣族,以起始傳說來講都是一樣地,而 Sediq 的起始傳說地點又跟泰雅族的神木(神石)系統很接近。

        花蓮的太魯閣族就不講了,而在南投的 Sediq 族又分為三大亞群,一個是 Sediq  Tktaya 是屬於三大亞群之中最大的一群,在清末共建立12個部落,以12個社為稱呼,而霧社事件的地點霧社,本來是屬於 Palan 巴蘭社。

        Monar-Dao 他們部落的居住地是在現在盧山溫泉附近、馬赫坡台地及塔羅灣溪溪谷。以現今來講,就是位於廬山溫泉跟春陽部落的範圍,一個是 Sediq  Toda   原居住地是現在仁愛鄉的平靜部落(從霧社廬山溫泉那條路開始走,倒數第三個部落。),Toda  現今已春陽部落跟平靜部落為主,Toda 是很威猛的部落,他被夾在 Tktaya 跟 Truku 這兩個亞群中間,但他跟兩個亞群都是處於交戰的狀況,最後一個是最東邊的 ,原居住地是在現今的合作村平生 Sadu Posi(波拉夏)部落,平生部落算是 Sediq 發源的起始部落,在清朝末期算是很大的部落,仁愛鄉誌裡面有記載好像是1500口,離 Sediq 起始神話的地點也相當接近,現在的居住地就是盧山部落以及合作村兩個地點。 Sediq  Truku

        以上是 Sediq 簡單的介紹,那甚麼是 Sediq Bale 呢?Sediq Bale 指的就是賽德克族,如果要以霧社事件來講 Sediq Bale,那簡單的來說,就是賽德克族的內戰。

        在霧社事件之後 Toda 亞群是在馬赫坡的東側,日本人在西側夾擊 Monar-Dao,在 Monar- Dao 躲進更深山區之後 Toda 跟 Truku 在日本人的威迫之下,暫時地放下仇恨,共同追擊 Tktaya 這個亞群,Toda 跟 Truku 會歸順日本人,是因為早期 Tktaya 群帶著日本人在三角峰炮轟,使這兩個亞群歸順日本人,如今可以報仇當然是不會客氣。他們也就是所謂的味方蕃,在霧社事件結束之後,日本人也怕這些亞群做怪,就以賞賜的名義,分掉了 Tktaya 本來的領地, Toda 有一半左右,被強迫遷到春陽,而 Truku 的波拉夏部落,則遷到廬山部落的位置,而剩下的 Tktaya 就被遷到現在的互助村的清流部落,但凶狠的 Toda 族發動了第二次霧社事件,造成了人數已經不多的 Tktaya 群 216人的死亡,還割了101個人頭去邀功,在這種背景下,怎麼會有 Sediq 的人願意拍這個戲呢?

        Tktaya 群提起這件事,是一個滅族的傷痛,從12社的大群變成小部落,在光復之後還被納入他們的敵人:泰雅族中,成為泰雅族的賽德克亞群,這對原住民來講,是一個痛苦也是恥辱,所以後來當然搞正名運動跳出來,對 Toda 跟 Truku 來講,誰願意去扮演敵人?在現在的文化支持 Monar-Dao 的情況下,誰願意讓自己的部落汙名化?所以主角最後會找到太魯閣族的人來演也是很合理地,血統接近,而且那一段跟他們東 Sediq 的系統沒有直接的關係。

        這些歷史,最清楚的算是仁愛國中的孫老師(前合作村村長的表哥),只可惜他死去已久,又沒留下很多資料,大概的關係就這樣,因為我旁邊沒有放文獻跟以前田野調查的資料,所以只靠記憶可能有點誤差,有誤差的地方網,友可以指正一下。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