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henglap

        香港的房租一定要住廉租屋, 如果沒廉租屋的話,我想香港比大陸還要立即出現無產階級革命。

        一般來說,在香港你要租一個張開雙手可以碰到兩幅相對的牆那種大小的單位的話,就要五、六千元左右的租金,未計管理費 (約一千上下) 及差餉。

        差餉是香港特有的觀念,臺灣應該沒有, 也就是官差的糧餉,理論上那是遠古時期收來維持警察的軍費, 現在你可以看成是一種間接的物業稅。

        在香港, 不需要大學學歷的工作。 時薪約是二十至二十五港幣左右,算二十五元,一天工作八小時是二百元。 一星期是一千元,開工充足的話一 個月的薪金約四千元,這是香港低下階層的薪金,換句話說,把兩人份所有薪金交出去都不夠交租。

        住廉租屋的話, 租金在二千元以內,那就負擔得來。養孩子的話,學費和校服、交通、校簿都可以申請津貼,基本上可以去到全免的地步。

        以香港吃一個便當大概二十港幣這點來看,一天吃兩餐,四十元,一個月的食費也要千多元,你自己煮飯不會比這便宜多少。要養兩
個孩子會是甚麼光景?想像得到的。

        但真正的問題其實不是錢,錢還算是次要的問題。 畢竟勉強還能生活,在香港窮人是不會餓死, 也不會無家可歸,還可以有醫生看,這點倒無容置疑。問題在於,以這種環境養育孩子的話,是非常惡劣的。

        香港的家相當的狹窄,大家都喜歡在街上活動,而貧民區 (也就是廉租屋村) 也商業繁榮,所以產生的是很多不同的誘惑。在香港,貧窮人家的小孩,一方面自己家裡根本擠不出錢來給他花,另一方面外面的誘惑卻太多,他身邊的朋友都會促使他去消費,最後產生的,往往是超越自己負擔能力的消費意欲。

        新移民的孩子也就是從大陸移民來的,不少在大陸的時候因為生活不那麼迫人, 也不那麼容易學壞,可是到了香港,居住環境變差,百物騰貴,結果學壞的速度很驚人。 我看過很多大陸來的新移民孩子, 在第一年還是相當的有禮貌,第二年看到已經變成痞子了。 在香港這個金錢、物欲橫流的世界,對窮人的心志真的是一種考驗。

        怎樣才能夠滿足這種意欲?正道是讀書,可是隨著社會流動能力日漸的減弱,就算讀了大學,也不見得能夠賺到好的薪金。在香港,入大學已很困難,只有 18% 左右的中學生最後會入到大學,即使如此,現在大學畢業也可能找不到體面的工作。讀大學的話, 窮人家的孩子基本上可以學費減免,不過大概也要負擔二十萬元左右的學債。

        所以他們對於讀書上進這點是充滿疑惑, 讀書是一條含糊而且不確定的活路,但不讀書的話,做生意也不是你拿出兩隻手指,就可以做到的事情,香港只有有限的小販牌照, 基本上等於你想在街上擺檔,賣些甚麼都不行,只有被僱。 但被僱就只有那種低薪的工作,而且還要開工不足。

        他們往往會崇拜黑社會的原因,是因為那似乎提供了另一個任何人都可以上進的途徑,也能得到保護。 最重要的是,給予了他們在學校得不到的尊嚴, 華人社會 (倒不只香港) 對於個人發展的看法是狹窄而且殘酷的。

        至於那些家長的惡劣經濟環境,產生的問題,就是無法管教, 當家長長期在外工作的時候,清早就離家,午夜才回家,沒人在家看著小孩,要怎變壞都可以了。

        另一方面, 家長因為長時間工作,在一個以錢量度人的價值的地方,活得沒尊嚴,所以往往壓力也很大。輕則胡亂發洩,重則自殺,我不是說笑, 我救過自殺的家長。 而這些壓力又會反映回年青人的身上,試問你家有個老母天天說要自殺也真的試過自殺,而她是你重要的親人, 你還能安心讀書學習嗎?

        另一種就是領取綜助金的家長,一天到晚呆在家裡,看似會比較好?不然, 那種頹廢對小孩是另一種不良的影響。 而且領綜助金的人會被人嘲笑,沒有尊嚴,小孩也是受壓力的,那些援助金領下來的代價是沒了社會的地位。 吃免費午餐沒想像中的好。

        說是香港的恥辱嗎?我會倒過來說,其實香港的政府,有真的感念這問題嗎?明顯地,官僚出身的領導者,是不懂得這些事情的,我住的長者屋的設計,充足反映他們對於低下階層社會的不了解。 華人相信精英可以治國, 精英應該治國,但華人卻不明白,「精英」不見得有一雙可以看到所有事情的眼睛。

        他們會是很有能的官僚, 可是「好的官僚」不是好的領導者,香港的領導者需要的是一個感性豐富的政治家。 官僚只有在適當的政治家監督之下才會發揮應有的作用 ------他們,還是很有效率的,也算是很廉潔的,但他們不是領導者。

        富人越富不是問題,但窮人需要有希望才是問題, 人可以窮,但有翻身的道路供其投入,就可以咬著牙關有幹勁的生存,可是今天我叫學生們讀書, 他們的回應是「讀好書了之後又怎樣?」,我最多只會答他「不會富有,但應該不窮吧!」

        我想這比甚麼 ECFA 之類的課題更重要的,就是認識到,甚麼人才該是我們要的政治家,那不是給你小恩、小惠的人,也不是看起來人模人樣的精英, 不是跟你立場相同的政黨,而是你能感受到他的熱切的人。

        政治並不是酸來酸去的事情,政治是結合感知問題的感性,和解決問題的理性兩者的工作。 無法感知痛苦的麻木者,不能當政治家;無法解決問題的愚者,也不能當政治家。比起人均收入,比起 GDP, 這是更重要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