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hadtracy



        第三勢力在這兩年發展得很快速,原因就是不容於本來的主要勢力,加上金主們其實都很夠力,但問題就是缺乏有政治魅力的候選人,所以才準備用最大的選舉大幹一票。當然,最重要的莫過於,萬一總統跟立委綁一起選,對他們根本就是天大的機會。

        主要第三勢力目前的共主就是霸者勢力,基本上兩邊都還是要讓他三分,但問題是霸者沒體力也沒能力再出來選,在泛顧面桶部分就是阿判、金柑糖跟地方傳統組織勢力。

        阿判被婊很大這件事情不是只有興票案,加上04時的配套條件,阿舍總統、判主席、外帶安置黨員與解決青冥黨債務問題,結果千算萬算沒算到兩顆子彈,馬上就死掉。雖然阿里山王還是很敬重他,在立委跟地方選舉時都還有禮讓,但問題是已經是強弩之末,禮讓也只是變成招安的藉口。

        更別說阿里山為了穩住自己的羊跟鋼,就算難看,也不得不成全對方幕僚的逼宮(光一個三代縣令這件事情就在內部罵到靠背,還扯些主席不避嫌的有的沒的。),成全一條鞭式的黨政合一,以黨領政的完全體成型。(另一用意就是用黨機器,壓制完全沒辦法控制的立院系統金柑糖,對於他下面的兵眾,就是你敢亂來,我就把你的不分區或是阿里不達的福利拿乾淨。)

        簡單講,阿里山王也是棋子,狡兔死走狗烹。但阿判這下真的被婊很大也是事實,雖然大家都有不滿,但都是人家的手下敗將。當然對方也不是簡單貨色,至少他抓著一點很清楚的,就是我沒有犯錯,我只要把你們這些舊共犯結構清掉,四年一次賽豬公,大家只會看到我的皮上是白蒼蒼的,絕對不會有一點髒,但這也代表著,他們要跟過去將近20年來,地方組織派系劃清界線。

        問題來了,這些人跟顧面桶一樣是共犯結構,大家都是互相吸對方的胰島素,不可能要斷就一次乾淨,一邊要選舉結果,一邊要地方利益。這個,就踩到上面這幾個人的痛腳。當然阿里山王不會再爭了,但其它人跟派系是不可能不對著幹的。結果就是:幹架院院生候補選得一塌糊塗,外加高譚市這種穩贏的差點被玩掛。

        主因就很簡單,反正選難看也是贏,只要老闆會贏就好,其他人怎樣是他們自己的問題,我只要把老闆的臉皮顧好就好,所以裡面也被得罪光了。

        不然怎麼刀客怎麼會下海自己操刀,就是因為傳統組織系統已經不太想聽話了,你不放錢,又不想護著我們地方勢力,到了選舉才要票,不就跟當年杜月笙的尿壺論是一樣的道理?


        講完顧面桶,換來講十字黨:

        十字黨本身問題也很大,外人稱的護1020連線這次選得很好,但問題是,這些人是誰?公媽派跟1020的相關既得利益者!當十字黨風雨飄搖的時候只顧著自己利益,把以為可能是魁儡的小英丟上去舞台,看到人家沒辦法控制,又有自己的票跟想法的時候,又想扯他下來,這也難怪當年費老離開時,痛罵十字黨是福佬沙文主義,現在還有人記得當年核心小組還有個外省萬年立委嗎?為了自己的利益就逼宮自己人,實在很沒有道義,但這些人就是這樣。

        他們結合媒體、台教系統,在這次選完後就開始積極的想反撲,不過,成果也只僅限於地方,主因是水牛沒有站在這條線上。

        但另一個問題就是呂后了,他這次跟公媽派結合,在黨外系統拉攏霸者,金援的部分霸者系統有金控業者在後面,對這次的選舉結果也大加批判。問題是如果是他們幾個下來選?不可能選更好的,唯一有可能的機會就是一口氣幹最大票的,2012逐鹿中原。我兩邊各抽個幾趴,外加這兩年在底下惡搞出一堆杜爛票,不就有機會了?這個就是當年633的勝利方程式,搞亂接班梯隊,趁機竄位。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