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ReeJan

 

 

        今天我們公司副總早上通知,說下午有媒體要來採訪,還要我一定要穿戴整齊陪他一起受訪。我還不明就裡,匆匆忙忙準備了一堆公司資料要給副總去講。

        結果來了一個所謂記者的人,一看名片是某種可愛動物的叫聲那個報紙集團。劈頭就說:我們現在一個報導加上一禎照片公定價是五萬,因為XXX介紹所以特惠貴公司四萬元,可以開發票沒有問題。

        我當場傻眼:『請問今天是專訪?還是要作廣編呢?』

        該記者:『所謂置入性行銷就是大家都知道但是不講出來的行銷嘛!』

        我再低頭看他名片,頭銜是記者沒錯。副總轉頭看了我一下,我只好裝專業的問:『既然有收費,那麼請問版位有固定在哪一個刊位嗎?』

        答:『我大概都會放在這一頁的頭條下,如果當天有更重要的業配可能就會被擠下去。』

        問:『這樣有補刊嗎?』

        答:『沒有,可是我可以送你一個產品報導,免費的喔!』

        大概這樣就差不多結束了所謂的專訪,然後我才恍然大悟黃哲斌講的,原來我們看到報紙一格一格的報導,其實就是一格又一格的廣告。或者一個又一個的三萬吧!

        這就是台灣的新聞!

 

 

 

==========================================================================

 

作者:pooh6335

 

 

        我真的以為這是公開的秘密。

        家父以前是某報記者,記得小時候,家裡逢年過節禮品只有多到滿倉可以形容,某食品公司每年固定來一次,不是送禮盒,是開一台小發財車來直接卸貨,家裡冰箱滿滿的是另一家食品公司的冷凍水餃,看病不用錢,還不用排隊!在民國7X年,看一次感冒要500元,一般小診所排隊排兩個小時很正常,一個月正當收入七、八萬元,當時公務員薪水好像才一萬初。

        後來我爸被朋友『提攜』走入政治,開始他人生的下坡,只能一句話帶過:貪贓妄法他不會;被搜被關有他份。我看過有人半夜來我家  說剛去新加坡回來帶了些中藥回來,買多了送來我家,收禮送客後才猛然看到藥裡面放了一大疊惡面仔,以新鈔厚度來算,估計10萬跑不掉,我爸連夜睡不著,到處打電話連絡朋友處理,隔天把錢送回去。

        當時台灣地方政治其實發生很多事,只是剛好有那件屏東王事件風頭太露,所以其他事情的光芒才沒有顯露出來,踏入政治的第三年,我家電話被監聽過,房子被搜察過,我爸被押去過,最後我爸決定拋下一切,離開政治,離開後三年,我看他每天在家看遍清朝皇朝的小說,有一天突然跟我說,他看完後覺得,自己當初就是太多不懂,所以才會落得此下場。

        離開政治後,我爸做過很多行業:保險、跑夜市......等等,最後還是回歸本行--記者。事隔多年,記者已經不像當年那樣了,改為無底薪。想要薪水,麻煩自己找業務,記者只是給你個好聽的頭銜用用,你還是得依時間交稿,剩餘時間你可以用記者頭銜去搞搞外務填填肚子。

         我爸先是這樣撐了一段時間,有一天他跟我說,報社這邊要收了想改做外包,就是原本我爸負責的幾個版全部外包給他接,他可以自己成立小報社接,或用個人明義接,一個月要支付報社10萬元租金,這些版新聞愛怎麼寫,廣告愛怎麼接,你自己想辦法。我爸問我的意思,當時只有回我爸一句:『算了,收手吧!不要再拼了。』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