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過酒促的跳出來說話,文很長,直接END的可以推個原PO正妹我會很開心(誤)

如果時間倒回,我會不會仍然選擇去當酒促呢?
會,因為我需要錢、有時間、稍有姿色、外向(發文附圖請看FB用我ID搜尋就有大頭)。

如果我之後不小心窮到翻掉,我會不會再回去當酒促呢?
我想我會先和朋友借錢撐過去,酒促...就算了吧。


公司督導是會上批踢踢的,所以我只能說我做過的那一家很大,蠻保護旗下酒促小姐。
不過等下講一講這家公司的規定有做過的都知道是哪一間就是了。
(有些扣薪水規定我有點忘了如果有誤請指正)

這個行業結構基本上是:

      進貨          外包
餐廳───→酒公司───→行銷公司
↑                                                    │
╰────酒促小姐←────╯
    工作            給薪

有些酒商沒有外包給行銷公司,那就會省掉那一段。
所以對餐廳來說,他們是不用多給酒促小姐任何額外的薪水,
但是得接受酒商所要求的進貨,例如很難賣的新產品或市佔率很低的飲料。

我當時的上班情況是每週一要進公司開會、拿本週班表與贈品、聽訓話、偶爾抽考,
抽考內容就是模擬推銷、背話術,其實根本用不到但是廠商就是要你背。
開會沒薪水,點名點完才到算遲到扣100,未到沒請假扣更多。
(最機歪的贈品是一個點要拿一箱飲料,所以上十場的人就要找人開車載...)

時薪:我當時進去起薪250/hr,後來進來的230/hr,以前有業績加成加薪後來變少。

上班時間:1800-2100、2100-2400、2130-2430、以及小點會有兩小時的班。
          週五六晚上的1800-2100一定得排班。
          如果剛好有些很遙遠的點沒人就抽籤,時薪400/hr但超遠如金山萬里。

規定:不可以在客人看的到的地方坐下、吃、喝,被抓到扣500。
      到上班地點後,用店家電話打電話回報,上班時間五分鐘內回報,超過算遲到,
      遲到幾分鐘就要補幾分鐘給店家,而且遲到超過十分鐘開始扣薪水,100起跳。
(扣薪水扣很重,我在無客人店家被店長邀請吃東西剛好督導進來,當天變成250/3hr,
  而且因為扣掉的薪水就是行銷公司的錢,雖然不會亂扣,但能扣一定會扣下去)

有公司團保,但沒有勞保,進去要填自願放棄勞保同意書(這算八卦點吧XD)。

制服規定的很嚴格,至少臺北區連靴子都規定跟高5公分以上,
化妝規定眼影顏色、要上口紅、長髮妹要綁馬尾,不符合每一樣扣500。


至於裡面的小姐嘛,各行各業各式各樣的都有。
有白天在當開分員的濃妝妹只有國中畢業後來男友還劈腿哭的眼睛好腫。
有沒聽過校名的私立科大傻妹居然立志做酒促到30歲。
有完全沒專長腦袋也不靈光連個位數乘除都要按計算機的妹。
身材很好臉蛋超優不說話則已開口就是髒話極沒氣質的妹。

當時所知道學歷最高的是我還有另一個女生,
我唸臺藝,而另一位讀臺大,工程類,女中畢業,皮衣煙燻裝騎重機。

有些人是家裡負債,或者生活所需,低學歷白天工作錢才一點點只好晚上繼續工作。
當然也有些人很明顯的是錢不夠花,看手上身上有多少名牌可略知一二。


我從九月做到隔年六月,幾乎把整個板橋地區的海產熱炒釣蝦場都跑完,
範圍也常橫跨到樹林土城新莊中和永和,六點要上班,五點就要上妝準備出門,
有些店在山腳下或者超偏僻,騎車會騎到很恐慌,一片黑又沒有GPS。
也曾因為趕時間而在新海橋上摔車(今天才有人掉下去),
一進店家還是要先回報,然後躲進店家廁所清理傷口與大哭,補妝完上班。


這麼高的薪水,其實我覺得還不夠,除了身體很累、做到很晚,還包含心累。

我通常都是一臉屎面去上班,一踏進店裡開始換上職業笑容與撒嬌聲,
下班離開店家後又結成屎面,太累了,笑到笑不出來。
對男人奉承阿諛虛應故事,撒嬌裝可愛耍可憐樣樣來,
面對喝的半醉借酒裝瘋的男人還要小心他們偷偷伸過來的鹹豬手,
我是沒有被摸過,通常店家會和我說哪些人不要靠近,自己也會判斷,
但言語騷擾是保證有的,一群男人聚集在一起講話能有多下流鄉民都知道。

除了這些以外,酒促工作讓我很良心不安。
督導都要求我們就算說有開車,也要推銷一瓶給他。
可是這些人幾乎和我父親差不多年紀啊!
如果他們喝了酒,出事了怎辦?尤其是家庭聚餐還帶著妻女的,我推不下手。

會不會就是我間接讓某些家庭破碎了呢?這並非不可能,而我極端痛恨酒駕。


至於那些晚下班的危險,五六必須上班所損失的朋友與活動,天氣帶來的額外折磨,
工作就是如此辛苦,一開始就知道了,所以沒啥好說。

雖然那時候每個月穩定收入萬把元(做14個班就破萬,平均每週上3.5個班),
但是我不快樂,甚至因此寂寞。


但也因為酒促工作,我才發現自己原來處於社會金字塔的上層。
見到臺灣男人與越南新娘的隔閡,還有無奈的新臺灣之子。
就在臺藝直線距離50公尺的釣蝦場,裡面員工完全不知道旁邊有大學,因為他們唸不到。
一輩子無法翻身就只能在餐飲工作終老等嫁人或已經嫁了的妹妹姊姊阿姨們。
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只好日日喝酒抱怨全世界的叔叔伯伯們。
我不會說台語就說我不愛臺灣把我羞辱一番的客人們。

食材很實在但是生意不好最後還塞小費給我的店、
會把上桌只吃一片的生魚片原封不動給另一桌的店、
把很多桌剩菜冷盤拼成另一盤拿去招待其他桌的店、
10度寒流冷的全身發抖叫我先不要上班去廚房吃飽喝暖再上班讓我邊哭邊吃的店、
打破酒在我面前溫柔的說沒關係我下班後立刻打去公司破口大罵的店、
要贈品比客人還兇狠的店、寫報表要我灌水到誇張的店、
員工永遠比客人還要多的店......
(以上請勿問我是哪一間!雖然我都記得科科)


如果沒有做過酒促,或許我未來會成為一位完全不知民間疾苦的藝術工作者。
又因為做過酒促,目前去應徵各類要臉要身材要推銷要面對人群的工作有面試就穩上,
那一段經歷對我來說很有幫助,我並不會後悔,但我不願再來一次。

現在領著中研院某國科會計畫的月薪4000,但工作輕鬆又是我所學所愛,
偶爾去幫朋友在華山擺攤,有時接一點臨時性工作,幸福多了。


再補一個八卦,
有一天我在板橋靠近土城的某家海產店上班,
剛好是附近的義消聚會,祝賀其中某人被表揚。
「等下大家喝了酒如果有開車,遇到酒測,記得要拒測!」
「拒測大不了罰X萬,你被測到喝酒罰更多!」

我當下真的氣到很想去看那位義消身上的制服名稱,那天上班我也不太爽推酒,
反正那家店也都是填假數據,根本不在意我實際推多少。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莫名
  • 感到很心酸......老實說很佩服原PO,因為對我這種不負責任的人來說,過那麼痛苦不如去死算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施駿毅
  • 各行各業都有辛酸的一面 但就是因為有做過某些工作才知道外表光鮮亮麗另一面是那麼的難過 很高興你看透這個社會
    還有"莫名"在怎麼痛苦都不可以勸人去死算了 因為你根本不知道死後才是痛苦的開始!! 尤其自己壽命未到輕易輕生的人 這些話電視上的秦偉曾經說過 當自殺後每天時間到就會反覆的做自殺的動作而且就算你不願意也是會反反覆覆的重複直到你的時間到
  • 85cc
  • 不錯 不錯
  • 訪客
  • 一看就知道是台灣品牌的行銷公司
    酒促甘苦談,唉
  • pony
  • 酒品推廣人員應該=酒促小姐吧?
    最近很常收到面試邀約
    看完妳這篇 我完全不想去
    很討厭被騷擾 不管是言語或是行動上
    老實講 被盯著看,就覺得噁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