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家孟德爾頌是猶太人 而且是納粹掌權之前很久就過世的猶太人 他家裡是銀行家
雖然他先祖是猶太教拉比 但他早就改信新教 但納粹掌權後 一樣禁止孟德爾頌的作品
一樣毀壞所有孟德爾頌的雕像 一樣迫害孟德爾頌家族在漢堡邦有頭有臉的後代

被視為納粹"地獄企業"的IG Farben(德國的化工寡頭 在奧許維次設廠並且提供毒氣)
是由第二帝國末期幾家為了對抗ICI為首的英國財閥 而成立的德國化工廠合併而成的
這家德國最大的財閥不但有許多猶太科學家(猶太人在化工業表現傑出) 在管理階層
也有好幾位猶太金融家的後代 他們都因為第一次大戰的表現 得到帝國皇帝的獎勵
那時希特勒不過是個小士官 但這些人僅管得到來自Bosch家族的IG Farben主席保護
仍然失去財產名譽跟生命

二零年代把德國從經濟危機中解救出來的德國民主黨(DDP)籍外交部長Walter Rathenau
其父Emil Rathenau創辦了德國通用電氣公司(AEG 中文常以其合併後名稱稱德律風根)
在第一次大戰時負責為第二帝國督導軍備 以管理能力把當時德國的軍事潛能推到極限
但當他被極右派軍人暗殺時 納粹的連合報<人民觀察家報> 還說這是"德國人的自衛"

被納粹迫害的猶太菁英 有許多是"反猶太教的猶太人"(就跟現在以色列有極端派猶太教
是"反以色列的猶太教徒"一樣) 他們是德意志帝國中的自由派 德國統一後的"奠基期"
自由派的政治氣氛裡 他們成了帝國中最成功最世俗的群體 他們打造了德國的工業化
而反對他們的正是由國家社會主義者帶起的鄉巴佬的反物質反自由反普世主義風潮

屠殺在世界上所在多有 中國歷史上莫名其妙被殺掉的人比其他國家被殺的相加還要多
但納粹的問題不在於"殺" 納粹的問題在於屠殺是他們的思想本質 對國家社會主義者來講
猶太人所以該死不是因為他們割包皮不吃甲殼類讀摩西五經 在那時的德國大都市裡面
根本沒幾個純正猶太教徒(會上報的大財主尤其不會) 納粹要殺猶太人是的唯一一個理由
說穿了就是因為猶太人是猶太人("最後解決方案"與早先納粹"溫和派"紐倫堡法的不同
有一個就是猶太人過去為德國立的功業 全部都被剝奪)

希特勒把他的排猶思想錯誤的奠基在柏拉圖 在叔本華 在華格納 而他那一大班納粹跟班
從司法部長Frank到法院院長Fleisler 從Carl Schmitt一路到Forsthoff 甚至還包括了
對戰後法學影響極大受到王澤鑑大法官推崇的Karl Larenz 把這些狂想用近代法律包裝
所以猶太人全都從生下來 就成了龍布羅梭講的天生犯罪人(就算希特勒自己有張"猶太臉"
而龍布羅梭最早根本就是摸骨看面相)

這才是為什麼德國人戰後要反省身為德國人的罪責(Verschulden) 猶太人只是受害者之一
納粹同樣迫害了同性戀 吉普賽人 殘障的德國人 而理由絕對不是他們造成統治上的困難
(納粹對異議者雖然也異常的殘酷 特別刑法無數 卻絕非像對其眼中"文化破壞者"一樣
可以完全不附理由) 戰後的德國也因為損失了第二帝國時期最傑出的猶太商人學人藝術家
而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納粹為害最深的不是戰後才成立的以色列 而是德國自己

去崇拜一個由德國社會中失敗者產生的鄉民文化 不單單是歷史不好 而是品味低劣的問題
遺憾的是台灣戰後由世界上倖存最久的國家社會主義盟友長期一黨獨裁鎖國統治 才因此
產生這種品味低劣無聊當有趣無知當力量的行為

最後 有人自稱建築師在捧納粹御用建築師Albert Speer 其實去年德國明鏡週刊才剛專訪
同樣是建築師的Speer的兒子 Speer的兒子在戰後長期主導幾個德國大城的都市規劃
這幾年也被重金禮聘為中國好幾個沿海大城的發展出主意(並因此引發許多人批評父子兩代
一樣為獨裁政權服務) 但這位影響比其父大得多的建築師 可是大力批評他老爸的建築觀點
不曉得到底是台灣為納粹講話的人比較權威 還是那位納粹後代建築大師比較懂他老爸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