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台灣黑道風雲   第四十三章

岳中興


       辦案人員折騰了一夜,正準備休息時,清晨七時三十分又傳未提報,在台中市大誠街一一八號,捕獲涉嫌與十大槍擊要犯之首林來福共同綁架大里市股票、房地產大戶賴炳輝、勒贖三千萬元,被木來福指稱「黑吃黑」二毀五百萬元的「鴻圖」王鴻圖(此案二審改判無罪)。

        屋漏更遭連夜雨,行船偏遇頂頭風!海線教父級的張姓大哥才落網不久,涉嫌綁架「永逢」地下投資公司主席李春長,勒贖一千萬元他那在逃的兄弟「阿修」蔡╳修也告落網,並查獲迷你衝鋒槍等大批械彈。

        當時的二分局副分局長彭金生接獲可靠情報,指蔡╳修自綁架「永逢」集團主席李春長勒贖一千萬元得手曝光後,即「跑路」到南部一帶避風頭,但過了一段日子後,他又潛回台中市德化街二八七號七下八室,原在「羅浮宮」地下舞廳上班的女友「小芬」李麗芬香閏裡。

        彭金生親自召集刑事組十二位幹員全副武裝於七十八年十一月一日深夜趕往現場,由組長王春木化裝成電視修護人員進入大廈,開啟電腦控制的電梯,避開關路電眼監視,趕上七樓將現場圍住。

        「阿修」攜女友李麗芬欲開門出去時,發現門外有人,馬上機警的退回舉槍拒捕,並將鐵門鎖住欲做困獸之鬥。

        雙方峙五分鐘之久,經警方喊話保證其安全後,由「小芬」開門,幹員們衝進屋內,從「阿修」身上奪下已上膛之義大利制「九○」手槍二把,每支彈匣內各裝十五發子彈,又其屋內起出內裝二十九顆子彈的小包。

        在警方偵訊時,「阿修」坦承於那年八月二十一日夥同張姓大哥、「阿本」、「毒 」四人,分持烏茲、HK九四衝鋒槍、「○、三八」左輪及「大榔頭」三五七式 號左輪手槍,到高雄市自立二路一四六號綁架「永逢」集團主席李春長,取得一千萬元之後於九月二十九日下午四時在台中將「肉票」釋放。

        蔡某矢口否認曾╳霖藏匿在清泉崗高爾夫球場保管箱中的那一把烏茲衝鋒槍是他交付的。也否認參與那年三月十三日下午五時,在台中市五權路持烏茲衝鋒槍掃射黑道大亨「八指明」及陳永隆一案。

        二日清晨五時許,蔡某陪同辦案人員至台中縣五龍山大眾爺廟前,福德祠後面,挖掘出已被槍殺死亡的海線黑道狠角「大頭源」王欽源所寄藏的迷你烏茲衝鋒槍及大批子彈,令警方雀躍不已!警方依擄人勒贖,違反槍砲彈葯等罪嫌,將全案移送偵辦。

        警 方在緝捕黑道兄弟時,經常會爆發激烈槍戰,在緝捕藍元昌二次槍戰中,熱鬧有餘精彩不足;但在眾多槍戰中,只有緝捕那石中信那一場槍戰來得最轟轟烈烈,「美 國博」林博文雖然當場被槍殺,但警方也付出了相當的代價,台中縣刑警隊長洪旭槍戰中殉職,台中市刑警隊機動組組陳坤湖單眼中彈失明,另外還有三名幹員受到 受傷。

        有 瘋狂殺手之稱的「美國博」林博文雖然年紀很輕,在黑道年資不深,可是因其性情兇殘「殺人如麻」,稍不如意即拔槍,多起中部地區多位黑道都栽在他手裡,許多 黑道人物均「聞名喪膽」,職業賭場主持人均有固定「成份」孝敬,因此,在警方剛開始實施「一清」專案掃黑行動時,首要的對象就是鎖定他及在南部赫赫有名的 「亡命三煞」之一的李慧昌。

        綽號「石頭」的石中信也是中部有名的殺手,那年三月二十日中午,綽號「阿牛仔」的彰化黑道大哥李齊家,坐計程車行經台中市五權南路、建成路口,被「石頭」夥同「小黑」戴╳裕槍擊成重傷變成「植物人」長年臥在病榻上。

        那年七月三日傍晚,綽號「老李」的彰化黑道大哥許╳立與兩名友人自中市五權路「白雪」大舞廳跳完荼舞步出時,也遭到「石頭」及「小黑」開槍狙擊,「老李」的右肋下方及右臂各被「○、三八」左轉手槍擊中,但經送台中榮總急救已無大礙。

        「老李」中槍後指出是住在大里的「石頭」及住在豐原市的「小黑」開槍狙擊他的,他說,曾告訴友人他知道「大湖派」老大廖龍輝及舞師施松男兩人中槍死亡及一名十七歲的少年中槍受傷命案是誰幹的,因此對方派人來殺他企圖滅口。

        發 生於七十二年十月二十三日深夜的台中市三民路三段「三民」鎖匙前所發生的廖龍輝被槍殺案,令黑白兩道震驚,警方偵訊查了半年多沒有一點頭緒,「老李」指稱 因他知道內情,所以對方派殺手企圖滅口,使警方感到高度興趣,追問到底是誰幹的?「老李」卻三緘其口,不願透露,「冷面殺手」劉煥榮落網後,坦承 他們 ,與「小黑」、「石頭」根本風雨馬牛不相及。

        在威權統治「白色恐怖時期」,一般民眾聽到「警備總部」莫不膽戰心驚,認為進去的不是躺著出來已是萬幸,必定是他祖上燒了好香,福大命大。但是也有例外,他也有「後門」,只要摸對了門,照樣可以大大方方進進出出了。

        彰 化黑道大哥「老李」在台中市「白雪」大舞廳前被「石頭」及「小黑」槍擊後,更令人震驚的是,兩人都因持有槍棫因涉嫌「叛亂罪」在「中警部」軍法處偵辦,二 人有何「神通」回到花花世界行樂行兇?不但引起黑、白兩道震驚,也引起各情治單位高度的重視。在六、七十年代實令人「匪夷所思」。

        那年三十四歲的「老李」是彰化市成功里人,他於六十九年五月三日在彰化市以武士刀將人砍成重傷,經彰化地方法院依殺人未隧罪判處八年徒刑,但他一直沒有到案,法院於七十二年一月五日發出通緝令。

        七十三年元月三十日晚上十時五十分,「老李」在台中市自由路「諾貝爾」酒廊內,見警員進入臨檢影響他的酒奧而心生不滿,憤而掏出左輪手槍朝天花板射擊兩槍示威,但他的運氣欠佳踢到「鐵板」,三名警員奮不顧身飛撲上前將他制伏帶回偵訊。

        六、七十年代,那時的黑道兄弟有一把美制左輪已經很罩了,警方偵訊後依規定依判亂罪嫌將他移送「中警部」偵辦,但他實在更罩,進去不久,不但八年徒刑沒有執行反而又在外面逍遙、跌破了當初冒著生命危險的逮捕他的三名警員眼鏡。

        更令黑、白兩道震驚的是,開槍打他的「小黑」那年才二十二歲,但在黑道中享有祟高的地位,七十二年六月二十一日,他開槍重創彰化車頭「大胖馬沙」後來擔任彰化市議員的黃種雄,令縱貫線的兄弟都對他刮目相看。

        七十三年三月十日上午,台中市一分局刑警詹啟三在中市中正路「仙宗」賓館將他逮捕時還從他枕頭下搜出一把美制左輪及上膛的五發子彈,並在衣櫃內搜出一件防彈衣。

        「小黑」因夥同張╳誠、邱╳經槍傷「大胖馬沙」早經警方依殺人未遂罪嫌移送地檢署,他還因逃兵也被軍方通緝,詹啟三將他逮捕後因他持有槍械,依照老規矩,依叛亂罪移送「中警部」軍法處偵辦,但萬萬沒有料到才矩矩三個多月,他又開槍傷人。

        警方對這件「同所」難友在「所外」大火併的案子極表不滿,對於「中警部」輕易「縱穿歸山」很不爽,他們抱怨早知如此,何必冒生命危險去「捉虎」呢?

        那時社會上各界人士只知道司法機關「有錢判生,無錢判死!」大開「後門」,但卻常常想不到連「中警部」這種森嚴的軍法機關,僅因「小黑」之母檢附他右肱骨折診斷書,申請「保外就醫」即獲得「恩准」,軍法機關的「後門」也不讓司法機關的「後門」專美於前。

        七十三年九月十九日「保外就醫」的「小黑」在連續槍擊彰化黑道大哥「阿牛仔」李齊家,彰化車頭「大胖馬沙」黃種雄及「老李」許╳立後,又在台南市「臨海」大舞廳的警匪槍戰中,將警員槍擊一死一傷,他自己也受傷再度被捕,回籠靜養。

         那年九月二十七日,監察院副院長黃尊秋視察台南司法業務時指出,有關單位在人犯被「保外就醫」後,應嚴加追蹤檢查,不要變成「縱虎歸山」危害社會治安,台南高分院院長羅萃儒也深表同感,羅院長指出,像李慧昌於「保外就醫」後竟成為「瘋狂殺手」,倒底是誰害了他?!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