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台灣黑道風雲   第四十五章

岳中興



七 十八年四月二日深夜,台中市中港路「中山」醫院發生的海線兄弟「海鰻」張振興、「醜李仔」陳維智、陳耀洲等人,殺警劫囚案,令舉國為之震驚,但無獨有偶的 同年十二月二日凌晨一時三十分,台中榮民總醫院又發生一起襲警劫囚案,由台中監獄戒護就醫涉嫌槍殺雲林縣議員林祺棟的槍擊要犯江欽良,被同夥將戒護人員施 演森電昏後劫走,這起襲警劫囚案再度令各界為之震駭。

因患嚴重的「腎臟症候群」在台中榮總就醫已長達一個多月,那年才二十三歲的槍擊要犯江欽良,於凌晨由戒護人員施演森陪同步出病房散步時,一出電梯門即被人擊昏,江欽良迅即被同黨劫走,直到凌晨二時許某甦醒後,才向醫院報告人犯已被劫走。

事發後台中監獄表示,江欽良向施演森佯稱他朋友在榮總急診室車禍急救,要求施某陪同由九十一房二床前往急診室探視,誰料,步出電梯即被歹徒所乘,連對方幾個人也沒看清楚。

據 同樓的患者及醫護人員表示,戒護就醫的槍擊要犯江欽良因殺人被判處重刑確定,他涉嫌在雲林縣崙背鄉槍殺當選不久的縣議員林祺棟尚在上訴中,江某在戒護就醫 時頗受「禮遇」,每天晚上都由戒護人員陪同外出散步,因此使對方有機可乘,不幸發生襲警劫囚事件,其中是否有人為疏失?故縱人犯之嫌?警方雖全力追緝在逃 的要犯,但要犯早已鳴飛冥冥。

正當警方忙著追緝要犯時,在中部地區連黑道大亨、刑警人員也成為強盜集團眼中的「大肥羊」,繼四分局刑事組柯組長被強盜集團砍傷後,七十九年三月二十八日凌晨又發生二分局刑警葉小隊長駕駛豪華「賓士」二三0轎車返抵家門時,剛離開駕駛座突然被三名身高約170公分、年約二十多歲的年輕歹徒,分持三把制式手槍押住。

歹徒不但將他身上的財物洗劫一空,還強行開走他的豪華轎車,駕車逃逸時還回頭朝他射擊一槍示威,意圖阻止他追踪,所幸這一槍沒有擊中釀成更大不幸。這起槍案發生後,讓刑事組同事迅即參與偵辦,但歹徒早已逃逸無踪。

這位刑事葉小隊長的豪華轎車被劫並非首件案例,另外一位陳刑事組長的豪華轎車也曾遭到同一命運,這二起特殊刑案發生後,民眾莫不議論紛紛,談槍色變,連黑道大亨,刑警人員都難以自保,一般升斗小民何以自處呢?

為什麼治安惡化、黑槍如此氾濫呢?主因是刑事人員尤其是刑事主管與黑道「掛勾」造成黑道兄弟日益坐大以致尾大不掉,才是問題的主因。

據 一位出身黑道的市議員透露,刑事主管與黑道兄弟關係「親蜜」已達令人震駭的地步,他與例說,台中市刑警隊多次圍捕「末代」十大槍擊要犯排名「第八」的藍元 昌,結果都被藍元昌聞風逃脫,最後才由三分局前刑事組長陳國源率員會同刑事局幹員「瞞」著刑警隊,經過一番激烈的警匪槍戰才將藍元昌等三人逮捕。

他感慨的說,有「海線軍火庫」之稱的黑道大亨被捕那天,要不是他在高速公路上「不小心」,將顯示型呼叫器關掉,少年組組長方俊卿等人休想將他逮捕,但事隔五年後「歷史」再度重演,79年8月9日 深夜,刑事局偵三隊七組幹員接獲可靠情報,指這位海線「教父」級的大哥北上,與人約在台北市「來來」大飯店咖啡廳碰面,警方監控人員發現,在警方鎖定目標 區「出入」的,包括來自中部及北部的黑道大哥、演藝界知名人士及一名「二毛四」劉姓高階警官,至深夜十一時,圍捕人員未見目標出現,而在場的黑道大哥也紛 紛離去,才查覺事情有變化,事後追查發現,是因這名高階警官「意外」出現,原本要赴約的大亨受到警告,才不敢現身。

另外,許多資深刑警對刑事主管運用「線民」的方式也極表不滿,他們舉例說,有位刑事主管投資「馬殺雞」理髮廳,結果削了一百多萬元,他央請一位黑道兄弟出面要債,又被「黑吃黑」了,他將這位黑道兄弟收為「線民」,用破案獎金來扣錢,如此因果循環難怪治安日益惡化。

尤令許多資深刑警不滿的是,部份主管搞派系、等升官,和娛樂界、黑道大亨稱兄道弟花天酒地,卻要他們去拚命,試問有幾位願意去拚命?

他們憤懣的指出,現今刑事單位充斥著「五億雷洛」探長、「去古」、「風水」等探長,而基層瀰漫著低氣壓,有如「滿清末年」,難怪重大刑案越積越多,破案當然遙遙無期了。

警方無能,相對的黑道囂張,七十九年四月二十六日,台中市發生了一件鮮為人知的歹徒綁架現役軍人搶劫軍款的特殊重大刑案。

這起駭人聽聞的搶劫軍款案件經過是這樣的;空軍水湳基地那天下午下令水湳軍裝廠上士龍X齊及劉姓上士班長趕赴中市振興路聯勤單位領公款。

當他們領款步出聯勤收支組後,突遇二名自稱為他們「學弟」的歹徒欲搭「便車」,龍某等人不疑有他,好心的將「標緻」三0五的座車打開讓其上車,誰料,自稱「嚴x明」、「陳x誠」者上車後欲將龍、劉二人押走,後經劉班長力爭,歹徒才將龍某及軍款四十多萬元綁架逃逸。

憲警調查顯示:經目擊人指證發現歹徒預謀已久,否則在歹徒劫走軍人、軍款時,前後居然還疑似有二輛轎車尾隨,其中一輛車號「七一三-一一八X」目的可能係在把風及支援搶劫犯案。

但正當憲警單位專案小組全力追緝時,那天深夜被挾持的龍X齊 已被釋放,他透過友人向辨案人員表示;龍某在空軍基地服十年志願役,那天退伍到聯勤收支組去領四十多萬元的退伍金,可能是他在服役時欠下同事債務,因此, 當龍某領取退伍金後被期同事將其押走索債,經過雙方談判達成協議,對方始將龍某釋放,由於這起搶劫軍款案因內情頗不單純,憲警專案小組仍全力偵辦。

正當辦案人員想鬆一口氣時,二十八日凌晨零時十五分許,一名市警局霹靂小組警員王X森邀其女友張X香 至中市文昌東十二街「兒童」公園聊天時,被三名年輕男子將其包圍,其中一名男子拿開山刀架在張女左頸部質問王員是否為警察?王員因恐歹徒傷及張女趨前向對 方表示有事到旁邊談,歹徒質問其是否為警察?令王員拿出証件,經王員拒絕後,一名持開山目的歹徒持刀向王員頭部砍來,王員閃避後雖仍受傷但傷勢不重,力拚 兩名歹徒。

雙 手難敵雙刀,王員不敵負傷逃至附近的北屯派出所報案,而三名歹徒竟不放過張女,先在其肩砍殺一刀後又向其左頸部砍了一刀,欲致其於死地,張女倒地後三名歹 徒才逃離現場,張女見歹徒離去後才到「兒童」公園對面的「皇邸」飯店警衛室求救,「一一九」據報分別將二人送往「順天」及「中國」醫葯醫院急救。

據王員同事表示,張女在民生路「小林」髮廊擔任會計工作,她有一位男友正在服役,一年前,張女到青年會館(YMCA)補習英文,因而結識準備投考警官學校的王X森,兩人迅即墜入情網,是否因此種下殺機?正由警方深入調查。

偵辨這件兇殺案的五分局北屯派出所員警,漂亮出擊,於四月三十日凌晨,在「兒童」公園內,偵破一起專門持開山刀在「兒童」公園內勒索抽戀愛,由國中生組成的強盜集團,捕獲嫌犯陳X偉(十四歲,國一學生)、蕭X榮(十七歲,國三生)及賴X忠(十六歲,國二學生)三人,在警方偵訊時,主嫌陳X偉等人坦承於二十六日晚上在「兒童」公園內,持開山刀搶劫一對林姓情侶,不但搶走被害人九千多元,還將林某頭部砍殺一刀成重傷。

陳嫌等人矢口否認持開山刀圍殺霹靂小組警員王X森,警方帶張女前往指認時,因張女受驚過度,還昏倒在北屯派出所內,張女也不敢肯定是否陳X偉等人所為,僅稱看起來「很像」而已。

正 當警騎疲於奔命時,五月三日深夜,甫於二日才成立的刑警隊專案組就開張大吉傳來捷報,在中市民權路,五權路口,查獲涉及那年一月十七日深夜黑道份子林賢亮 被槍殺死亡的嫌犯「老牛」劉豐榮,並當場起出中共制「黑星」手槍一把及子彈,「老牛」為什麼要幹掉林賢亮呢?他們到底涉及什麼江湖恩怨呢?

那年元月三日深夜十時三十分,雲林地區黑道頗有名氣那年三十歲,綽號「西公呈」的吳志呈,於台中市梅亭街五五一號二樓的住處,遭兩名來訪者持「黑星」手槍射殺四槍,計背部三槍,右手臂一槍,其中二槍貫穿心臟及腹部,經送「中山」醫院急救,於十一時十分傷重死亡。

警方查出,吳志呈於七十七年一月在雲林地區開設賭場,七十八年八月一日為討賭債持開山刀砍傷債務人林X村手腳,並索回賭債五十萬元,經警方查獲後移送治安法庭,被台中地院治安法庭裁定交付感訓,他不服經向台中高分院抗告後原裁定撤銷,詎料,時隔半年卻喪命於亂槍之下。

正當警方全力緝兇時,一月二十日凌晨零時三十分許,台中市鑽石地帶自由路二段十二號「明功」大樓十二樓樓頂,驚傳黑道兄弟持槍火併案,三十一歲的逃兵通輯犯蔡國祥逃避黑道兄弟追殺躲在頂樓,被一分局繼中派出所警網「甕中捉鱉」不費吹灰之力將他逮獲,移送治安法庭偵辦。

警方查出,蔡某向黑道兄弟「阿明」花了十六萬元買了一把美制0.三八左輪手槍,蔡某因槍款沒有付清,先後共積欠「阿明」三十萬元。

那天凌晨,「阿明」率領三名黨羽駕駛「富豪」轎車追殺蔡某,蔡某駕駛租來的轎車「七一六-七0一八號」由五權路轉中華路再闖單行道轉中山路逃竄,至自由路時蔡某棄車爬上自由路二段十二號十二樓樓頂,雙方展開槍戰。

警方據報後,繼中派出所機動警網黃金樹等四人趕至現場,在頂樓發現蔡某一人躲在黑暗角落,持美制0.三八左輪手槍呈警戒狀,蔡某見被警方包圍束手就擒,警方當場查獲左輪手槍一把及子彈十八發,另外還有剛擊發的空彈殼十一發,可見當時槍戰的激烈。

辨案人員查出,蔡某自部隊逃亡後,在黑道大亨「八仔」賭場中充當保鏢,每天日支五千元,他曾於七十七年十二月底,在台中縣沙鹿鎮七賢路二十八號,向「國源」汽車租賃公司老闆蔡X隆以開設賭場為由,因借支五十萬元未還,憤而朝其辦公室玻璃開了一槍。

七十八年二月間,因其賭場老闆「八仔」在中市三民路三段「一心」市場對面巷內一家地下酒家前被五、六名黑道兄弟圍毆,蔡某憤而朝該地下酒家鐵門射擊二槍洩憤示威。

蔡X祥才剛被移送治安法庭,第二天清晨六時十五分,台中市通往大坑風景的東山路上,即發生黑道兄弟飛車追逐槍戰的驚險場面,被害人羅X堅及陳X基駕車行經東山路時,被一輛黑道兄弟駕駛的進口車追殺,在一陣密集槍聲中,二人被擊中臀部,經送台中榮總急救已無大礙。警方研判這次槍擊案於發生在二十日凌晨自由路二段十二號「明功」大樓十二樓樓頂逃兵通緝犯蔡X祥被追殺案有關,由於雙方對槍戰的經過諱負如深,令辦案人員也莫可奈何。

七十九年的元月,警方的「生意」特別好,十七日深夜,中市篤行路三三三巷五十二弄二十四號前發生一起槍擊案,在 「樹德」工專肄業輟學後在外面鬼混,半年多沒有回家的林賢亮被黑道兄弟陳德發及「老牛」劉豐榮追殺,當林某由賭場步出時被堵上,他左後背、右手背各中一槍,倒臥在血泊中,經路人報警,救護車將其送往「中山」醫院急救,延至第二天凌晨因傷重不治死亡。

這起黑道喋血案,引起警方高度的重視,很快的將兇嫌陳德發逮捕,並起出兇槍大型「三五七」型,俗稱「大榔頭」的左輪手槍一把、子彈十二發及中共制「黑星」手槍一把及子彈二發。

警方查出兇嫌陳德發的弟弟陳德X在清水、沙鹿海線一帶黑道混跡,陳德X涉嫌恐嚇勒索男子王水河、王某向清水分局刑事局報案將陳德X逮捕,雙方結下深怨。

七十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兇嫌陳德發夥同被害人林賢亮前往清水,持中共制「黑星」手槍將王水河射殺死亡,然後分頭逃逸。兩人跑路後,林賢亮懷疑陳德X勒索王水河的金錢「黑吃黑」沒有分給他,而陳德發向林賢亮索回槍殺王水河那把「兇槍」企圖滅跡,但林賢亮不還,因此引起陳德發的殺機。

陳 德發夥同「老牛」憤而持「三五七」大榔頭式左輪手槍於元月十七日深夜在台中市篤行路三三三巷五十二弄二十四號前,射中步出賭場的林賢亮左後背、右手背各一 槍,林某倒臥血泊時,陳德發再從容將林某身上的中共制黑星「兇槍」取走,林賢亮延至十八日凌晨一時許在中市「中山」醫院不治死亡。

警方先在台中市向上路一段五三七號將兇嫌陳德發逮捕,並起出「大榔頭」兇槍,而「老牛」劉豐榮延至那年五月三日深夜十時,被甫於五月二日正式成立的台中市刑警隊專案小組在中市民權路、五權路口將他逮捕,並起出中共制「黑星」手槍2把及子彈三發、劉某在警方偵訊時坦承夥同其黨羽陳德發槍殺林賢亮不諱。

警 方破案有時也靠一些運氣,運氣來了連堤防都擋不住,那年六月二十八日,非常難得的是一分局警備隊發揮團隊精神,於那天上午九時三十分,追捕持刀侵入被害人 林美娟住宅綑綁其手腳後,搶走林女的金融卡、轎車並逼問密碼後,前往中市中華路「中國國際商銀」自動提款機提款後,逃至五權路「土地銀行」前因行跡敗露遭 圍捕,當時林承烱為脫逃,逃至「俊國」大樓二樓並演出跳樓「空中飛人」的驚險鏡頭,但在警方奮勇的追捕下,仍將其捕獲。

林承烱落網後,在警方深入追查下,供出夥同林明宏共組強盜集團,其黨羽還有鄭X水、江X然、林X宏、趙X人等人,專門在各大樓、公寓內伺機入侵搶劫,作案高達二十多次。

林某並坦承七十八年九月間與趙X人等在台中市南屯區建功路二百七十巷產業道路,共同綁架被害人王伯勳不但當被害人之面搶劫其妻身上財物還強暴非禮,最後殺害後焚屍滅跡,犯下令人神共憤的案子。

那年六月底,警方幸運地偵破林承烱強盜殺人焚屍犯罪集團,但才過了一個禮拜,七月五日深夜十一時十分,台中市刑警隊偵三組經過多日埋伏,發現在中部海線一帶非常活躍的槍擊要犯「白猴」白佳燦等販賣軍火及討債成員,藏   在中市寧夏路二一六巷三號一棟公寓七樓三室內。

當警方準備攻堅時,突然由室內向警方開了一槍,警方也迅速開了七槍還擊,雙方爆開了激烈的槍戰,「白猴」白佳燦(那年二十四歲)趁亂爬窗逃逸時,不慎由七樓墜下當場血肉模糊死亡,「白猴」的慘叫聲令屋內的同夥大驚失色,紛紛棄械投降,警方當場捕獲藍X哲持有義大利制「九0」手槍一把及子彈五發,田X南持有義大利「九0」手槍一把及子彈十五發,吳X松持美制「九0」手槍一及子彈十五發,王X興持菲律賓制式手槍一把及子彈四發,田X南持有煙霧彈一個,吳X松持以色列制烏玆衝鋒槍一把及子彈十二發,其餘的是「白猴」所有義大利制「九0」手槍一把,子彈十六發,美制「三五七」大榔頭左輪手槍一把、子彈五發及拒捕時射擊的彈殼一發,美制「M九五0」衝鋒槍一把及子彈一四0發、彈筒二個、「黑星」手槍二把及子彈六發,另外還有各種子彈二九七顆,警方收獲頗豐。

但經警方深入追查,赫然又從「白猴」的同黨吳X松家追查出軍用火箭筒及燒夷彈另外還有槍械一批,黑道兄弟擁有軍用武器引起軍方辦案人員高度的關切,國防部、十軍團等軍事單位紛紛派員到台中市刑警隊觀察,鑑定這些武器的性能及追查他們如何流到黑道軍火販子的手中?

駐 防在台中縣東勢鎮化學部隊也派遣二位專家前來調查,調查結果發現那枚精巧的火箭筒是「玻璃纖維」所制,沒有什麼價值,但「白猴」所擁有的那顆「黃燐發煙 彈」燒夷彈卻引起專家的高度興趣。那位精研化學武器的軍方人士指出:這種燒夷不但有黃燐成份裡面還有碎鐵屑,當使用者拉開保險投擲出去後,爆炸點方圓十五 公尺完全在它威力範圍內,因有黃燐成份,任何物質被附著火後都會被燒毀,包括鋼骨水泥類,如果人員被燒著跳進水裡才可能僥倖逃過一劫。

而那顆燒夷彈裡面還有碎鐵屑,爆炸後熾熱的碎鐵屑會把對方炸得「千瘡百孔」,據他了解,這種燒夷彈我國陸軍根本沒有裝備使用,可能是「海龍」部等特種部隊才有這種裝備。

「白猴」等軍火販子那來的通天本領?能弄到這種威力駭人的特種武器?如果黑道兄弟用來對付治安人員,其後果令人不寒而憟!軍方辦案人員對這顆特種武器如何流出?至表關切,全力偵查其來源。

七十年代末期,真可謂我治安史上的「黑暗」時期,黑道、軍火大亨擁有烏玆衝鋒槍、燒夷彈不足為奇,連強盜集團也拿著烏玆衝鋒槍搶賓館。

七十九年八月十三日凌晨一時四十分,警方據報三名分持二把烏玆衝鋒槍的歹徒侵入台中市火車站前的建國路二00號「福福爺」賓館搶劫,管區繼中派出所員警及霹靂小組二個警網迅即趕往將整棟大樓團團圍住,逐層搜索時並沒有發現歹徒的蹤影。

據當時目擊者指稱,位於建國路二00號是一棟綜合性的商業大樓,不但無照賓館林立,其中還有許多彈子房、介紹所等營業場所,出入份子相當複雜。而位於五樓的套房原來是六樓「福福爺」賓館的一部份,後分租給別人經營,那天凌晨三名分持二把烏玆衝鋒槍的歹徒侵入搶劫時,被目擊者發現迅即向警方報案。

當筆者前往採訪時,由於五樓賓館的負責人經連夜折騰,於天亮後才入睡,對發生搶案的詳情不願多說,但消息見報後引起民眾們的大驚,紛紛談槍色變。

那 年八月十七日深夜十時許,位於台中市北平二街二十二號的「鼎輝」房屋仲介公司內,突然傳出密集槍聲,警方據報後匆匆趕到現場,發現在「苦窯」中關了多年才 甫假釋出獄的埔里黑道角頭老大二十八歲的潘雙全,手、腹中彈倒臥在血泊中,「一一九」迅即將他送往醫院急救,經開刀急救後才脫離險境。

涉嫌槍傷他的兇嫌陳X松經過半個月的策動,先將兇槍「黑星」手槍及子彈一顆繳出,人雖揚言出面投案,但警方一直等無人,海線兄弟在台中市呼風喚雨,如今連山線的兄弟也湊一腳,台中市真是熱鬧非凡。

果不其然,那年九月四日凌晨一時許,台中縣清水分局接獲可靠情報,有傷害、殺人前科海線一帶有名的槍擊要犯廖X鈞 出現在台中市中港路、漢口街一帶,清水分局刑事組來不及「通報」台中市警局即派遣四輛偵防車前來圍捕,但刑警們的行踪被廖某發現,他首先開槍朝射擊,雙方 爆發了激烈的槍戰,廖某一面射擊一方駕車逃逸,警方也在後面緊追不捨,雙方由中港路追到公益路,再轉五權路,最後在五權路、中山路口,將車輛無法繼續行駛 棄車逃逸的廖老大逮捕。

廖 老大落網時,因右腿膝蓋及左腳足踝分別中槍,辦案人員也將他送往沙鹿「童」綜合醫院急救後再偵訊。當清水分局幹員一路追捕時,不但發生槍戰也發生多起馬路 上飛車擦撞事件,台中市警方誤為黑道兄弟大火併,機動警網匆匆趕往圍捕,差一點又爆發一場「兄弟鬩牆」火併慘案,所幸警方經過前次發生的一分局西區分駐所 員警與刑警偵三組幹員圍捕要犯時,發生自相殘殺造成一死二傷的慘劇後,出勤特別小心,才沒有發生意外,但也令出勤人員捏了一把冷汗。

那年九月十一日凌晨一時許,位於台中市火車站前鑽石地帶建國路一六三號的「巧合」大飯店前,一輛急駛的BMW轎車突然急停在大門前,坐在車中的二名黑道兄弟一言不發持「九0」手槍朝大門射擊,掃射示威後再向南區急駛而去。

辨案人員趕到現場後,發現一扇玻璃大門被射穿六個洞,並找到三顆彈頭,經研判係「九0」手槍所射擊,據該飯店人員表示,上個月門就接到黑道兄弟的恐嚇電話,要找董事長紀X松,因紀董常出國,他們也不知道如何應付?

因 紀董沒有給黑道兄弟回話,引起對方極度不滿,在電話中揚言要對他們不利,還要綁架紀董的小孩。該飯店為避免黑道兄弟電話騷擾,特別將電話號碼更改,誰料, 更引起對方不滿,於上個月底朝該飯店連開七槍示威,九月初又到該飯店掃射七槍示威,先後三次等於每禮拜都來開槍掃射一次示威。

正當台中市警方在「巧合」大飯店忙著搜證時,該飯店紀董位於台中縣龍井鄉的家中也被這批黑道兄弟連開了十多槍後揚長逃逸,那天清晨六時三十分,這批黑道兄弟一不做、二不休,第三度又到紀董原持有股份的梧棲鎮「中港」證券大門口連開了五槍示威後才離去。

警方查出紀董之子紀X樹在外面因豪賭而欠下了二千多萬元的賭債,紀某找人出面協調後降為五百萬元,但其子事後卻又反悔,只願付給對方三百萬元,因此引起對方嚴重不滿,多次開槍示威,警方也查出是一位黑道大哥「阿明」涉案。

這 位大哥「阿明」不是別人,是與十大槍擊要犯「末代」排名第一的殺人王「鬼見愁」林來福一同落網的「囡仔明」陳慶明,「囡仔明」原本在海線一帶混跡,紀董的 兒子就是在他的賭場裡輸了二千多萬,林來福身旁的「軍師」「黑狗」潘旭晃等人一一遭警方剷除後,才將他吸收到身邊為貼身保鏢。

但「囡仔明」有一大弱點,就是離不開同居女友陳X婷,機詐的林來福深知接近女人為「跑路」黑道兄弟的大忌,因此曾力勸「囡仔明「斬斷情絲,唯陳慶明始終無法割捨,警方後來就是先盯上陳女後才查知林來福的下落,將兩人順利逮捕。

「囡仔明」落網後坦承,他因追索紀X樹的五百萬元賭債,第一次於八月十七日凌晨四時五十分,夥同陳X良前往位於中市建國路上的「巧合」大飯店開了七槍。九月三日清晨五時五分,兩人再持美制「九二」手槍再朝「巧合」開了七槍,紀某因係海線聞人面子問題均未報案,直到第三次紀董「關係企業」連續三次遭開槍示威後感覺事態嚴重才向警方報案。

「囡 仔明」落網後,他不但坦承了這件連續開槍示威案,也承認涉及海線角頭老大「大頭源」王欽源被槍殺棄屍案,七十八年九月間,台中市文化街林俊然住宅被開槍恐 嚇勒索案一千萬元案也是他做的。那年十二月十四日深夜,台中市一分局刑事組偵破了一起重大的擄人勒贖案,逮捕了「囡仔明」陳慶明及童文龍的同黨陳合成、陳 宗文、陳國興、蔡明成四人,另外王年興在逃,陳合成等人不願他們的老大在「苦窯」中獨熬寂寞的歲月,他們也進去同甘共苦。

那年九月中旬,陳合成等五人侵入台中縣沙鹿鎮永福巷營造商人王春成、林X嬌夫婦家中,陳合成等人將王春成夫婦押走後,強迫他們夫婦簽發四張共七十五萬元的支票後,才將兩人釋放。

十月十八日,王春成夫婦登報將那四張支票止付,因此引起陳合成的不滿,他們於十一月初持止付的支票要求王某付四十萬元現金收回,十一月十日,王某將原本要發給工人的工資三十萬元先交給陳合成等人。

十二月八日中午,王氏夫婦駕車行經台中縣市交界的中清路時,被陳合成等人押住,王某指稱陳合成不但用槍柄還用「大哥大」行動電話打他,他向其五嬸借了五萬五千元給陳某等人才第二次獲得釋放,警方將他們逮捕後,「囡仔明」集團才由海線淡出。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