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inlanyu

 

 

        曾經在書上看過一個小故事,菜市場的 雞肉販旁邊放著一個雞籠,每當有客人選了雞後,雞販就伸手進去籠裏將雞抓出來,宰殺拔毛後交給客人。籠裏的雞隻也知道當手伸進來籠裏表示 就有同伴將會喪命,所以一看到雞販的手伸進雞籠裏時,籠裏的雞隻拍撲翅膀、大聲啼叫跟四處躲避,鬧騰了好一陣子,等到抓走的雞隻的手帶著一隻待宰 的雞隻離開後,雞籠又恢復平靜,好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雞隻們又靜靜等待著下次同伴的死亡,跟下次伸進雞籠裏的手。

        當然會有人支持關中跟考試院的所謂考試跟考績法等改革,有些是被執政黨及媒體大量洗腦公務員是如何輕鬆、如何混的民眾,有些是潛在的既得利益者等等,支持理由形形色色、千奇百怪,但是反對的考生及基層公務員理由只有二個,一個是著眼於國家考試的公平性、另一個是知道會產生如何嚴重的後 果!

        但是考生跟基層公務員就像上述的故事一樣,國考生只想著只要考上再來煩惱,基層公務員阿Q式的安慰自己船到橋頭自然直、有些 是自認考績法修正後,自己不會成為受害者等。反正就跟雞籠裏的雞一樣喧鬧一陣子,等到同儕中有人犧牲,當了被抓走的雞隻,大家又繼續若無其事地過日子,公平不公平不必管,過得了今年再說。

        部份的支持所謂「改革」者認為公務員不能存著考上混到退休的心態,必須要有淘汰制度, 才能淘汰不適任的公務員,經當權者配合媒體大量宣傳的結果,搞得民眾都誤認為公務人員的永業制是沒有淘汰機制的,其實現行的公務人員相關法規中的 淘汰機制更加嚴厲,甚至於不用訂比例,只要首長有擔當,直接打丁等淘汰掉不適任公務人員就好,更不用講什麼丙等打多少比例了,只要肯執行,全打丙也可以。

        在電視上看到談話性節目,某些沒出過社會的學生跟著喊他們到戶政等地方辦理案件,公務員的態度是如何差、工作 又是如何怠惰,但從他們講的內容就知道他們根本沒到過戶政所辦過相關的證件,而是將以前老公務員惡形惡狀的形象套在現在新進公務員的頭上,以訛傳訛結果,造成大家到現在還誤認公務員全部工作都很輕鬆,還連這麼輕鬆的工作都打混跟不耐煩。

        公務員也是人類群聚的族群種類之 一,人類的組成有好有壞,公務員的組成也同樣有好有壞,其中當然也夾帶著不認真的、怠惰的、不適任的公務員。事實上而除了少數應該被檢討 工作內容的閒機關跟酬庸機關外,其他每一個機關都有其法定工作內容要完成,當機關中主管對某些特定人士有偏好或某些人背景特別雄厚等,在工作安排 勞逸不均,有人閒閒地光明正大打電動,對洽公的民眾不理不睬,大部份小基層卻在旁辛苦工作,連上廁所都要找時間,但民眾不會特別去注意其 他多數兢兢業業在工作崗位上的人,卻會放大少數那幾個被主管縱容而放肆的人(不管他是不是公務員或是約聘僱、工友)的負面印象。但是,造 成這樣勞逸不均或是有人怠工偷懶的情況,是誰應該負責任?是不是應該是負責指揮監督的主管,其至於是層層的上去的中高階主管應該負責吧?經濟情況 不好、社會大環境差,各機關的工作內容不檢討、其至於組織再造等等,有人對外面亂放話(當然不會是小基層,因為小基層記者的麥克風甚至於 不會伸到你面前),這些種政府組織亂象,當然是負責政策設計的高階文官應該扛負起責任,主管加給跟小基層可能一輩子都達不到高薪不是領假的。

        現在先就考試制度及用人取材所謂「改革」談起

        東西方的文化其實說到底是截然不同的,西方雖然也有所謂的裙帶文化跟馬屁文化,但絕對 不像東方社會這麼盛行,對進入政府體系工作,也只是把其當作工作的一種,不會趨之若鶩。放諸現在台灣的這種景氣,政府縱容財團造成勞工的待遇、福 利縮水,用假責任制剝削勞工、讓公司濫放無薪假等等亂象,造成相當相當多的人想擠進國考的窄門,國考人數屢創新高,這實在是相當可悲的現 象,但僧多粥少要如何分配?答案只有一個,就是仰賴公平的國考制度,讓所有應考的人心服口服,就跟古時候科舉制度要採取彌封、謄錄等方式 保護應試者的暱名性,讓審卷者無法去過濾考生的背景以從中舞弊。但是仍然會傳出科舉舞弊的醜聞,造成士大夫舉國嘩然,考生抬棺抗議等等情況。

        防堵外力介入國考在古代都重視到這種程度了,現在所謂的「改革」卻大開倒車,實在令人無法置信,更是荒謬到了極點,茲就所謂的改革內容一一說明如下:

        一、高考一級十職等任用

        所謂改革後的「高考」就相當於以前被人詬病、弊案連連的甲考,以前就產生因人設科考試、 送審論文抄襲、應考條件為人量身打造,錄取者大多具黨政色彩、背景雄厚者(當然也有少數憑實力錄取者,但絕對不多)種種弊端,後來在民意壓力下於 王作榮院長任內廢除。現行的高考一級仍然有舉辦,但只到九職等,而自85年建制以來,僅錄取十多人。錄取者即使九職等就已經算是空降到高 考三級錄取以降的基層到退休都幾乎無法企及的高位,何況是十職等?但在關中感嘆沒人才跟積極推動後,馬上考試院就研擬高考一級簡十任用。實務上高階文官職位大家搶破頭,薦升簡的考試甚至於直接停辦,因為考上也只是資格,沒簡任職位可供安插,若推高考一級十職等任用,考試錄取者的職位 從何而來?沒實際公務體系相關工作經驗跟資歷,難道就真能靠空降就高人一等?直接從學院出來,不了解社會現況跟相關法令及政府運作內容, 就能準確無誤地指揮監督龐大的公務體系?何況高階文官還具有制定政策的權力,沒實務經驗者,真的就比同學歷但經驗更豐的現職公職人員能力更強?這樣假設出來的結論依據何在?

        大家也知道,以關中的說法,對應考試院的設計內容,等於認為學歷就是能力,先不論學歷是否等於 能力,但學歷的取得是公平的,只要想唸書的人,都可以唸到博士學位無誤,但若以這樣的方式來考量,現在的景氣差跟失業率高情況下,不要說高考三級 了,甚至於連五等(初等)考試都有相當的碩博士生爭相應考了,上次看報導,統計的結果高考三級跟普考的錄取者就有四成以上具有碩博士學 歷,五等也有相當數量的碩博士生的錄取者,所謂的沒有人才的感嘆從何而來?不是要博士生才叫人才嘛?光是高考三級錄取可能就滿坑滿谷,待人慧眼拔擢了,刻意去辦這種引人有特權聯想、弊案連連的前例俱在考試後,空降以簡十任用又是為何?在政府機關組成份子中,高學歷者多如牛毛的情況 下,不顧民意聯想到以前的甲等特考將產生的反對聲浪,仍然包裹在所謂的「改革」大纛下,推行的高考一級簡十任用真的是為了「改革」?民眾不 諳法令、不解政府機關現況所以容易被欺瞞,現在還是以前那種碩博士生少的年代了嘛?

        二、以活化人事、多元取才為名義增加約聘僱人員比例

        現行法令,仍然有派用人員或轉任考等等可供非經國家考試公平競爭就可以進入公務體系工作的漏洞,但就看到的有人提出現況反 應,派用人員反而變成一種變相的恩蔭制(當然不是所有的派用人員都如此),而所謂的約聘僱人員呢?當然也有人是應徵面試公平錄取的,但大 多數的情況是靠著背景跟關說錄取進到公務體系的,只要關係夠好,再混也仍然可以繼續工作下去,所謂的淘汰制度的篩選標準只是看你有沒有背景而已。 有相當背景的約聘僱人員,連主管都不見得看在眼裏,遑論是其他的小基層?當然約聘僱人員也有認真工作的,但是在主管不敢得罪或刻意縱容 下,有些本來肯工作守本份的約聘僱也有相當的可能質變成機關中的毒瘤。當然不能否認還是有辛勤工作的約聘僱人員,尤其是真正面試應徵錄取的,其至於在機關中會被推一堆工作,做的比正職公務員還多,但多數有背景、靠人事關係進來的約聘僱在機關中的行徑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民眾在媒體操作下、報導出來所謂很混的公務員,有些的確是不肖的公務員無誤,但相當的數量是約聘僱人員或是工友、技工等,這些人閒在機關中,造謠聊人是非的有之、佔用公務電腦看股票、網購的有之,修指甲的、泡茶的樣樣都有。記得木蘭詩中的一句:兩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這些有背 景的人混在公務機關,無所忌憚,不管他們是工友、還是約聘僱人員,在外人的眼中都是所謂的「公務員」,民眾跟媒體根本無法區分是不是真是國家考試及格的公務人員,而別有居心配合打壓基層的媒體更加不會加以釐清,就只看到他們在公務機關中就全當他們是公務人員了。

        先講被扁維拉政府堵住的工友職缺,就有聽說有市區的大機關工友超額一百多人,想利用遇缺不補的方式消化掉這些超額的工友,但大多還是不肯到實際有缺 工友的非市區機關工作,工友、技工等享有公務人員的福利,休假、退休俸、國民旅遊卡等等樣樣不少,甚至於每年五一勞動節還多放一天,這麼 好的工作,還很多主管不敢管,有些連打掃環境都是基層公務員自己清理的。這樣的工作不要說民間找不到,連國考進來的公務員在忙得吐血之餘 仍然非常羨慕,這麼好的工作國考中有嘛?你公平拿履歷應徵得到嘛?答案如何大家心裏有數,這也是為何會被扁維拉政府給堵住的原因之一。

        現實中,即使是挽救失業率的多元就業方案人員、黎明方案人員......等等族繁不及備載的短期就業人員,有相當數量也是靠著背景應徵到的,何況是約聘僱人員? 有相當機關配約聘僱人員是實際業需求人數不足,但補上的若是偷懶打混的約聘僱人員,機關小基層更慘,上面的認為你們的人力夠了,但實際上 做的仍然是那些承辦人,主管是只要工作有人做就好,有些約聘僱背景比山還高、關係比海還深的,主管根本不太敢安排他們做事,更不用講會去 檢討工作的分配公不公平、是不是勞逸不均?

        大家都知道,沒背景在重馬屁文化跟裙帶關係的公務體系中,外人連要應徵郵局幫忙分信的 工讀生都應徵不到,承前項內容,關中及考試院的規劃是認為學歷等同能力,既然國考都可以吸引到一堆的高資低考了,所謂的沒有人才要靠這些約聘僱人 員補足?連公平參加國考筆試都錄取不了的,而需要開後門、看背景進來的約聘僱,真的是政府機關不可否缺、亟需招募進來的人才?

        有這樣的人力需求,是不是應該直接採取公平國考的方式公開招考,給他們公務人員資格,也吸收一部份的社會上的就業人口?而需要這樣錄取沒一套客觀、 公平錄取標準的約聘僱人員進到公務體系,還在說公務人員要人格測驗的新聞稿中偷偷夾帶說要給約聘僱人員陞遷、退休等等正式公務人員福利? 連正規經國家考試進來的認真公務員都不見得能陞遷了,考試院反而擔心錄取標準不一的約聘僱人員的種種福利?夾雜在「改革」的名義下,這種 大開後門的分制惡習一一捲土重來而且變本加厲,國家用人取才是這樣的考量標準嗎?這樣方式進來的會是些什麼樣的人?民眾只看到改革就以為是好 的,但所謂的改革不見得都是正面的涵義。

        三、國考增額錄取10%至15%後再淘汰10%至15%

        先前新聞程說是增額15%,新的新聞稿說是增額10%,增額後再淘汰同比例的筆試錄取者。本文中先前提到國考及以前古代科舉考試為公平性多採取暱名的種種措施, 防範開後門或是特權操作的空間,現在的國考制度是在筆試錄取後,經實務訓及基礎訓後才算真正合格,這樣的規定看起來是不是很合理?重點是 負責的主管認真執行不鄉愿的話,應該就能真正淘汰掉不適任的、存著一考上就打算混到退休的錄取者,但現行制度實行下就跟考績法一樣失靈, 但不去檢討為什麼會失靈的原因,卻以更愚蠢的方式取代叫「改革」,不管是不是別有居心、刻意操作,或是愚蠢不顧現實、不願面對現實,訂出這些考試 院的規劃的人若真是所謂關中心目中的"人才",那依足考試院規劃下進到公務體系的人是否是"人才",更值得商榷。

        這樣奇怪的國考規劃所產生的弊病如下:

        1.影響國考的公平性:
        國家考試在遊戲規則下,一試定勝負,落榜者連提出自己考試當天身 體不適、影響考場表現或是遲到不得進場都沒有辯解的餘地,筆試合格後進到實務訓或基礎訓的關卡,增額1015%代表的涵義是什麼?代表的 就是這10%或15%的人在第一關的筆試實力中就是原本的淘汰者,連第二關卡都不應該進來的,卻將之增額錄取進來後,以更有人為操作空間的實務訓或 基礎訓取代,且採取固定比例制,意味著可以無理由地以末10%或15%淘汰,而且被淘汰者申訴無門,你不可以用我在訓練中的表現優良、中規中矩來 抗辯,只要以你是末位的一定比例就可以排除掉你,你要如何申訴?而且跟你競爭的還有原來會在筆試中就應該被淘汰掉的人,如何訂出客觀的、 可量化跟可被接受、能服氣的淘汰原則?

        2.人為操作空間大:

        在一定比例淘汰下,就會產生所謂的囚徒困境,大家非贏即輸, 以現在國考的困難度而言,比之古時的科舉考試亦不遑多讓,有很多人是考了相當多年才達到門檻,不用講過程中的耗費的時間、金錢的沈澱成本 有多少?勝敗得失重要性有多大?大家稍加判斷即知。而在產生囚徒困境的情況下,要排除競爭對手的方式,以東方的社會下會如如何進行?大家也 同樣稍作判斷就可以得知結論了,光是看看教師甄試的過程就可以了解,為什麼筆試過後,同是校長或是老師們的子弟在試教或面試過後錄取比率就比其他 一般應試者高出許多?難道是校長或老師們的子弟特別具有遺傳下來教師的基因?

        囚徒理論就是在大家都不知對手的下個動作下所作出的 判斷,人性啊,說到底偷雞取巧、心存僥倖、互不信任是常態,會有多少人在那樣情況不明的環境下相信競爭者都是堂堂正正正地公平競爭?當大家都處在這樣沒一套客觀標準下的困局時,得失牽涉到參賽者多年經營、朝思暮想的目標,處在只是你是末位10%就是被淘汰者,人人都不確定結果,競 爭者會採取什麼反應?得利者會是誰?財帛動人心,而有官位的無不想陞遷,當然需要關係好,訓練時賣人情,可是無本生意,利益之大不言可 喻,到時會產生的情況就是回到以前的老路:送禮的人絡繹不絕於途、拍馬屁、套關係的奔走有權者家中真是門庭若市。具有遺傳到公務人員基因 的恐怕也不少,不要講到什麼階級複製之類的,那叫遺傳,真是好一套考試規劃。

        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算過程無瑕疵在主事者公平、公正、客觀的評斷(主事者是聖人的情況)下完成淘汰的過程,大家也仍然會質疑其公平性,國家的制度或行政行為,最好是採取最少讓人有質疑空間的方式進行較不易引發民怨,但現在卻搞出這套即使在純然公正,也可能讓人不採信的制度,又是為何?

        3.增額淘汰放在基礎訓:

        放在基礎訓的淘汰人時,在短短的一個月中,大家密集上課考試,據考試成績及生活表現來淘汰10%的人?那請問國家考試要錄取的人才是只要具有速記能力的人嘛?若將技術類及行政類合在一起評比,再綜合基礎訓上課的內容,行政類大大勝過技術類錄取者,因為考試科目本來就相關了,立足點本 來就不甚公平,而基礎訓的內容若這麼重要,直接將之列入技術類國考考科即可,而行政類考生何必在基礎訓中重考一遍?若將技術、行政類分開 評比,一來國家要在這方面耗費多少資源先不論,有些技術類每年的錄取者只有一二人,增額10%是要如何計算?實務上增額錄取的人數一定遠超過 10%,實務上有必要搞成這樣嘛?何況是加上恍惚模糊的什麼人格測驗、品格成績之類的,人為可操作的空間有多大?而短短一個月就可以看出人品、道德?主事者兼看相算命還比較快!

        4.增額淘汰放在實務訓:

        競爭者分散在不同的機關,工作內容不一、每個主管評分 的標準不一,到時綜合起來評判最後10%是淘汰者?會不會出現主管們聯合起來大家決定出幾個犧牲者的潛規則?若出現這樣的潛規則,公平性 在那裏?現行考績失靈的原因就出在主管身上,連國考真正的關卡也給這些主管決定?而有些地方機關的中階主管本身是軍人、警察轉任的,以前的軍人跟警 察操守跟行事作風如何?而這些主管本身受到的法律訓練就不足了,行政能力、工作態度如何待過地方機關的公務員也都知道,公平的國家考試在這一關部 份就讓這些人決定?重點中的重點是固定比例真正涵義中的「無因性」,岳飛冤死在莫須有的罪名,有權者最好用的就是「莫須有」,以前實務訓 不及格,主管可不能平白無故地打人不及格,機關中其他人在看,還在闡述不合格的原因讓信服,真正不適任的話,大家也心服口服,但固定比例 後根本不需要這個受訓者做得爛,只要套上是末位10%即可,上述的囚徒困境在這裏也可以套用。

        現行制度下本來就可以解決的問題, 而且舊有制度本來就相當完善,是執行的人出了問題,相當多的不適任或是偷懶的公務員就是主管寵出來的,考績制度失靈就是問題主要出在主管 身上,用舊的這批人,放給他們更大的權力跟更大動手腳的空間,連國考最後一關都交給他們決定?想想就足以讓了解公務體系的人不寒而慄了。還是考試 院認為只要高立「改革」的大纛,主管們就深受感召,考績法公正了、國考也公平了,服了這帖老虎湯,文官體系氣象就煥然一新?吃撒尿牛丸還比較快,不只又高又壯,連考試也可以考一百分了。

        5.對國考錄取者的職業保障:

        有相當數量的國考錄取者是半工半讀的,主要也是家中的經濟因素使然,不然人人都想要全職準備國考,畢竟國考的門檻之高,眾人皆知,而在身兼工作養家活口卻能抽空考上的國 考生,本身上有過相當的工作經驗跟社會資歷,考上國考也證明他們的才智跟安排時間的能力,國家的行政人才照理來講是不是應該選擇跟社會不脫節的 人?但是在增額後淘汰的情況下,沒背景、家境清寒的首先要面臨的是:要不要辭掉工作賭這一把?從業界吸納優秀人才不是關中說要給高階公務 員提高福利的原因之一嗎?在這個關卡卻形成業界優秀人才進入公務體系的困難抉擇,即使是全職考生,筆試錄取後再依比例淘汰的落差有多大?何況還是沒具體原因只以比例兼無暱名性的淘汰制度下被淘汰掉的人?

        以上種種問題,都是國考制度所謂的「改革」會產生的弊病,國考用人取才應注重的是公平性,國家文官職位,就是國之名器,豈可私相授受?國考防弊的制度設計也奠基於此項原則而來,以目的公務人 員待遇,考上公務員後起碼養活自己沒問題,在社會薪資縮水的情況下竟然被認為是中產階級了(跟學理上的中產階級還是有一定落差),原先可以透過公平 的國考,讓貧寒家的子弟可以有管道晉身中產階級養家活口,照考試院的所謂改革實行下去後,連國家工作的職位也可法制性地由不公平的競爭方式取得, 社會階級停止流動,貧者益貧,連公務員也搞階級複製,人民何去何從?以前防堵掉的闕口,現在大開倒車,還宣稱這是「改革」?是非價值在媒 體跟政府的合力操弄下已經混淆不清了,一團混沌中,卻有人趁亂強力地將國家的文官考試公平性,往萬劫不復的懸崖推落,這真是人民要的結果嗎?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過的人
  • 深受啟發
    好文章!!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