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台灣黑道風雲   第四十章

   

岳中興

        黑道兄弟在風月場所經常被員警「修理」,員警「修理」時往往都會手下留情,主因是怕曝光。可是當員警反過來落在他們手裡,則後果不敢想像。

        七十八年是選舉熱季年,台中市在選舉年發生了多件員警被黑道兄弟殺傷案,那年元月十二日深夜,即發生一起刑警于乃述左手遭「天道盟」份子持開山刀砍斷四根指頭,兇嫌李炳烈也被刑警反擊開槍打傷的格鬥案。

        十二日深夜,刑警隊偵三組接到可靠情報,有「天道盟」兄弟聚集在中市鬧區自由路二段七十二號四樓的「克拉克」卡拉OK內準備械鬥,刑警于乃述,蔡泰炎、黃志聰前往查證後,將該卡拉OK主任張明輝帶回警局偵訊,但當他們押解張明輝下樓後,其同夥李炳烈、王╳清、丁建武及綽號「阿良」、「阿德」等人,分別持開山刀、短刀隨後衝出,李炳烈用開山刀朝一百多公斤身材「巨無霸」的 于乃述揮砍, 乃乃述情急之下以左手遮擋,被迎面砍斷四根指頭,于乃述開槍反擊射擊四發,擊中李炳烈的腹部,蔡泰炎及黃志聰也拔槍反擊,一時槍聲大作,雖時值深夜,因該處風化場所密集,人潮未退,五名滋事者趁機逃逸。

        蔡、黃二員迅將斷指的于乃述護送至沙漉「童綜合醫院」急救,案發半小時後,警方也在「澄清」醫院查獲槍傷逃逸的李炳烈及十七歲少年王╳清,二人。

        在警方偵訊時,張明輝坦承八日清晨六時許,他率「克拉克」服務生王╳清、丁建成、楊夢、「阿生」、「阿方」、「阿汌」夥同保鏢沈春雄、方建貴等十人,分持瓦斯槍、開山刀,帶釘鐵棍至自由路「貝多芬」大樓地下室「皇冠」遊藝場,借口遊樂器故障,砸毀該店並殺傷服務生陳祖慰及不詳姓名客人,事後還揚言要開槍施以顏色。

        斷指的于乃述經顯微接合手術後已痊癒,但受傷後已大不如前,默然離開刑警崗位,直到八十四年底才重回刑事單位。

        在黑道中,許多兄弟以狠出名,但在強盜集團中,有些狠勁連黑道兄弟都為之失色,其中代表性的人物首推策劃台中市「中山」醫院殺警劫囚案的主犯「大目仔」蔡╳錡,他於七十八年五月五日落網時,不但清水、沙漉海線一帶百姓燃放鞭炮慶祝,連許多被他槍劫的黑道「大哥」及兄弟也額手稱慶。

        綽號「大目仔」的蔡╳錡自從部隊逃亡後,即加入王╳保強盜集團,他不但經常假扮警察攔車盤查高級轎車伺機槍劫財物外,還利用黑道大哥級老大疏於防範及事後羞於報案的心理跟蹤搶劫。

        據保守估計:至少有十多名黑道大亨栽在他的手裡,不但「滿天星」勞力士鑽錶被搶還有人被殺傷,連赫赫有名的「幽冥」教主夫婦都被他們搶去了二百多萬元。

        「大目仔」崛起後,不但台中市刑警隊偵二組全部投入追緝他,連黑道大享也發出「武林帖」追殺他,但經半年的追緝毫無所獲,但自那年四月二十日偵二組捕獲逃兵通緝犯「燒破」李╳中後,才掌握住他的行蹤。

        辦案人員感慨的說,那年初冬防期間,「大目仔」還是持開山刀以租車代步,短短幾個月已進步到開進口豪華轎車持烏茲衝鋒槍橫行,變化令人咋舌。

        每逢選舉熱季,由於警察的角色,定位不夠中立,常常成為候選人造勢的「工具」,那年台中市先發生刑警隊李巡佐在電玩店被歹徒殺傷的案件十二月八日又發生四名歹徒公然分持長、短槍向警一分局「叫陣」的案件,而才過幾天又發生四分局刑事組長柯╳郎夜晚在五期重劃區內辦案時,被五名強盜集團份子誤認為「肥羊」,分持三把開山刀挾持,經過一番激烈的格鬥,柯組長頭、手被砍傷,兇手逃逸的驚人案件,歹徒公然向  「公權力」挑戰令治安面臨重大的考驗。

        四分局刑事組長柯╳郎那天在家中吃完晚飯後,返回刑事組批閱公文,直到晚上八時三十分再外出查案。

        當柯組長騎機車到五期重劃區內大墩路一處公用電話亭,準備打電話聯絡「關係人」時,突然有一輛車先用膠布貼起車牌的福特「天王星」轎車,跟蹤他的旁邊。

        轎 車內共有五名歹徒,其中四名跳下車,三名分持開山刀架在柯組長的脖子上,不由分說欲強押他上車,主因是歹徒見柯組長一付忠厚老誠相,根本看不出是刑警,再 加上他打電話時,手錶金光閃閃,誤為是「肥羊」,其實是他們看走眼,手錶是金色沒錯,但價值只是一、二千塊錢的普通貨。

        好個柯組長雖未佩槍外出臨危不亂,與四名歹徒展開激烈的博鬥,但雙拳難敵四手,在格鬥中被歹徒砍中後腦及左手,歹徒也負傷逃逸。

        柯組長雖已五十多歲,當時血流如注,仍負痛前往「中山」醫院求救,經縫了十多針後,傷勢才逐漸康復,他非常後悔,外出查案時沒有佩槍,才讓歹徒有可乘之機。

        柯組長為人豪爽個性剛直,不善於「做官」,升遷都沒有他的份,本案發生後,他不願讓家人和同事擔憂,僅稱車禍受傷住院療養,比起另外陳、葉刑事警官駕駛「賓士」轎車連警察服務証被搶也不敢「吭」聲,令人為之起敬。

        就在柯組長住院的同時,十二月十一日下午三時四十四分,位於中市五權路一八二號三樓,「白雪」大舞廳的「富山」證券行的電視牆突然發生大火。

        消防隊據報後派出各型消防車十二輛、警消二十一名,義消五十多人趕到現場搶救,大火燒到四時零一分即被控制,三樓所裝的電視牆付之一炬,所幸無人傷亡。

        失火的這家「富山」證券是那次競選立委失敗,前省議員廖朝錩與友人集資開設的,據該證券行高級人員向外宣稱因電線短路引起大火,但據前往槍救的電力公司工程人員測試後,發現根本不是電線走火所造成,是否經人為縱火?由警方深入偵查。

        據 刑事警官指稱,當時由於股市發燒,各證卷行日進斗金,因此引起黑道兄弟眼紅,揚言分一杯羹,但有多家證券商自恃有地方派係支持,政、警關係良好,不理黑道 兄弟之要求,引起黑道兄弟嚴重不滿,揚言在那年年底三項公職人員選舉後,採取「火燒羅浮宮」模式,給證券商一些「顏色」看看,那次「富山」證券大火,是否 黑道兄弟採取報復?警方雖深入偵查,但證據難求,使真相陷入五里霧中。

        七 十八年及七十九年間,因十大槍擊要犯排名第一的「鬼見愁」林來福,後來聲名如日中天的「黑牛」黃鴻寓及排名第七的藍元昌等要犯,經常在中部地區出狀況,令 警方頭大萬分,警方為逮捕他們投下了不少的心血,刑警隊各外勤組得常準備著防彈衣,盾牌、安全頭盔及衝鋒槍,隨時隨地與這些要犯們一決雌雄。

        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在多次圍捕失敗後,刑事局偵一隊和台中市三分局刑事組幹員於七十八年七月初,接獲可靠情報,指藍元昌的一位親密女友黃麗玲在台中市一家豪華酒廊上班。

        警方專案小組人員經過多日跟蹤,於七月底查出由黃女出面在台中市四期重劃區大興街一七四巷六號,租下一棟三層樓獨門獨院的豪華別墅。

        八月九日下午一時許,刑事局偵一隊長梁建銘、三分局刑事組長陳國源率刑警隊少年組及霹靂小組幹員荷槍實彈將這棟豪華別墅團團圍住。

        一 時三十分,當警方人員破壞鐵門準備進入時,突然由屋內射出二槍,警方攻堅人員也持烏茲衝鋒槍還擊,躲在屋內的藍元昌、另外兩名槍擊要犯「臭嘴發」張重發、 「小鹿仔」許世樂三人也持烏滋衝鋒槍還擊,一時槍聲大作,雙方互射了六十多發,在一陣激烈的槍戰後,戰況轉入沈寂,其間僅許世樂前額被跳彈擦傷,警方則無 人負傷。

        在雙方僵持中,台中市刑警隊長劉柏良用電話勸導藍元昌等人投降,藍元昌表示希望警方通知他的胞弟原來在台中市刑警隊偵七組擔任刑警,後因「避嫌」調到台北「保一」總隊擔任小隊長的藍╳仲南下,而張重發也要求警方通知他住在台中縣大里市大新村的舅舅陳╳光趕到現場,警方為避免造成流血事件,依照二人的要求通知其親人趕到現場,警方為掌握全盤情況,特別在警匪槍戰現場隔壁 大興街一七二巷三號成立臨時指揮部,嚴密監視藍元昌等人的一舉一動。

        這起白晝圍捕槍擊要犯的槍戰,消息迅即傳開,警方雖在四周封鎖,但擋不住喜好看熱鬧的民眾,各大傳播媒體也派出大批人員到現場採訪,使現場充滿了一股詭異的氣氛。

        在僵持中,八名武裝的霹靂小組幹員,持烏滋衝鋒槍、「六五」式步槍、震撼彈、催淚彈,等候由刑事局翁姓女警持獵槍射擊,引爆門口的炸葯後展開第二波的攻堅行動。

        時間在緊張中一分一秒的過去,那天下午五時四十分,「臭嘴發」張重發的舅舅陳╳光和他的阿姨二人趕到槍戰現場,陳╳光迅即在臨時指揮部和張重發通話,要求他們棄械投降,但遭到藍元昌拒絕,表示一定要等到藍╳仲趕到現場才行。

        天色慢慢地在暗,在場的員警擔心天黑後圍捕更加困難,情緒顯得焦燥,六時十分時,警車開道下,由刑事局長莊亨岱陪同藍╳仲趕到現場,圍觀的民眾發出此起彼落的噓聲,對著莊局長大吼:這個時候還做什麼「秀」?不要穿西裝!

        先經過通話後,藍╳仲進入屋內勸導三人投降,過了十來分鐘,六時三十分,三名要犯先將一把「四五」式、一把「九○」式和一把「白朗寧」共三把槍及四個彈匣從樓上丟下樓,包圍的警方人員檢起這些槍彈後,才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在六個多小時的僵持中,三名殺手為解開心頭的焦燥與不安的情緒,喝了大量的酒,每個人都呈極度亢奮狀的半醉狀態,他們雖然將一顆手榴彈、一把烏茲衝鋒槍、一把威力強大的「三七五」式大號左輪槍及中共制「紅星」白朗寧手槍及大批彈葯提袋交給藍╳仲,要求讓藍元昌女友黃麗玲先離去後,三人各持一把槍一顆子彈,揚言在警方「失信」格殺前,他們先自殺,警方再三保證後他們棄械打赤膊穿內褲向警方投降。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