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大愛,不能合理化一切     新新聞 2009-01-21


        宗教團體當然希望運用各種管道來教化眾生,但是若侵入國民教育體系來影響思想人格還在發展中的學童並非好事,國民教育體系不應該成為某個宗派思想的宣教所。

        這兩年來,街頭巷尾到處可以看到貼著證嚴法師的語錄。證嚴上人,身體力行,成就人間佛教,感動人心,也激勵了許多人願意擔任志工,為社會付出更多愛心,證嚴上人對台灣民間社會的自律有非常大的貢獻。

        證嚴法師偉大之處,在於她的實踐力,在平凡平實中體現一個宗教家的偉大。法師的語錄,有很多像「小故事大道理」,但也不可否認,有不少語錄後面的邏輯是可以討論的,甚至有些流於陳腔濫調。例如:「人生最大的成就,是從失敗中站起來」,這是很難去否定的一句話,但就像許多形式對仗很好的格言一樣,其實沒有太多啟迪人心之處。

        人民有宗教的自由,可以自由地選擇他們的心靈導師。但是,如果這樣的宗教導師,透過系統性的運作,深入社會各種組織,而成為你不能去質疑、辯論的對象,這就成為自由社會一個警訊。

        在台灣許多中小學,有大愛媽媽來幫忙照顧學童,學校中也貼滿了證嚴法師的語錄。我相信大愛媽媽們是基於大愛而到學校擔任志工,我也相信,學校會把證嚴上人的語錄貼在學校,為希望學生們學到上人的智慧。不過,就一個教育機構而言,宗教團體這麼深地介入實在令人擔憂。

        教育是啟蒙不是信仰,教育是在培養學生思辨能力,而非給學生信仰。我很難想像,當這些大愛媽媽、當這些上人格言語錄在學校中傳播一派的宗教思想時,老師們可能去質疑這些思想嗎?學生們有能力去挑戰這些語錄格言嗎?這種教育和當年威權政府四維八德、新生活運動與青年守則的教育,本質上有不同嗎?

        宗教團體當然希望運用各種管道來教化眾生,但是若侵入國民教育體系來影響思想人格還在發展中的學童並非好事。佛教的哲思,並不一定是其他宗教思想認同的,更何況,人間佛學也祇是佛教中的一派。如果宗教團體自己興學傳播思想,外人無法質疑;但是國民教育體系不應該成為某個宗派思想的宣教所。

        近年來,常聽聞到像慈濟這些重要的宗教團體,以大愛之名,要求政府在都市設計方面放寬他們想要興建的各種工程建築。他們認為以大愛之名,可以不受一些世俗法令限制,當面臨都計委員的質疑時,總是以一種難以挑戰的宗教道德高度來回應。

        多年來,我一直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一九九八年華航大園空難事件,這場空難也讓台灣失去一位優秀的央行總裁。空難發生之後,慈濟義工們立刻到現場,幫忙撿拾散落滿地的屍骨殘骸。這些義工們這種精神真是體現出地藏王菩薩渡盡眾生的宏願。

        不過,我多年來一直難以理解:為什麼這些沒有司法權限的志工,可以在檢察官還未調查事故現場時,就在第一時間清理現場--他們不是在破壞司法證據嗎?

         宗教的大愛不能合理化一切,在面臨世俗的法律制度時,它並沒有特權;在介入教育體系時,它更要有分寸。我們期待台灣的下一代是在自由思辨中成長,而非背負著宗教教誨長大。



全站熱搜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