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蘭殘害了多少蒼生學子,你知道嗎?這種爛英文水準,偏偏不知道要停手,還得意洋洋地說她每天可以翻譯接近1萬字!我認識以前出她書的一 位責任編輯,罵她罵得半死,文筆不通,錯誤一堆,還不肯讓編輯替她順稿。英文破得可以了,你認為她做的研究有多少是沒問題的?偏偏佔了報 屁股一角,儼然社會良知,教育權威,真是讓人吐血。


http://stsweb.ym.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briansex

書名:腦內乾坤
譯者: 洪蘭
出版資料:台北,遠流,2000
原書名: Brain Sex
原書作者:Anne Moir等
評譯者:震澤

最近我在中央副刊寫了篇專欄,評論了《腦內乾坤》這本 書(1)。原因是這本有十七年歷史的老書(原著於1989年出版),在台問市五年多之後,居然於今年初再版了。我在遠流網站上讀了譯者洪蘭教授為新版寫的 譯序(2),序中一開始說「科普書在台灣能再版算是大事,表示這本書所帶來的知識是有民意基礎,符合民眾需求的。」最後又說「這本書值得再版,因為它讓我 們以正確的態度去看待性別差異。」

我記得當年道還曾經評過這本書,上網google一番,果然網上還看得到(3)。我從書架上把該書取出,發現書上有不少當年畫的問號;由 於在台時手頭沒有原文書,也就不了了之。這會兒倒不禁手癢起來,想看看這本書是否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於是到圖書館借來了原文書,與譯本對照看將起來。一看 之下,發現原先作記號處,譯文確實都大有問題。我針對該書內容寫了該篇專欄,由於中副專欄的篇幅有限,不可能以中英對照方式作長篇的比對,因此借翻譯坊一 角,指出一些該書譯文的缺失,也為個人的批評留下證據。

首先要說明的是,我手上的《腦內乾坤》是2000年9月1日的第一版,不是新版。但從洪教授的序看來,新版似乎並未經過她的改譯。如果新 版與舊版有所不同,還請國內朋友幫忙指出。

在進入正文之前,對於洪教授的新版譯序,還有一點可說。序中提到了去年初哈佛校長的演講風波,摘要如下:

今年(二○○五年)一月,哈佛校長桑默士(Larry Sammers)作了一場演講,談到哈佛享有永久教書權(tenured)教授中男女比例的差異,他認為女教授比男教授少的原因是:(1)女生不像男生願 意為高權力的職務犧牲;(2)男生對高階的科學比較有天生的性向;(3)過去女生受歧視,不被鼓勵去念科學。他這場演講引起軒然大波,最後導至他辭職下 台。這個事件更引起很多人對男女性別在大腦功能上的興趣,大家好奇的是男女究竟有沒有IQ上和性向上的差別?桑默士下台是無辜的呢?還是罪有應得?

這段話裡有兩個主要的錯誤,首先哈佛校長的全名是Lawrence H. Summers,不是Larry Sammers;再來,他也沒有因此事件下台。這兩個錯誤可以當作一個指標,也就是洪教授經常「疏於查證、忙中有錯」。至於哈佛校長在那回演講中到底說了 什麼,有興趣的人可以上網閱讀全文(4),與新聞報導頗有距離。

〈作者序〉(2,這部分無頁碼,不過網上有全文)

洪譯:要說他們的態度、技巧或行為都相同,那是把一個社會建立在生物學和科學的謊言上。 原文:To maintain that they are the same in aptitude, skill or behaviour is to build a society based on a biological and scientific lie. 譯評:aptitude是「性向」非「態度」,「一個」是贅詞。要說以心理學為專業的洪教授不知道aptitude這個字,是不可能的;該書後頭再出現這 個字時,她又譯對了,只能說是看走眼,把aptitude看成attitude。

洪譯:至少我們現在對這種外行話:「為什麼女人不能多像男人一點?」有了很好的答案。 原文:At last there is an answer to the exasperated lament ‘Why can't a woman be more like a man?’ 譯評:道還曾經指出洪教授譯錯lament(悲嘆)這個字,在這裡還是錯的,顯然洪教授不喜歡查字典。At last是「終於」、「總算」,不是「至少」;答案也沒有「很好」。整句話是說「對於『女人為什麼不能多像男人一點?』這個讓人惱怒的喟嘆,終於有了個答 案。」

洪譯:但是,接下來你將會發現,光是荷爾蒙是不夠的,造成我們的不同除了荷爾蒙以外,還有一開始就已經設定不同的男女性的大腦,腦與荷爾 蒙的交互作用造成了我們今天的相異。 原文:But, as we will discover, hormones alone do not provide the whole answer; what makes the difference is the interplay between those hormones and the male or female brains, pre-wired specifically to react with them. 譯評:這一段譯得不怎麼通,應該是「但我們將發現,荷爾蒙本身並不能解釋一切;真正造成差異的,是這些荷爾蒙與男女大腦之間的互動。同時,男女雙方的腦部 線路都已經接好,專門針對這些荷爾蒙起反應。」

洪譯:有些研究者很坦白的表示對他們研究不被重視感到不滿。有些研究成果如果不是被壓下來了,就是被束諸高閣,因為這些發現可能對社會造 成震撼。 原文:Some researchers have been frankly dismayed at what they have discovered. Some of their findings have been, if not suppressed, at least quietly shelved because of their potential social impact. 譯評:這一句大錯,應該是「有些研究者對於自己的發現,明顯感到沮喪。由於這些發現可能對社會造成衝擊,就算沒有全盤被壓下不發表,至少有一部分給悄悄地 束之高閣。」

洪譯:但是真相還是應該被公布出來,不應該為了社會的穩定,硬是把真相攔下不讓女人知道。誠實,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是最好的策略。 原文:But it is usually better to act on the basis of what is true, rather than to maintain, with the best will in the world, that what is true has no right to be so. 譯評:.這一句譯文與原文有差距。應該是「凡事根據事實真相去做,總是比較好;而不能因為心懷善意,而主張事實真相不該如此。」

洪譯:女性應該把她們的長處發揮出來,而不是浪費精力去追求自己的男性化。 原文:Women should contribute their specific female gifts rather than waste their energies in the pursuit of a sort of surrogate masculinity. 譯評:surrogate是「代理的」,好比surrogate mother是「代理孕母」;在此surrogate masculinity不是「自己的男性化」,而是「替代的男性特質」。

洪譯:現在我們應該拋棄男性和女性是同樣平等創造的觀念了。 原文:We could then build our lives on the twin pillars of our distinct sexual identities. 譯評:這一句全錯,原文既沒有「拋棄」,也沒有「平等創造」,twin pillar完全不見了。這句話是說:「我們可以在人類獨特的兩性身分這一對支柱上,安身立命。」 洪譯:了解男性哪裡強壯、哪裡弱和女性正好哪裡強、哪裡弱,是一段兩性關係快樂的開始。 原文:Understanding that men are strong and weak in areas where women are weak and strong could be, in the boardroom and the bedroom, the beginning of wisdom and the start of a happier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exes. 譯評:這一段譯文有省略也有贅詞,「無論是在會議室還是臥房,了解男女強弱互異之處,將會是智慧的起源,兩性更幸福關係的開始。」

正文
p. 6, l. 3-4
洪譯:在一九五○年代,魏克斯勒發現三十幾個測驗有區辨力都是某一個性別做得較好,另一個性別較差,「區辨力」(discriminated)就 明白的表示了測驗本身是不同性別有不同成功率的主要原因。
原文:In the 1950s, Dr. D. Wechsler found that over thirty tests “discriminated” in favour of one or the other sex. The very use of the word suggests that the tests themselves were somehow to blame for the fact that different sexes achieved different success rates.
譯評:這段譯文錯得相當離譜,discriminated在此是「歧視」而非「區辨力」。這句話是說:「一九五○年代,魏克斯勒發現超過三十種智 力測驗都有『性別歧視』。他使用「歧視」一詞,代表的意思是:兩性的表現之所以會有差異,測驗本身才是罪魁禍首。」

p. 8, l. 1-4
洪譯:假如我說男的比女的高,即是說在一個擠滿人的房間中,放眼望去,這就是你所看到的。(譯本分段) 當然,有些女人會比男人高,最高的女人也有可能比最高的男人還高,但是,就統計上來說,男人有百分之七是比較高的,而且全世界最高的人是男性(在房間中就 不一定,但是就全世界來說,這是一定的)。
原文:In the same way, we might say that men and are taller than women. Look across any crowded room and this will be obvious. Of course some women will taller than some men, and tallest woman may possibly be taller than the tallest man. But statistically men are on average 7 percent taller, and the tallest person in the world, rather than in the room, is certainly a man.
譯評:這段話並不難了解,但譯文有多處錯誤(以「男人有百分之七是比較高的」最離譜),尤其在不該分段處分段,造成邏輯不通;最後才又畫蛇添足, 以括號說明。其實原文前三句談的都是在一個房間裡可能出現的情況,最後一句才是兩性身高的全面情形。我的譯文是:「同理,我們可以說,男性要比女性高。你 從任何擠滿了人的房間放眼望去,都可以證實這一點。當然啦,有些女性會高過某些男性,甚至某個房間裡最高的人,還可能是女的。但統計上,男性平均要比女性 高出七個百分點;同時,全世界(而非某個房間裡)最高的人,絕對是男性。」(附註:七個百分點的算法是:男性平均身高168公分減去女性平均身高157公 分,再除以女性平均身高。)

p.8, l. 5
洪譯:性別差異在統計上的變異性比高度上來得大得多,
原文:The statistical variations in sex differences which we will explore, in skills, aptitudes, or abilities, are much greater than they are in relation to height;
譯評:這一句緊接著上一段,height指的是「身高」,而非「高度上」,中間還有好些省略。這句話是說:「接下來要探討兩性在做事技巧、性向或 能力上頭的差異,在統計上可是要比兩性身高的差異,變化更大。」

p. 20, l. 7-8
洪譯:傳導荷爾蒙這個化學訊息的神經通路也不一樣,不同的神經通道把荷爾蒙送到不同的地方。
原文:different pathways which the chemical messengers of the hormones take to reach different destinations in the brain
譯評:這一句話,需要一點神經及內分泌學的知識,才好了解;洪教授用了兩句話反覆解釋,都沒有抓住重點。性荷爾蒙這種小型脂溶性激素,可以到達腦 中各處,不需要神經通道的幫忙;重點在於兩性大腦的接線不同,可將性荷爾蒙的訊息以不同方式傳遞(不是荷爾蒙本身)。這句話的意思是:「荷爾蒙這種化學信 使,也經由不同的神經通路,作用在兩性腦中不同的部位。」

p. 24, l. 8-12
洪譯:醫生後來發現她的腎上腺不正常(adrenogenital syndrome),會使過多的激素分泌出來,這個激素跟男性荷爾蒙有關係,所以當珍還在她母親的子宮時,她的大腦就已經接受了很多。(譯本在此分段) 這種情況通常會是男性的外在性器官發育不全,也會使這個孩子有一套正常的女性生殖器官,
原文:While the doctors were sorting out her problems as a baby, they discovered that she (Jane) had an abnormality in the adrenal glands of her kidneys. This so-called adrenogenital syndrome resulted in the secretion of a substance much akin to male hormone while she was in her mother’s womb. This condition often results in the formation of underdeveloped male sexual external genitalia, along with a normal set of internal, female, reproductive apparatus.

譯評:這段譯文除了在不該分段處分段外,還有個大錯。這整段文字都在談珍這位女孩,而譯文分段後的兩句話,好像在說不相關的人一樣。這裡 還顯示出原作者的偏見;腎上腺性生殖器症候群(adrenogenital syndrome)的女性患者,並不都像作者所說有個男性的大腦,一輩子都變不回女性;這些人小時候或許男性化多一些(tomboyish),長大後仍可 能是正常的女性、妻子及母親。這段話的譯文是:「當醫生抽絲剝繭,想找出珍從出生起就有的毛病時,發現她的腎上腺不正常,屬於腎上腺性生殖器症候群 (adrenogenital syndrome)患者。當珍還在母親子宮裡時,她的腎上腺就分泌了大量屬於男性荷爾蒙類的物質。這種毛病通常會造成女嬰長出發育不全的男性外生殖器,同 時卻擁有一套正常的女性內生殖器官。」

p. 37, l. 9-10
洪譯:我們對某一件事比較在行,做起來得心應手,對另一件事做起來卻笨手笨腳,老是出錯,主要是在於我們大腦有多少區域是撥來做這件事的,這跟大 腦及中還是分散的組織方式無關。
原文:What makes us better at one thing or another seems to be the degree to which a particular area of the brain is specifically devoted to a particular activity—whether it is focused or diffuse.
譯評:在這一句話之前,有一整段原文漏譯。這一句前面添油加醬,中間不精確,最後則意思完全相反。原意是:「我們對某些事情是否在行,似乎與腦中 特定部位專門用來從事某些活動的程度有關;那也就是說,與我們的腦屬於集中還是分散的組織方式有關。」

p. 45, l. 12-13
洪譯:男性分數在○分以下,女性分數在一百分以上,則表示其大腦的線路裝配比異性的還不同,然而不同也有它的吸引力。
原文:Male scores below 0 and female scores above 100 point to a very different “wired” brain than that of the opposite sex…yet differences also attracts.
譯評:這段話位於書中所附的「大腦性別測驗」後頭;類似的測驗,網上還有許多。英國廣播公司去年又推出了一系列以「兩性的秘密」(Secrets of the Sexes)為題的電視節目(5),其中第一集仍以「腦中乾坤」(Brainsex)為標題,看來這個題目確實有吸引人之處。該網站有個「性別身分證測 驗」(Sex ID test,6),是我做過最詳盡的測驗,大家不妨一試。但問題仍在於:什麼是百分之百的男性或女性大腦,由誰來定義? 這段譯文的問題出在「比異性的還不同」這一句,其真正的意思是:「得分在○以下的男性,以及在一百以上的女性,其腦部『接線』與異性的非常不同……不過不 同也有它的吸引力。」。

p. 64, l. 1-2
洪譯:到目前為止,我們看到的只是兩個不同引擎的設計和發展,現在我們再來看看當把燃料加進去,啟動開關時,它會是什麼樣子。像男孩和女孩的差異 那樣的不可追溯,這個最大的改變就要來臨了。
原文:So far, we have seen the design and development of two separate engines; now we will see what happens when you put in the fuel and switch on the ignition. Great, distinct, and irreversible as are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boys and girls, the greatest change is yet to come.
譯評:這段譯文的問題,出在最後幾句。「不可追溯」是奇怪且錯誤的譯文。這段話後半的譯文是:「……啟動開關時,會發生什麼事。雖說男孩與女孩的 差異已是如此巨大、獨特,且不可逆轉,但最大幅度的改變,才正要開始。」

p. 69, l. 14
洪譯:自我下降,焦慮出現,和疲倦一起製造了憂鬱。 原文:Libido drops, and anxiety conspires with tiredness to produce depression. 譯評:把libido(性慾)看成ego,是這一句主要的錯誤。「性慾下降,焦慮與疲倦沆瀣一氣,造成憂鬱發作。」好玩的是,p. 192又出現libido一詞,這次不單譯對了,還加註了英文。

p. 75, l. 2
洪譯:服用一種人工合成的荷爾蒙
原文:prescribed a course of synthetic progestins
譯評:本書談到許多荷爾蒙的名稱,其中estrogen, androgen與progestin都是集合名詞,分別是「雌性素(雌激素)」、「雄性素」及「助孕素(黃體素)」。洪教授之前(p. 69)把屬於助孕素一員的progesterone(助孕酮)譯成「黃體素」,在此progestin就不曉得該譯成什麼了,只好以「荷爾蒙」打馬虎眼過 去。 p. 80, l. 4-6 洪譯:男生和女生喜歡看的書很不相同,現在市面上常有一批所謂「中性」的兒童書,其實中性書對兒童行為並沒有什麼效果,無法引起讀者的共鳴,只不過是白化 力氣而已。 原文:Boys and girls enjoy different sorts of books. The attempts to produce sexually neutral children’s books is (sic) unlikely to have any effect on their behaviour. 譯評:這一段譯文,有太多的添油加醋,應該回歸原文:「男孩及女孩喜歡看的書不同;推出中性兒童書的嚐試,不大可能對他們的行為有任何影響。」

p. 81, last line
洪譯:在動物界裡,居王位的動物都是過攻擊性的洗禮的。
原文:Throughout the animal kingdom, the top dog arrives at the summit through aggressive determination.
譯評:這句話是:「在整個動物界裡,爬到頂點的動物,靠的都是積極進取的決心。」作者在上一句才說,雌雄差異不只是攻擊性 (aggression)而已,還有支配、堅持、野心等相關行為,這些就構成了「積極進取的決心」(aggressive determination)。

p. 82, l. 1-2
洪譯:在階級統馭性中,首推猴子。 「在猴子身上,我們清楚的看到血液中睪丸脂酮的濃度和社會階層以及攻擊性的強弱有明顯的正相關。」
原文:When it comes to dominance, top monkeys show clear-cut positive correlation between plasma testosterone levels and social rank and degree of aggression…
譯評:這一段原文雖然分兩段,卻是相連的,因為從show開始是引用他人著作。然而洪教授的譯文卻分成不相干的兩段,top monkeys變成了「首推猴子」。這段話很簡單,就是:「談到支配行為,位於上位的猴子 其血中睪固酮濃度與社會地位及攻擊性的高低,具有明顯正相關。」

p. 83-84, last to first line
洪譯:鐵並沒有任何遺傳上的需求得對磁鐵做反應,但是它的物理構造使它有對磁鐵做反應的傾向。
原文:iron has no inherent ‘need’ to respond to a magnet, but the tendency to respond to the magnet is inherent in its physical make-up.
譯評:inherent是「內在的」、「與生俱來的」,不是「遺傳上的」。看到無生命的鐵有「遺傳上的需求」,是很奇怪的。

p. 84, l. 14
洪譯:狄波維爾(Simone de Bouvoir)
原文:Simone de Beauvoir
譯評:「西蒙波娃」算是相當知名的法國女性作家,尤其是她的作品《第二性》以及她與沙特的關係。譯本不單用了奇怪的譯名,連原文也寫錯。這本譯書 引用的原文錯誤還有一些,包括Musium (Museum, p. 4, last line)、perspectire (perceptive, p. 11, l. 4)、one-off (on-off, p. 22, l. 6)、toxamia (toxaemia, p. 28, l. 5)、Gnter Dorner (Gunter Dorner, p. 116, 12) 等。至於除了人名外,什麼詞會加註英文,並無章法。感覺上是洪教授查了字典的字,就列上原文。

p. 91, l. 6
洪譯:先天性腎上腺過多症(Congenital adrenal hyperplasia)
原文:congenital adrenal hyperplasia
譯評:身體組織有兩種增生方式,一是細胞數量的增多,稱為「增生」(hyperplasia),另一是細胞體積的增大,稱為「肥 大」(hypertrophy)。沒有什麼「過多」。

p. 110, l. 12
洪譯:(無)
原文:expense of spirit in a waste of shame
譯評:這裡作者引了一句莎士比亞十四行詩(Sonnet, no. 129)裡的一句,洪教授並沒有譯出。這句詩還滿有名的,查查網路就可以找到全文及翻譯:「把精力浪費在可恥的放縱」。

p. 115, last 2 lines
洪譯:現有的證據已經完全指出性行為的偏差(deviance)是生理上的原因,它是自然的產物,就好像男女兩性的性交被我們認為是可以接受的 「自然」方式一樣。
原文:And the evidence now points overwhelmingly to the conclusion that sexual deviance is as much a function of biology—as much a product of nature—as the orthodox sexuality which society accepts as ‘natural’.
譯評:’points overwhelmingly to the conclusion’ 與「已經完全指出」還有點距離。應該是「目前已有壓倒性的證據指出,偏差的性行為與社會接受的兩性正統關係,都有生理的基礎,也都是自然的產物。」

p. 116-117, last and first lines
洪譯:你可以想像杜納的研究所引起同性戀者憤怒的情形。同性戀者認為杜納是把同性戀和疾病畫上等號,或是像一九三○年代那種集權主義的看法,把同 性戀看成是內分泌學的安樂死個案。
原文:Dorner has, not surprisingly, attracted anger from homosexuals, who see his theory as equating homosexuality with disease, or as a 1930s-style sexual totalitarianism involving ‘the endocrinological euthanasia of homosexuality’.
譯評:這段譯文主要錯在最後一句,「把同性戀看成是內分泌學的安樂死個案」,1930年代指的是希特勒開始掌權的德國納粹時代。整句話的意思是: 「毫無疑問,杜納引起了同性戀者的憤怒;他們認為杜納的理論,是把同性戀和疾病畫上等號,或是像一九三○年代的性集權主義,『利用內分泌學的方法,造成同 性戀的安樂死』。」

p. 121, l. 6-7
洪譯:杜納發現男同性戀者的下視丘表現,跟注射女性荷爾蒙進去時一樣--它的反應與女性交配中心的方式相同,它對雌激素的反應方式是製造更多的雌 激素出來。也就是說,男同性戀者大腦電路的設定是女性的反應方式,他們的大腦在注射女性荷爾蒙進去後,並沒有女性荷爾蒙增加的現象。 原文:Dorner found that the male homosexual hypothalamus did exactly the same thing when injected with female hormone—it reacted in the manner of the female mating centre. It responded to oestrogen dosage by producing more of the female hormone. The homosexuals’ brains had been wired in a female response pattern. Heterosexual men showed no such rise in female hormone levels after being dosed with female hormone.
譯評:且不論這項發現未能得到證實,譯文的最大錯誤是將最後一句談異性戀者,與前一句談同性戀者,都攪和在一塊了。簡單的譯文是:「杜納發現,男 同性戀者的下視丘在注射女性荷爾蒙之後,其反應與女性交配中心的方式相同:製造出更多的雌激素出來。也就是說,男同性戀者大腦線路的設定,是女性的反應方 式。而男異性戀者在注射女性荷爾蒙之後,並沒有表現出女性荷爾蒙增加的現象。」

p. 122, l. 13
洪譯:男同性戀者一生可以累積到幾個不同性交伴侶的紀錄。
原文:male homosexuals might number their sexual partners in thousands over a lifetime.
譯評:男同性戀者終其一生,可能累積數以千計個性伴侶。

p. 129, l. 5
洪譯:一位老諧星曾說婚姻是個很棒的公共設施(institution),但是有誰會想去住在公家機構呢?
原文:Marriage, the old comedians used to say, is a great institution; but who wants to live in an institution?
譯評:institution在這句話裡用了兩次,兩次的意義不同:前者指「社會制度」,後者指「精神病院」,這樣笑話才有笑點。Old comedians不是「一位老諧星」,是「老一輩的喜劇演員」。這句話可以這麼說:老一輩的喜劇演員常用下面這個段子:婚姻是個了不起的「社會制 度」(institution);不過,誰又想去住「精神病院」(institution)呢?

這本書的譯評就寫到這裡了。挑同行譯者的毛病,不是什麼讓人高興的事。我還讀過洪教授譯的《腦中有情》及《透視記憶》這兩本好書,可惜都 因同樣的問題而難以終篇,這是十分讓人難過的事。有時我寧願洪教授動作放慢一點、少譯幾本書,同時每譯完一本後,多請其他同行看過修正後再出版,當減少許 多不必要的錯誤。

《腦內乾坤》談的雖然是值得大家重視的問題,但過時且偏頗的論點,對於釐清真相並無助益。這本譯書五年前不該出,五年後更是不該再版。如 此而已(7)。

(1) http://www.cdn.com.tw/daily/2006/02/21/text/005.htm
(2) http://www.ylib.com/search/pre_show.asp?BookNo=LF023
(3) http://scc.bookzone.com.tw/sccc/article.asp?ser=107
(4) http://www.president.harvard.edu/speeches/2005/nber.html
(5) http://www.bbc.co.uk/sn/tvradio/programmes/sexsecrets/
(6) http://www.bbc.co.uk/science/humanbody/sex/add_user.shtml
(7) 我在網上還看到一篇該書書評,值得一閱。http://www.epinions.com/book-review- 1273-11E35609-3838A6F6-bd1


        另外,關於洪蘭的翻譯水準,中研院的王道還也寫過一篇評論,評的是 揭開老化之謎,結果文章登出來後,就發生這樣的事情...王道還說:本文刊 出後,公元兩千年九月二十二日上午九時許,筆者接到電話,受到尖銳指責。王道還也算是國內科普界的大頭之一了,譯筆向來準確通順,學問不錯,又是 Harvard 畢業的,洪蘭都敢打電話罵人,出版社的小編是什麼東西?


http://stsweb.ym.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puzzle_of_old

書名

《揭開老化之謎》(當選中國時報開卷版一九九八年十大好書)

譯者

洪蘭

出版資料

商周出版,1998年

原書名

Why we age?

原作者

Steven N. Austad 1997

原書出版資料


譯評人

王道還


《揭開老化之謎》(原刊於明日報公元兩千年九月)

王道還

據說有一位羅馬皇帝,受到萬民歡呼的擁戴時,驚惶地向左右問道:我做錯了什麼嗎?這位羅馬皇帝的反應,提醒了我 們一個人文真理:「熱門」的玩意,也許只是「症狀」,沒有什麼實質。所謂民意如流水,就是這個意思。我並不在談政治,我談的是熱門科學研究。

老化研究在生物醫學界,現在火紅得很。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與老化相關的知識與商品,最近似乎也開始暴增。其 實,這都是高齡社會的「症狀」,未必反映研究上有什麼突破,或者流行「講法」與商品有什麼神效。最重要的高齡社會「症狀」,就是留戀紅塵的有錢老人多了。 沒錢沒勢的人,生有何歡,死又何懼?要是沒有那些有錢老人,老化研究火紅不起來的。

這本《揭開老化之謎》,對目前許多流行的「科學迷思」 尤其是「基因組定序完成後,人類可能可以活到一千兩百歲」 有簡潔道地的針砭,文字流暢、說理清晰,作者幽默的筆法,尤其餘事。

不過我指的是英文原著。中譯本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例如作者在第五章,對於生物醫學界提出的「老化理論」做了一針見血的批評,他的立論根據是:「解釋」有兩種,一 是「近因」(機制),一是「遠因」(終極原因)。作者以汽車為例,指出修車技工對汽車原理的解釋往往是關於機制的:燃燒汽油、產生動力、運轉引擎,然後動 力經過傳動軸轉動輪胎,云云。但是物理學家即使對汽車的機械一竅不通,仍能解釋汽車運轉的原理。

請看中文本第七八頁譯文(第一行起):

並不是所有解釋的解釋程度都相等。有些解釋是關於這個現象是怎麼發生的(how),也就是說它運作的機制。有些 解釋是關於它怎麼會發生,但是在語言上,我們都是用「為什麼」(why)這個字來問二個不同的問題。

達意的譯文:並不是所有的解釋都是等效的。有些解釋,說明的是現象發生的機制,也就是說明「現象是如何 (how)發生的?」另一種解釋,說明的是:「現象為何(why)會發生?」不過在日常語言中,這兩種不同的問題,我們都是以「為什麼」(why)三個字 引出問題。

第七八頁譯文(第四行起):

假如我們用汽車來比喻,當你問為什麼你的汽車會跑時,你所得到的答案取決於你問的是修車廠工人或是物理學家。修 車的技師會給你機械上的回答,告訴你鑰匙發動時會使電流傳到點火栓上使引擎發動。然後,假如這部車有足夠的汽油,它會使引擎開動,引擎是連到輪子上的,在 經過轉換器後,車子就開動了。

評論:修車技工提出的,是「機制解釋」;他說明使汽車運轉的機制。而且引擎不可能「是連在輪子上的」,引擎與輪 子之間,有「傳動裝置」(the engine is connected to the wheels by engaging the transmission)。

第七八頁譯文(接上引文):

但是假如你問的是一個物理學家,他會告訴你汽油的燃燒在空氣中會產生動能,因為它破壞了化學的連結,這個能量可 以透過機械來做工,如使汽車移動。這兩種答案都對,它們只是在作不同程度的解釋而已。

評論:

一、「汽油的燃燒在空氣中會產生動能,因為它破壞了化學的連結」 >汽油在空氣中燃燒,會產生動能,因為「燃燒」打開了化學鍵。

二、「這兩種答案都對,它們只是在作不同程度的解釋而已」 >這兩種類型的答案都正確,它們只是不同層次的解釋。(按,「機制」與「終極因」是不同層次的解釋,不是「不同程度」。)

第七八頁譯文(接上引文):

這種差別很重要,因為修車技師可以用第一種解釋來修理你的車,但是他不了解物理學家在說什麼,可能也無法去解決 新的機械上的問題。

達意的譯文:這種區別(「機制」(how)與「終極因」(why))很重要,因為修車技工也許可以利用第一類型 的解釋來修你的車,但是,要是他對物理學家所說的不怎麼了解,可能就無法解決任何新奇的機械問題。

第七八最後一行 七九頁譯文(接上引文):

演化生物學家稱技術工人的那種回答為近因的或機械性的回答。我認為雖然老化有三百種理論,但是它們全是機械性的 理論,許多可能同時都正確。從另一方面來講,生物醫學的研究者就像技術工人,他不懂得簡單的物理,他不太可能了解老化的基本過程,除非他了解為什麼老化會 發生,也就是說老化的原因。

評論:這一段有一處漏譯,因此不易理解。而且「機制」(「機制的」)全譯成「機械性的」,不正確。因為說明 mechanism(機制),不是「機械性的回答」。所謂「機制的答案」,就是找出產生現象的機制。

達意的譯文:修車技工提出的那類解釋,演化生物學家通常稱為「近因」,或「機制因」;物理學家的,稱為「因 果」,或「終極」答案。我主張:雖然現在解釋老化的理論可能超過三百種,它們其實都是「機制的」解釋,其中許多可能同時正確。另一方面,生物醫學家和不懂 簡單物理的修車技工一樣,要是對老化的「終極因」(為何會老化?老化為什麼會發生?)沒有什麼知識,就不可能了解老化的基本過程。

筆者花了這麼多篇幅討論中文本第七八 七九頁的譯文,不是因為那是全書唯一有問題的譯文,而是想強調原作者據以討論老化理論的論據。「機制」(how)與「終極因」(why)的區別,是任何演 化生物學導論課第一節就會說明的概念。

以下再舉一些例子:

(一)中文本頁四九 五十:

所以雖然我們現在認為亞歷山大大帝三十三歲就死了,是早夭,其實在他當時人的壽命長度來說,他算是老的了。

達意的譯文:舉例來說,亞歷山大大帝過世時,得年三十三,古人也認為早夭,儘管當時的平均壽命只有三十歲。

說明:作者在這兒要說明的是,身體的「老化速率」,沒有古今之異。現代人的平均壽命,超過古人近半世紀,可是對 於「老朽∕老年」的主客觀定義,古人與今人同。

(二)中文本頁五二:

證據顯示:在歷史中人們只活了三十歲到四十歲左右的年紀。

達意的譯文:歷史上,成人一般只活到三十歲到四十歲左右。

說明:作者說明壽命歷史的研究,有重大的限制,例如低估嬰幼兒的死亡率,因而高估了成年人的平均餘命。而嬰幼兒 死亡率偏高的社會,也不易推估成年人一般而言可以活到幾歲。

(三)中文本頁五五:

從這些骨頭上看來,這些人都只有活到四十出頭一點而已。

達意的譯文:根據已發現的尼安德塔人化石,沒有一人活到四十出頭。

說明:尼安德塔人只有少數人活到四十出頭,那是他們的壽命上限。大多數尼安德塔人活不到四十歲。

(四)中文本頁六六第四行:

這些基因的研究是來自於同時研究好幾個基因的效果,

達意的譯文:這些遺傳研究(例如分析族譜),描述的都是好幾個基因的綜合效果。

(五)中文本頁六六,接上引文:

有沒有辦法去看單一的基因對人類老化速度的影響,…這種…基因有可能在人體找到嗎?

這個答案是相當肯定的,不行,除非我們願意相信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還存在著尚未被發現的一五○歲人瑞,或是我們 願意去接受更小的基因效果,比方說一○%到二○%。但是,現在專家仍將基因效應排除在外。不過,我們是否可以從另一個方向著手,與其去尋找減緩老化的基 因,我們是否同樣可以在加速老化的基因上學到一樣多的東西?

達意的譯文:除非我們願意相信世上還有個沒發現的社群,人人可活到一五○歲,或者這個基因對於壽命只有相當「溫 和」的影響力,例如一○%到二○%。即使「溫和」的影響力,專家仍無定論。但是,何妨從另一個方向下手?對於老化的機制,要是能發現加速老化的基因,也許 我們能學到一樣多的東西;何必一定要找到延緩老化的基因?

(六)中文本頁六七:

很多人因此認為老化是由一個基因所控制的,因為這就是加速老化的疾病。


原文:It (Hutchinson-Gilford syndrom) is popularly thought of as the disease of accelerated aging, and suggests that aging itself may be controlled by a single gene.

達意的譯文:

流行的看法是,這病(早衰症)使人加速老化,它顯示:老化也許是可以由一個基因控制的過程。

說明:請留意這句話的因果關係。

(七)中文本頁六九:

唐氏症大約是七百個人中就有一個,不過母親懷孕的年紀越大,發生率越高。它發生的原因是第二十一號染色體多複製 了一個自己,唐氏症患者的外表顯著到可以從人類頭骨的化石中看到。唐氏症患者的智力有某種程度的缺失,在過去一直被社會所歧視和忽略,認為他們不可能活過 四十歲。

原文:Down syndrom occurs in about 1 per 700 births overall, but much more frequently among older mothers. It is caused by an extra copy of one small chromosome (number 21) on which lie many genes, and its physical signs are so characteristic they have been noted in fossilized human skulls. People with Down syndrome have mental deficiencies of varying degrees throughout life, and in the past were sigmatized and neglected to the extent that they were thought to be unable to live past the age of 40.

評論:唐氏症患者多了一個二十一號染色體;多的一個,不是「多複製了一個自己」,而是在減數分裂過程中,有的生 殖細胞因為「染色體不分離」而多得了一個染色體,有的因此而少了一個染色體。

達意的譯文:

大約每七百個活產胎兒中,就有一個是唐氏兒,但是年紀較大的母親,生出唐氏兒的機率會大增。唐氏兒的症狀,是多 了的一個二十一號染色體造成的,這個染色體上有許多基因。由於唐氏兒有明顯的體質特徵,即使在人類化石頭骨上都可以鑑定出來。患唐氏症的人,智力不足,不 過個人差異很大。在過去他們受歧視、漠視,以至於大家誤以為他們根本活不過四十歲。

不論剛入門的學生,還是感興趣的外行人,翻譯的「科普」著作都是重要的學習資源。閱讀「科普」書,讀者不可能抱 著讀閒書的態度,記誦事實與推敲邏輯,都得花心力。因此我們對於翻譯的「科普」書,不得不用較高的標準檢驗與要求。改善國內翻譯書的品質,牽涉或許很廣, 但是讀者要是沒有消費者意識,任何改革呼籲,都不可能產生實質結果。

【附誌】本文刊出後,公元兩千年九月二十二日上午九時許,筆者接到電話,受到尖銳指責。



創作者介紹

Victor's Data Pool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2) 人氣()


留言列表 (62)

發表留言
  • 小文
  • 敝人覺得「大腦的秘密檔案」翻得不錯,但是像「語言本能」就看得不大懂,老實說,盡信書,不如無書,背景知識重要,所以看得書要夠多,而且閱讀最重要的是養成獨立思考的態度,不能一味地全盤接受,腦科學敝人相信隨著研究的深入與發展,會不停地修正,洪教授的立意是良好的,或許有一些缺失,我們可以禮貌地私下告訴她,但挑了一些毛病,就在網路上大肆批評,試問這樣做的人,您又為台灣的進步付出多少心力??建議大家不要因為一篇文章就對人有先入為主的成見,「俯首甘為孺子牛」,才是一位知識份子應該有的態度和作為
  • 訪客
  • 一位知識分子應該去讀原文,或至少是英文版。
  • 訪客
  • Lawrence H. Summers 大家的確是叫他 Larry Summers, 就像 Steven -> Steve, Robert -> Bob, etc. 不過把名人的姓搞錯 (Sammers??) 就有點離譜了.
  • Nick
  • 明明就翻得亂七八糟,做科學最重要是嚴謹,立意良好又怎樣?錯誤的知識和態度是足以殺人的。
  • Kong
  • 針對1樓的「挑了一些毛病,就在網路上大肆批評,試問這樣做的人,您又為台灣的進步付出多少心力?」
    我想反問:挑出一個假道學的學者,不算是對台灣的進步付出心力嗎?原文所挑出的錯誤可不只是「一些」啊。

    而「『俯首甘為孺子牛』才是一位知識份子應該有的態度和作為」是正確的嗎?又有多少立論基礎?洪蘭自己又符合了這個標準嗎?
    另承4樓所言,就算這個假設是正確的,也不能推論出「只要『俯首甘為孺子牛』就是應該被嘉許的知識分子」。
  • Fantos
  • 這些譯誤都有點誇張,小文的評論更誇張
    求真作為科學的基本精神
    遇到「大師」和漢人「面子」文化就轉彎了,
    公開批評不得,不簡單喔
  • 訪客
  • 一樓就是很典型的鄉愿阿,這篇文章就是要讓大家知道「權威」到底是怎樣的「權威」,沒有批判,何來進步
  • eternitySNSD
  • 小文,不知道王道還是誰可以google一下啊,舉手之勞都不做,何談為台灣的進步付出心力呢。我也不想因為一篇留言就對您有先入為主的成見,但王道還實踐了知識份子應該有的態度和作為,詳細提出質疑、驗證、修改並發表,以免誤導千萬學子;而那位做錯了事的洪教授,如果覺得不同意,應該也像個知識分子,對王道還的批評提出質疑和反駁,而不是「私下用電話連繫罵人一頓」。果然洪蘭教授做到了您的上聯:「橫眉冷對千夫指」啊哈。
  • mtl
  • 英文要翻得好,最重要的其實是中文能力啊!
  • 訪客
  • 王道還文中第三段最後一行「尤其餘事」應當改為「猶其餘事」。
  • 訪客
  • 沒記錯的話, 洪蘭女士大學跟碩士應該都是教育相關的, 她並沒有受過專業的醫學訓練, 沒有臨床的基礎. 但是博士卻是作腦神經科學有關的, 在歐美等國, 這類是專屬於醫學的領域. 雖然說腦神經科學應用到教育領域是很正常的. 不過她沒有相關的基礎就碰這種過於專業的學科領域, 讓人覺得有些.......
    而且她博論是做亞洲人種語言學習應用到那些腦部的區域, 方法論跟研究取向在歐美已經有相當多的成果........ 不得不說........ 這研究過於的單一化.
  • rethlovesmisa
  • 洪蘭翻譯的技巧,有讀過他翻的書的人大概都了然於胸。是可以指出她的錯誤,並且勸她利用自己的名氣去支持翻譯專業者來翻科普書籍,自己隱身幕後做選書、查證的相關工作;反而沒有必要用尖酸激烈的言詞去揶揄一個普通的凡人。
  • mlkj24
  • 洪蘭是大師不是凡人(笑)
  • Ha
  • 我是一位鑽研遺傳學的研究人員,
    同時也擁有此領域的學位,
    我很遺憾洪女士對於唐氏症的譯文中竟然會有超級大錯誤!
    也為她任教的醫學院感到悲哀!
  • mlptrli
  • 洪蘭和王道還都不太喜歡...

    不過我對兩人的不滿不是在翻譯的正確性。而是兩個人在翻譯書的時候排版都不太專業,最重要的例子大概有兩個:

    1.喜歡在文間穿插大量自己的意見和附加訊息,而不是加在註腳區塊 (不過這也許是編輯的問題;或者可能因為自然科學缺乏中文寫作的經驗,台灣很多科普類的翻譯書都有類似問題。反而是社科和哲學類的翻譯書排版通常比較整潔)。

    2.似乎偏好直行印刷,雖然這似乎也是很多台灣人的偏好,但終究比較不利於穿插西文和數字 (同樣的,這可能也是編輯的問題)。
  • op
  • 凡人皆會錯,可怕的是錯了不認帳,竟然對指出錯誤的人咆哮,這什麼世道?護航者摸摸良心,這是愛護他還是想毀掉他?連老師、長輩都如此,如何指望其學生、讀者?
  • 訪客
  • 唉唷,潘震澤那斯經常是自以為是的亂罵一通
    Larry Summers 那段在WIKI有
    http://en.wikipedia.org/wiki/Lawrence_Summers#Resignation_as_Harvard_President
    "Summers also served as the 27th President of Harvard University from 2001 to 2006. Summers resigned as Harvard's president in the wake of a no-confidence vote by Harvard faculty that resulted in large part from Summers's conflict with Cornel West, financial conflict of interest questions regarding his relationship with Andrei Shleifer, and a 2005 speech in which he suggested that the under-representation of women in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could be due to a "different availability of aptitude at the high end," and less to patterns of discrimination and socialization."

    寫的跟洪蘭寫的是一樣的看法.潘震澤的說法不曉得是他發什夢了吧.
    這洪蘭潘震澤王道還三個人的英文是半斤八兩啦
    那個翻譯工作坊早被人呵呵的罵到啞口無言了還有人討論這篇譯評的
  • guest
  • 我的猜測是這些書,大部分是洪教授的學生甚至工讀生翻譯的,她隨便大致看過以後就丟給出版社。否則以洪教授旅美近20年,不太可能犯這些顯而易見的翻譯錯誤。從她回台20年內翻譯了50本書來看,這樣的猜測更是合理:就算馬不停蹄的翻,也得四個多月一本!這樣哪裡還有時間做研究?帶學生?教課?
  • Jon
  • 關於這個話題我本不應多說
    因為對曉得這些事的人會誤認我和王道還有什麼深仇大恨的要追殺他
    但事實不是如此的我根本不認識他更不曉得他是在出名什麼為什麼能叫大師

    我想強調的事實是:
    國內的大學教授不管是哈佛還是MIT回來的英文大半都一樣好不到哪裡去啦
    王道還和潘震澤的英文程度不太優是已經證實的事了
    你們這幾年還看過王道還出來評嗎
    他王道還的英文程度能看的懂幾本英文書是值得懷疑的
    一個自稱為書呆子的人卻常常看不懂書還得硬裝懂了
    真替他感到被哀
    原本想幫幫他的但他又高傲的不屑接受
    說實在以他那種不正確的心態他的英文再唸二十年都一樣很難進步啦

    關於 Larry Summers 你們只要隨便抓個學財經的人問問就曉得了
    你去潘震澤的部落格看看
    一個對任何事都宣稱他有答案他都懂的人
    這種人是什麼樣子的我想時間久了會證明一切的啦
    我只是覺得潘震澤再這樣搞下去難保哪天又會有個好事者去晃晃吧

    我只是強調國內學者普遍英文程度很差是個不爭的事實而已
    如果多有得罪請多包涵
  • Jon 最後補充
  • 有關Larry Summers 有下面二則參考
    1)Obama's finance guru Larry Summers resigns
    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0/sep/22/larry-summers-resigns-obama-treasury

    2)Summers to step down, ending tumult at Harvard
    http://www.boston.com/news/education/higher/articles/2006/02/22/summers_to_step_down_ending_tumult_at_harvard/?page=full

    對於英文閱讀不快的人,我摘出有關的
    1)文章最後面
    A controversial figure, Summers served as president of Harvard from 2001 to 2006 but was ousted in a no-confidence vote by academics, partly because of contentious remarks in which he suggested the under-representation of women in science and maths could be a result of innate difference in ability between the genders.
    2)最後倒數第六段,這段是引述Larry Summers自己的說法
    Asked in an interview with the Globe about regrets about specific actions he took, Summers mentioned only one: his speech about women and science. ''I would not have spoken the way I did" at the conference, he said.

    But he said he considered himself ''someone who wanted to lead the institution to new places and to challenge it and change it. I took satisfaction in the extent to which I was able to do that."

    --------------分隔線---------------
    這也是為什麼我說王潘洪三人一般般的原因
    三個人都像潘自己講的"這兩個錯誤可以當作一個指標,也就是洪教授經常「疏於查證、忙中有錯」。"
    你們大可以將他改成"這"些"錯誤可以當作一個指標,也就是王潘洪三個教授經常「疏於查證、忙中有錯」。"

    其實台灣學者的學術傲慢也是台灣沈淪於此的原因之一.
    至於這篇譯評和翻譯本身都只顯示出三個人的英文都不好根本都沒看懂
    這個幾年前已經討論過了不再多說
  • 訪客
  • 既然你既然可以洋洋灑灑的指出這些錯誤,那為什麼你不來做這項翻譯的工作?我的意思是:不是所有想看柯普書的人都看得懂英文,這項工作總要有人做,洪蘭的英文再怎麼不好,他花了時間來做這件事,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如果大家這麼不滿意,那就自己來翻啊.
  • 不是台灣人都有時間關心政治,總統這項工作總要有人做,陳水扁/馬英九做的再爛,他花了時間來做這件事,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如果大家這麼不滿意,那就自己出來選啊!
  • 訪客
  • 我本人就是因為他/她們翻譯的系列科普書而走入醫學及腦科學的,今天成為專葉人士後回頭再讀這些或有未竟之處,但我是滿心感激他/她們所付出的一切.
  • 杜筑海
  • I couldn't agree with the 9th floor more.
    Cross culture of language ability is very important in translate.
    Thanks a lot for your share.
    :)
  • 訪客
  • "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不代表不能檢討批判。不檢討批判怎麼會有進步?
  • blogx
  • 當初抱著滿腹期望的心,從金石堂抱回“快思滿想”,不料睡前翻開約略看了半小時…卻只想抱著棉被哭.
  • 荒謬呀!!!
  • 看到一群徒子徒孫護航,這就是台灣學界現況的悲哀呀!!!分派鬥爭奪資源還正氣凜然以成王敗寇之姿壓迫他人,噗,要是我說出曾志朗、洪蘭這對夫妻在學界搶奪資源不務正業的八掛,我看那些徒子徒孫要怎麼護下去?
    說直接的啦,洪蘭幹嘛譯?鞏固派系正統並打壓異己呀!!!去你媽的科學普及呀!!!!!
  • Morning
  • 英文翻譯很重要呀
  • Yel Dohan
  • 洪蘭自稱是科學家,就應該不怕指責。沒有人期望一個人可以從不犯錯,受過科學訓練的人應該要知道批評是最好的學習。
  • Sam
  • 洪蘭的翻譯有錯, 那是事實.

    潘震澤的評論基本上中肯, 但他也犯了一個關於哈佛教授姓名的錯誤:

    許多美國人名為Lawrence, 別名就是Larry (我們實驗室教授姓名為John Belliveau, 但是我們都稱他為Jack Belliveau, 類似的情況還有William = Bill) 別問我為什麼, 這就是文化. 從一般字典是查不到的 :-)

    昨天我還寫信到中央社和Yahoo!更正了一位記者關於波士頓爆炸案嫌犯的新聞:
    記者把哥哥申請美國"公民權" (citizenship)嚴重翻錯, 翻成他申請"綠卡"未獲核準. 俗稱"Green Card"的"永久居留權" (permanent residency)完全不同. 擁有公民權就是入籍美國, 也就是我們俗稱的變成"美國人", 擁有綠卡的"永久居留權"只是表示你可以合法在美國居住工作, 持有的護照還是原來國籍的護照, 所以不能投票, 不能任公職, 也不能拿美國護照. 在法律權益上, 綠卡人犯罪後有可能會被取消綠卡驅逐出境, 但是公民犯罪後仍然是美國人, 可以待在美國(well, 也有可能蹲監獄一輩子或被處死).

    所以一個問題是: 為何中央社的記者翻譯水準素質會如此?

    原因之一, 會不會也是因為有名的教授們本身就立下輕率翻譯, 不加求證的錯誤呢?




  • Jon Li

  • 本來不想在針對這個問題發言的,但是看完樓上的發言,我想我還是借用格主一點空間把幾年前沒說完的話想辦法說完吧.大概六、七年前王道還搞的翻譯網站在我瞎搞一通後沒多久就掛點了. 有些話沒有說完. 後來那個搞了個顏子音樂教室的顏子還很不甘心的回去試圖為自己平反. 可惜事實就是事實,沒啥好爭的. 我的用意只是希望大家正視台灣英文教育長期被扭曲了的事實. 因為後面舉了一個有關時人的過去小故事, 為了表示負責, 這次就留真名了. 因為要說的有點多 可能分個幾次寫,請格主和大家多包涵, 等我寫完,你們想罵再罵吧.

    我想請問在這裡發言的人有幾個翻過
    Merriam Webster International Unabridged dictionary
    (很厚一大本大概有2~3包A4影印紙厚吧 圖片:
    http://www.etsy.com/listing/91136896/vintage-dictionary-1942-reference)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一大套沒記錯有二十大本吧可以放滿圖書館一層的書架空間 圖片:
    http://www.digitaltrends.com/lifestyle/lolz-photobomb-wikipedian-now-part-of-
    oxford-dictionary/)

    這二本字典一般圖書館是列為參考書籍不外借的. 事實上這兩本書還沒有囊括所有的字(原因請自行參考字典本身編輯的解釋). 比如前面講的那個顏子沒法解釋的fire blast 這個字就得到台中教育大學圖書館上的(忘了哪一本)字典才查的到. 就算現在有網路超方便的有些人也不見得能查的出來.

    frankly 和 dismay 這二個字在英文中是用到發霉的字了.只可惜你可能學英文學了一輩子四、五十年也不曉得他們的真正用法. 網路上不曉得有沒有ABC中文好一點的可以來湊個熱鬧. 台灣人真的會用這二個字的可能真的幾乎等於零吧. 這可能是因為台灣英文教育一開始就是個錯誤,而在台灣英文程度好的人又不願重新學習每個英文字的用法和意義有關吧.

    我先說一個小故事好了. 新浪網的創辦人之一 洪瑞殷先生 在台灣唸初中的時候(大概中二還中三吧); 有一次考試考了一個問題,大概是長像後面這樣: () A __ bird. (a)singing (b)sing (c)song. 在台灣學過英文的大概都曉得這個是考: 動詞->(+ing)(轉為名詞再借)為形容詞的用法. 答案選a. 是這樣嗎? 發考卷檢討的那一天只見洪先生不慌不忙的舉手跟老師要分數, 因為他選 (c)song 被老干神父 打錯; 老干神父一臉嚴肅的說 NO. 只見他洪博士又不慌不忙的拿出一本英文兒童百科全書之類的書,翻到一頁畫著 song bird 的圖(圖案參考http://djysrv.blogspot.tw/2012/06/no-easy-answers-at-songs.html)(非原來的圖) 老干神父很無奈的說了: 對, 在美國你是對的; 可是在台灣你是錯的!!! 因為聯考你寫這個答案沒有人會給你分數的. 這是不是洪瑞殷回美國唸書沒留在台灣的原因之一我就不曉得了.

    好了說說正題,這些東西六、七年前已經說過了沒想到現在還是沒人曉得; 只好再說一次.

    frankly 這種副字我把他歸為"無聊的虛詞"- 虛(誇之)詞. 這種副詞還挺多的; 基本上你看見一個副詞時, 你如果抓不到他的重點,你不妨用 very 或 very much 代進去,如果意思還能通的, 那這個副詞大概多半沒啥意義.

    frankly 的用法請見
    http://www.merriam-webster.com/dictionary/frankly
    然後他會請你參考 hopefully 請你順便點進去, 你就會看到底下一堆阿里阿雜的解釋了.
    其實這類型副詞遠比字典列出來的多的多,但編字典的人多半有點嚴謹保守點; 其實像 definitely 什麼的之類的副詞多半都是屁字沒啥意義.只是作者希望藉此字強調正當性或話的份量而已. 相當於中文的 "說實話啦,我早就對你他媽的很不爽了啦." 這句話只是氣話,不是實話; 早也不早,只就是現在; 他媽的也跟他媽的無關; 就是不爽而已).

    dismay這個字要說的話可多了... 休息一下再說吧
  • Demi
  • 我看了前面幾行你糾正洪蘭的翻譯, 我認為他翻譯得很ok.
    有時翻譯不是照文翻,而是要根據context.

    1. 洪蘭的翻譯把原文作者要表達的闡述了,詞意有到不用每個字 'alas, lament' 都翻譯. Plus alas and lament are not expressions common in Mandarin communication.

    It would be stranger to see the translation "「對於『女人為什麼不能多像男人一點?』這個讓人惱怒的喟嘆,終於有了個答 案。」"

    from your article: "洪譯:至少我們現在對這種外行話:「為什麼女人不能多像男人一點?」有了很好的答案。 原文:At last there is an answer to the exasperated lament ‘Why can't a woman be more like a man?’ 譯評:道還曾經指出洪教授譯錯lament(悲嘆)這個字,在這裡還是錯的,顯然洪教授不喜歡查字典。At last是「終於」、「總算」,不是「至少」;答案也沒有「很好」。整句話是說「對於『女人為什麼不能多像男人一點?』這個讓人惱怒的喟嘆,終於有了個答 案。」"


    2. 我認為這段洪蘭翻譯的比較好.
    Again, translations don't have to be word-to-word, it is more important to get the meanings across than translating every word (esp due to different expressions used commonly in different languages)

    你的翻譯"男女雙方的腦部 線路都已經接好" also has the potential to mislead the reader. It is oversimplified and omits the potential for neuroplasticity '簡化的翻譯忽略了神經可塑性". 而原文及洪蘭的翻譯沒有這個 bias


    from your article: "洪譯:但是,接下來你將會發現,光是荷爾蒙是不夠的,造成我們的不同除了荷爾蒙以外,還有一開始就已經設定不同的男女性的大腦,腦與荷爾 蒙的交互作用造成了我們今天的相異。 原文:But, as we will discover, hormones alone do not provide the whole answer; what makes the difference is the interplay between those hormones and the male or female brains, pre-wired specifically to react with them. 譯評:這一段譯得不怎麼通,應該是「但我們將發現,荷爾蒙本身並不能解釋一切;真正造成差異的,是這些荷爾蒙與男女大腦之間的互動。同時,男女雙方的腦部 線路都已經接好,專門針對這些荷爾蒙起反應。」"

    以上是我的一些淺見.
    I wish you the best in your translation journey and keep on improving to be a better translator! :)

  • Chen-En Sung
  • Hello, anyone still here? ...

    很佩服原post作者的求真精神。我支持精確度在學術譯文上是不得放鬆的。如果您想到原文作者用字的講究,或可比擬對譯者同等的精確度要求。

    以下段落提出討論:
    原文:What makes us better at one thing or another seems to be the degree to which a particular area of the brain is specifically devoted to a particular activity—whether it is focused or diffuse.
    譯評:在這一句話之前,有一整段原文漏譯。這一句前面添油加醬,中間不精確,最後則意思完全相反。原意是:「我們對某些事情是否在行,似乎與腦中 特定部位專門用來從事某些活動的程度有關;那也就是說,與我們的腦屬於集中還是分散的組織方式有關。」

    "it" is focused or diffuse: "it" 是指 "a particular area of the brain" 或是指 "the brain"?
  • 簡士凱
  • 我也覺得9樓的說的很對
    要完成 信,達,雅 的譯文
    中文的能力還是要夠好呀
    (個人看過 好像就"所羅門王的指環"有達標)
  • 訪客
  • 洪譯:但是,接下來你將會發現,光是荷爾蒙是不夠的,造成我們的不同除了荷爾蒙以外,還有一開始就已經設定不同的男女性的大腦,腦與荷爾 蒙的交互作用造成了我們今天的相異。 原文:But, as we will discover, hormones alone do not provide the whole answer; what makes the difference is the interplay between those hormones and the male or female brains, pre-wired specifically to react with them. 譯評:這一段譯得不怎麼通,應該是「但我們將發現,荷爾蒙本身並不能解釋一切;真正造成差異的,是這些荷爾蒙與男女大腦之間的互動。同時,男女雙方的腦部 線路都已經接好,專門針對這些荷爾蒙起反應。」

    "同時,男女雙方的腦部線路都已經接好" 這句感覺怪怪的......
  • 訪客
  • 看看她老公是什麼人,你就知道為啥出版社還是會捧著錢請她翻
  • PINGO
  • 好怪,關於Larry Summers... 大家都把焦點放在Lawrence和Larry,而不提洪蘭把Summers誤拼成Sammers的問題,也許這才是震澤的重點吧?我們是不是也都有一些盲點呢。
  • 相關工作者
  • 我自己在出版社工作,其中一部分就是修改譯者的翻譯稿。我經常氣得半死,修完一本書,花掉半條命。有些編輯認為,不必要這麼做,因為譯者要對自己負責,而且讀者沒那麼認真。但我不認為如此。我覺得出版社才是最後要對譯稿好壞負責的人。因為讀者買的那本書所花的錢,用在譯者譯稿費上,僅僅可能不到1/10。譯者不能為所有這本書的成敗負責。

    另外,如果她堅持編輯不能修改她的譯稿,那出版社根本可以選擇不跟她合作的,因為不是第一次了。說來說去,出版社還是為了用那個頭銜和名字來賺錢,不是嗎?

    而站在本身我也是一位英文書翻譯者的立場,如果我翻譯的書被批評成這樣,我絕對會覺得羞恥,不敢再這樣亂搞。今天洪蘭為什麼會這樣大膽,一而再、在而三出包而覺得無所謂,這也是台灣的讀者把她養成這樣的心態的。因為大家迷信專家和頭銜,這就給了她們可以來奴役你的機會。
  • 相關工作者
  • 以這些事來說,讀者可以做的就是,打電話去出版社抗議,這絕對是讀者可以做的。甚至要求出版社重新翻譯、重新出版,重視讀者閱讀正確翻譯文本的權益,,一定要這樣,出版社才會警惕。
  • 訪客
  • At last是「終於」、「總算」,不是「至少」;
    我想這是搞混了at last和at least

    另外,針對那些什麼沒功勞也有苦勞的評論,洪是無償翻譯的嗎?當然不是!說不定報酬不低呢,因為她是「名牌」!還有因此而建立起的名聲這種無形利益
  • Edward Chen
  • 科普的書譯,要求在精準。這不像文學作品,可以被譯者再創作!!!!
    尤其,一些錯誤根本就是連基本常識、邏輯都說不通的!!!!!!
    讀者花錢、花時間,為的是吸收新知,而不是看她個人隨意、不知所謂的胡扯!!!
    會翻的翻,不會的就隨興 跳過、唬爛~
    讀這種譯書,比不讀還糟!! 愈讀腦袋愈漿糊,離事實新知愈遙遠…
    這對廣大的善良讀者而言,根本是一種詐欺、愚弄、背叛、嘲笑 …
    竟然還有人挺這個「唬爛」,說她翻得還不錯… 中毒深矣~
  • Jennifer
  • 一樓真的超鄉愿的....你自己說要獨立思考結果你寫的這篇文章不過就是,把網路上的名言錦句 稀哩呼嚕的抄上去....

    翻譯根本有問題讀者要怎麼思考?? da faq did I just read??
    就像印度仔和我說 yea mome mujay dayday chiamia, 他朋友跟我說是"小姐妳好漂亮" 結果是 "辣妹 奶奶借我抓一下" 沒人跟我說我根本就無從思考起阿!!!

    然後你的邏輯不通,理由如下。

    a. 立意良好,不能掩蓋他的缺失,不能合理化他的錯誤,也不能反駁他不認錯並且"尖銳指責"別人的態度(你不是最喜歡說禮貌嗎? 怎麼遇到大濕就轉彎?)

    b. 批評一個人,和進步付出多少心力的關係在哪裡?? 我覺得邏輯不通活在世界上浪費國家社會教育的資源才叫做對人類的毒瘤

    c. 口稱知識份子的作為應該要有禮貌XDD 然後提了一句跟禮貌一點關係都沒有的詩句。這樣
    c.1. 魯迅看到一定會氣到跳起來。
    c.2. 亂掉書袋的人....一般都被稱為冬烘先生,散發一股酸臭味,不叫做知識分子。
    c.3. 我居然認真了
  • 訪客
  • 洪蘭這種程度,也能「翻譯」50幾本書,實在是鬼島奇蹟!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4%AA%E8%98%AD
    洪蘭雖然致力於科普書的翻譯,但是她的譯文品質時常受到學者批評。[6][7][8]
    2000年,譯作《尋找第一個愛滋病毒》(Viral Sex) 被《中國時報‧開卷》列為一週好書,但書評作者卻同時對翻譯提出強烈的批評。[9]
    2000年,中央研究院助理研究員王道還發表書評,批評她的譯作《揭開老化之謎》有許多錯譯之處。書評刊出之後,王道還接到洪蘭電話,被尖銳指責。[10]
    2006年,任教於陽明大學的著名科普譯者潘震澤,在洪蘭所譯《腦內乾坤》前129頁內,即列舉出近30條重大錯誤,最終因問題太多而無法卒讀。潘震澤並言:「我還讀過洪教授譯的《腦中有情》及《透視記憶》這兩本好書,可惜都因同樣的問題而難以終篇,這是十分讓人難過的事。」[11]
    譯作《天生愛學樣:發現鏡像神經元》於2010年獲得中文世界最重要的科普著作獎──吳大猷科學普及著作獎(第五屆)。但洪蘭的翻譯被讀者指出許多錯誤,且譯筆多處文理不通,明顯未達該獎的評選標準。經追查發現,其夫婿曾志朗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負責教育、文化事務,居然身列該獎最後的決審委員之一,且該書附錄是一篇對曾志朗的專訪。曾氏竟然漠視學術倫理,毫不迴避,且授與該書最高榮譽「金籤獎」;追查者因此以醜聞名之。[12][13][14]
    譯作《語言本能》以簡體版形式出版後,被任教於安徽醫科大學公共課程部的尹力列舉諸多缺乏專業素養和一般常識的錯誤,他批評洪蘭的翻譯: 「幾乎每頁都有硬傷(gross mistake)。譯者因為不懂原文,除了錯譯之外,有時乾脆大段略去不譯,有時譯文又幾如囈語,完全成了毫無意義的文字堆積;有時又根據譯者自己的理解和想像,添枝加葉一番,弄成夾譯夾議了。有時略譯,是因為譯者在語言學方面毫無基礎所致,如在某處將「索緒爾」省去不譯即應為此故。」並言:「其錯誤簡直多如過江之鯽,無法勝數。據此,可以說,譯者毫無語言學知識準備,英語水平也極低下,完全是種裸譯。」[15]
    譯作《快思慢想》於2012年十月底出版,即刻成為臺灣暢銷書籍,數月內印刷超過150,000本,原作者Daniel Kehneman甚至於2013年3月底應出版社「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之邀到臺灣演講;但在臺灣最大的網路書店「博客來」、以及最大的電子布告欄「PTT實業坊」,卻同時傳出讀者不滿,抱怨該書的中文翻譯有許多錯誤,難以卒讀。[16][17]讀者的不滿經由社群網路Facebook、Google+ 等媒介傳播,引起任教於加州州立大學的香港籍學者王偉雄注意,經對照原文和翻譯,他認為讀者對《語言本能》及《快思慢想》的指控屬實,並直斥兩書為「不要臉的劣譯」:「對不起付錢買書、花時間看書的讀者,也是侮辱了原作者,真不要臉!不但是譯者不要臉,出版社也不要臉。這兩本都是令人眼界大開的難得佳作,假如出版社買了 exclusive translation rights(獨家翻譯版權),可能幾十年內都不容許有第二個中譯本,那些英文閱讀能力夠不上讀原著的讀者,便只有望書興歎了。」[18][19][20]
    以上批評經過臺灣報紙報導後,經常在傳媒上發言的洪蘭並未親自出面回應,只透過任教的中央大學所屬的新聞單位表示:「讀到好書,要努力介紹給國人,翻譯有不盡理想的地方,有人指正批評,當然要虛心接受,讓自己再進步!」[21]台灣師範大學翻譯所教授周中天則感嘆:「洪蘭譯本的現象,其實只是冰山一角。」反映了臺灣存在「權威」的名人主義,就算似懂非懂甚或看不懂,也不敢懷疑正確性,也少有人有時間或能力去找原文比對,導致多數人永遠不知道作者原意。[22]
  • 訪客
  • 我長久以來就和洪蘭的翻譯作品八字不合, 但有次逛書局, 還是忍不住買了「快思慢想」的中譯本, 原因只是偷懶, 想說看中文快一點. 沒想到還真是八字不合, 看不到兩頁就看不下了, 當下轉贈給我老婆. 唉...
  • 三興樵夫
  • 妻以夫為貴,美籍華人捨不得放棄護照,也捨不得放棄官位,官位是攫取資源的捷徑。上電視廣播新聞媒體搏版面,再快速崛起,然後與權貴相交結,即一步登天,連登兩朝閣員,得以擴張勢力。有幸與此夫妻同事,得幸一觀現代儒林醜事,一個是新聞系轉教育系,一個是台大法律系再去讀語言,為前者的研究生也。兩個都是大師,讓大家笑一笑大師不過如此爾爾,也是有利大家心理衛生呀!
  • 訪客
  • 快思慢想被讀者抱怨快9個月了,出版社到現在還沒出來提解決辦法,真應了王偉雄的斥責:不要臉!
  • 我們貧窮
  • 但卻開到
  • ccd
  • 這一篇因著最近的退書新聞又熱門起來,
    個人淺見以為,
    建議出版社對於科普書不要用翻譯的,
    應該由國內專業領域的專家來寫,
    文筆再由編輯一起討論順過即可。
    至於小說及專業書籍,
    還是直接進口原文來推廣英文閱讀比較實在。
  • 一般小讀者
  • 支持做「對」的事,而不是只是「做對事」。
    「鄉愿」與「和稀泥」都是有損知識份子的風骨
    古云:士大夫無恥,是謂國恥
    就是一堆掌握國家資源的政客與知識份子「亂搞」
    才會讓整個國家在各方面快速崩壞

    翻譯要正確才能出版、開藥要拿對才能吃,否則都可能害死人的
    學生時代,老師集結學生的翻譯後出版,時有所聞
    這種老師給人感覺是「欺世盜名」「忝為人師」
  • 有領錢就辦事
  • 事實: 翻譯錯誤一大堆。 這種是非對錯已經這麼清楚的東西還可以爭論?
    台灣人是怎麼了?
  • Ian
  • "我的猜測是這些書,大部分是洪教授的學生甚至工讀生翻譯的,她隨便大致看過以後就丟給出版社。否則以洪教授旅美近20年,..."

    同意18樓的說法, 本人從不去聽她的演講
  • 悄悄話
  • 訪客
  • 翻譯是出版社拿了版權以後找人翻譯的吧...樓上還有人以為誰想翻就可以翻啊...到時因為你侵犯版權把你告死....
    這就是很多人對洪蘭不滿的原因...她亂翻把一本書毀掉之後,就不會有更好的版本流傳了
  • 訪客
  • 人云亦云, 你可不可以自己看過原文書籍後再來批評啊?
    引用別人的文章 別人的話,那個人有他自己特定立場、特定想法
    那你呢? 沒有自己的判斷,只會引述別人的話,然後一起附和喊殺
    會不會太便宜行事?

  • 瑋
  • 翻譯就是翻譯, 不是心得感想, 要寫心得感想, 自己寫書就好, 不要誤導讀者作者的想法和程度!!!!! 慘!!!!
  • 歪歪
  • 說到底...洪蘭就是 "自我感覺良好"...
  • 老羅
  • 您的人生以挑剔為目標嗎?

    先求有,再求好,
    字斟句酌當然是用心,
    但人的青春有限,
    再者教育有不等人阿

    您這麼強就別專注在別人翻過的作品
    多譯點好書造福一般讀者吧
  • 訪客
  • 建議大家去看大陸簡體翻譯的"思考,快与慢"XD
  • 腦魚
  • 看午原文就好了ㄚ
    英文不是很重要嘛?
    大學不都用原文書?
    既然都可以上大學了
    既然網路這麼發達
    不會自己看原文書噢
    那些被殘害的學生是英文白痴嘛?
    大學怎麼考上的,用原文書不是很基本嘛?
    別人翻得不好就自己找原文看吧
    個人的看法是,所有翻譯過的書
    多多少少都會和原本不同
    還是看原文好ㄚ
  • JT
  • 無意加入筆戰,而是想要請教各位關於這個在原文中提到的翻譯,我覺得有點誤會:

    Some researchers have been frankly dismayed at what they have discovered. Some of their findings have been, if not suppressed, at least quietly shelved because of their potential social impact. 譯評:這一句大錯,應該是「有些研究者對於自己的發現,明顯感到沮喪。(以下略)」

    我對於 Some researchers have been frankly dismayed at what they have discovered. 的理解是:『有些研究者發現自己所提出的調查結果未受到應有的尊重而感到沮喪』
  • zzz
  • " 用原文書不是很基本嘛 " -你是跟誰講? 家學淵源還是有錢從小補英文的人?

    用原文書這麼基本,你是當作現在龐大的英文產業怎麼活的?
    補習班、每年一堆英文教學書籍、各種英文考試相應的出一堆書,什麼xxx密集,還分級呢,懂嗎? 我用事實就可以打臉你說的原文書很基本這種鬼話,原文書很基本你去跟前5%的人說就好了,那台灣後95%的人都不用讀書了嗎?

    不是每個人才都是語言天才喔,如果你總是假設語言是學生的事情,那就是會篩掉很多人才,而且台灣沒有這種資格做這件事情,除非我們用簡體書取代繁體書。

    很多教授覺得語言是基本中的基本,那是因為他們談的是研究人才,是要讀研、讀博的,你都讀博了,見鬼的難的東西都要想辦法克服,還會怕英文嗎?
    但是不談台灣見鬼多的碩士生,事實上不需要這麼多人搞研究,如果待在業界要做小研發,請問論文不能利用翻譯軟體嗎? 不然慢慢熟悉一個領域的單詞嗎?

    台灣有多少人今天想看別的領域的大師著作,打開英文就馬上看得津津有味? 妄想吧,我認為這比例少於5%,那其他95%的人是不是都不要看好書了? 繼續看台灣作者寫的垃圾書籍? 翻譯有錯,有很大進步空間這都是事實,但是沒有必要扯蛋說台灣人英文很好。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