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osolemio (歐蒐雷米歐) 看板: Gossiping
標題: Re: [問卦] 有沒有滿清李蓮英的八卦
時間: Mon Aug 27 14:50:15 2012


  應該不是李鴻章,而是醇親王奕礮,他是道光帝的第七子,
  也是咸豐帝的弟弟,光緒帝的生父,
  因為咸豐的兒子同治帝早死,並無子嗣,所以讓堂弟光緒帝繼位。

  1886年,慈禧派人巡視北洋海軍,派的就是醇親王,
  但醇親王自知慈禧與光緒關係不好,而他又是光緒的生父,
  怕慈禧忌他奪權,於是自請李連英隨行,好安慈禧的心。

  慈禧一方面讓李連英見識一下,一方面也好監視醇親王,於是允准李連英隨行辦差,
  要知道清制太監最高品級為四品,而李連英由慈禧打破祖制賞二品頂戴,
  此次出差,李連英棄二品頂戴不穿,而特地穿了四品頂戴,以避流言,
  然後規規矩矩跟著醇親王出京辦差。

  醇親王久經官場,深知李連英背後靠山穩固,並不拿他當一般太監看待,
  巡行途中,安排李連英所住的船艙豪華舒適,僅次於醇親王本人,
  然而李連英並不入住,而與一般太監住相同的低等艙房,
  飲食起居並不以自己身份特殊而有不同待遇,
  連說:我怎能和七王爺(醇親王)、李中堂(李鴻章)比呢!

  每日寸步不離醇親王,鞍前馬後侍奉無微不至,
  當醇親王與外臣開會商討軍務時,李連英垂手退立於醇親王身後,
  替他手持煙袋,斟茶遞水,對於軍務不敢插口半句,
  不知情的大臣竟以為李連英乃一般太監,專程服侍醇親王來的,
  晚上還親自幫醇親王準備熱水,讓他洗腳。

  大臣們開會完後,李連英回到房中,也是大門緊閉,一個外人也不見,
  謝絕所有大官外臣拜訪,並不大肆張揚、發表議論。

  醇親王見此,心中過意不去,幾次賜座,請免李連英奉侍,
  李連英非但不敢,反說:

  奴才早就想伺候您老人家,礙於祖制,內監不得結交大臣,因此不敢有所踰矩,
  此番老佛爺命奴才隨駕,本就是要奴才盡點孝心侍奉王爺,
  能侍奉王爺,乃幾世修來的福氣,奴才不敢推辭。
  再說,祖宗家法在上,太監也沒有坐在王爺跟前的理。

  醇親王回京,將此事上奏慈禧,
  慈禧心情大悅,認為李連英很懂事,很替她爭面子,
  蓋安德海事件後,慈禧很在意別人說她寵信太監,也很不喜歡手下作威作福,
  李連英知所進退,內得慈禧寵信,外得大臣人心,
  慈禧事後對著宮女們常說:「沒白疼他。」

  以上這些評論,不只出自醇親王之口,
  有些更是出自「理論上和他立場相悖」的維新派人士,
  不論敵我,對他的評價都是謹言慎行,忠誠低調,
  可見此人能混到太監總管,絕非單憑慈禧恩寵而已。

: 講話很得體 很得人心
: 自從慈禧掛了之後
: 告老還鄉
: 不過死後 有人開棺驗屍 發現身首異處
: 印象中好像是頭不見了還是怎樣 忘了
: 成為謎團之一

  中國歷史上,掌握大權的太監相當多,不論明英宗時的王振、武宗時的劉瑾,
  還是熹宗時的魏忠賢,大抵都有掌權後目中無人的情況出現,
  即使李連英的前輩安德海,下場也很慘,
  倒是李連英行事就沒那麼張揚。

  李連英雖不是什麼好人,然而歷史上給予他的負面評價卻是超過他該得的部份,
  他雖是慈禧的寵監,但對維新派也非趕盡殺絕,相對的還頗為照顧,
  從光緒小時候就一直照顧他的生活起居,
  甚至晚年因為沒站在慈禧立場積極反對維新派,以致有些失寵。

  英法聯軍進京,慈禧攜帶光緒倉皇出走,
  逃亡途中,情況惡劣,從宮女談往錄一書即可看出當時他們吃喝都成問題,
  但在這些惡劣環境下,慈禧擁有的衣物食品,仍是眾人之中最佳的,
  掌權的李連英,自然也相對好上許多,
  而實際上被當成傀儡的光緒,連個被子都沒有,房內冷清,甚至沒有伺候的太監。

  李連英見狀,連忙將自己的被耨抱來給光緒使用,
  痛哭流涕,直呼奴才罪該萬死,
  光緒深受感動,事後直說:「若無李諳達(anda-賓友的意思),我活不到今天。」

  戊戌政變後,崔玉貴到瀛臺監視光緒帝、把珍妃推到井裡,
  都大大的支持慈禧、得罪光緒,
  而李連英則不動聲色,靜靜的侍奉慈禧,體貼光緒,
  慈禧看出李連英的心思,知道他並非只知聽令,而是有自己的原則,
  於是逐漸冷落他,以致崔玉貴掌權,李連英逐漸失寵。

  我們不知他此番是否出於良心,但由此可知,他的行事風格比崔玉貴好上許多。

  因為他悉心照顧光緒,加上同情維新派,和醇親王關係又好,
  所以其實光緒是很喜歡李連英的,
  和戲劇中那種仗著慈禧權勢欺負皇帝、折辱大臣,截然不同。

  李連英平素生活也頗低調,
  隨醇親王出差那年,也是李連英四十大壽的那年,
  他並沒舖張豪奢,也沒收受什麼禮物珍品,
  只是找了幾個同期的太監、好友、徒弟們吃頓飯,悄悄過了生日,
  照他自己的說法是:

  多給老太后磕幾個頭、多給皇上皇后磕幾個頭、多給爹媽磕幾個頭,
  我就心平氣和的過生日了。

  事實上他的生日在萬壽節之後,
  每年生日,他總是藉口請假,隱遁起來,謝絕各方造訪。

  慈禧去世後,晚清內宮由隆裕太后掌權,
  太監中的當權派,也由李連英的對頭,崔玉貴的徒弟小德張開始得寵,
  李連英自知他的時代已經過去,
  便將多年來慈禧賞賜之珍品,內務府登記在冊的部份全數上繳給隆裕,說:

  奴才即將出宮,這些財寶,乃是從前老佛爺寄放在奴才這兒的,
  這些皇家的珍品,不應該流入到民間,
  奴才小心謹慎的替皇家保存了幾十年,現在年老體衰,請求離開宮廷,
  不管怎麼樣,總得上繳回宮,奴才這才好安心去了。

  隆裕不像慈禧,沒見過世面,扣除皇后身份外,根本就是個貪財的愚婦,
  加上從前慈禧在位,身為媳婦,總得扮出勤儉的樣子,因此手頭並不寬裕,
  一見到大批珠寶,加上李連英台階給得漂亮「慈禧寄放之物還給皇家」,
  使她收受這批珍寶簡直理所當然,於是沒有整肅李連英。

  要知道太監們仰仗的靠山一旦倒台,一朝天子一朝臣,很容易被清算,
  更何況是眾所矚目的李總管呢?

  然而李連英應付裕如,可見他高瞻遠矚,早知自己的下場如何,預先做好準備,
  把寶物留下當作脫身之用,以致慈禧雖死,隆裕對他仍恩眷不衰,
  直到他死後,隆裕還撥了兩千兩的喪葬費,可見他幫自己安排的退路花了多少苦心。

  他當太監也不是全無良心,不但事母至孝,且自知家貧不得不投身賤役,
  於是對家人相當好,將自己的田地均分五份給兄弟五人,
  而錢財則均分七份,連兩個妹妹同樣有分,他的老母親相當高興。

  給予財富的同時,也不斷叮囑自己的子姪:財大禍也大。
  用多年歷練的心得,告訴他們,讓他們時時警惕著。

  他媽在他決定閹割的那天起,天天跪拜佛祖,
  臨動刀前一晚,更發願吃白齋,祈求佛祖保佑他平安,
  此後幾十年,不論李連英多有錢,他母親總是持白齋,不碰葷腥、鹽。

  李連英說他一輩子都記得他要閹割之時,家裡沒錢賄賂動刀的師父,
  他母親心疼的全身顫抖,千託萬請,才請了技術最好的師父幫他動刀,
  因為當年閹割風險很高,不小心可是連命都會丟掉的,
  作為母親,對家境無法改善,阻止不了閹割的這條路,
  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拜託最好的師父動刀,李連英因此非常孝順他媽。

  在他被閹割完,回家靜養的那段日子,是他和他媽聊天最多的一段時光,
  他媽說,打人一拳、踢人一腳的事情,絕不能做,
  自己吃飽了,也要想著餓肚子的人,
  這輩子沒福氣才當了太監,但也要幫來生積點德、留點福氣。

  不只對上尊敬,對屬下太監宮女們,也是恩威並濟,
  平時有人犯了小錯,慈禧將要發作,李連英總是盡力迴護,替人遮掩,
  所以太監們都服他,也都發自內心尊敬他,
  他在世的時候,不論掌權還是失意,宮中太監、外頭大臣,對他都是眾口交譽。

  他鐵定不是清廉的太監,賞賜屬下也不手軟,
  但對於貪污,他自己也有一番說法:

  我們的苦痛是任何東西也代替不了的,
  爸媽生我下來,我想辦法能讓老人不再受窮也就是了。
  難道當官的大把撈錢,狼叼來的肉不許狗分點骨頭嗎?別的還有什麼想頭呢!

  總體而言,在那個貪污是被默許的年代,不能說他貪污是多麼惡劣的行為,
  此人生平好壞,我們無從給予篤定的評價,
  但至少可以從同年代與他交往過的人留下的資料得知,
  李連英即使不好,卻也並非戲劇中描寫的那麼惡劣、毒辣。

  觀其一生,毀譽參半,我們只能盡可能的去理解這個人的生活、時代背景,
  然後對他做出另外一種角度的看法,
  總體而言,我覺得這一個大時代下的人物,其實是很有趣的,
  我們最好不必去學習他的為人,但他的待人體貼、政治智慧,卻是值得我們欣賞的。

  讀了一些跟他有關的書籍,
  我始終認為,他無愧於墓誌銘上那段「事上以敬,事下以寬,如是有年,未嘗稍懈」,
  這也應該是最適合他一生的評價了。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82.235.53.74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