眷村人要嘛唸書 要嘛就是軍人 最後就是當太保

不管是一早的海盜 文山 中和

 四維 南強


中期的 宇宙 三環 竹聯 血盟 四海    當然還有稱霸中華商場的 飛鷹

同時期 在北投的老北聯  東門幫在當時算是少數本省掛太保掛


簡單來講 當第一批眷村少年長大時

台北分成幾種

1.青洪幫 勢力漸退 結果 洪門往本省人世界"重新"擴算

青幫則一直是在軍政單位

2.外省掛太保 宇宙 三環 竹聯 血盟 四海 飛鷹==>收保護為主

3.本省掛太保 東門==>收保護費為主

4.本省掛老流氓==>照賭場

但是很快地 外省掛太保就茁壯到 收保護費 罩賭場 只是賭場大小跟老流氓玩的還是有差


外省掛幫派原本不是以竹聯為大 但會茁壯

我想當年竹聯董桂森在美國 有清楚地講出 國民黨給予竹聯強大金錢資源

這點是他們茁壯這麼快 超越同期的幾個外省太保掛的主因

蔣家第三代 罩住這些太保幫 更是讓他們瞬間茁壯的主因

另一個主因 我跟一位一清掃黑的本省掛家屬研究過

他認為 說到打 本省掛敢衝敢死 絕對夠跟他們打

但是 外省掛太保"團結"有共同一種信仰 

所以後來幾個太保幫派在聯盟時 都瞬間擴散



而隨著台北的經濟成長 在首善之都的外省掛幫派 也在政府有意開放下

站住最強的地主 竹聯 四海 接近一統北市

就連 中山區在地的牛埔 也一個一個被竹聯派殺手拔掉

江南案的出現是台灣幫派一個分水嶺

兩個幫派茁壯

一個是大家都知道本省掛空前團結大串聯   天道盟

一個是很低調的第三大幫 松聯幫

松聯幫早就存在 但當時精華的地段 不過是西門町 還是古亭 中正區等

早都是在本省 竹聯 四海的手下

一清掃黑 對這低調的幫派沒有傷到多少

這段空窗期 讓松聯幫開始全面進駐許多好地區

隨著東區興盛  松聯達到第一波高峰


天道盟我想你們去google查就有 我就跳過



先說一說 騎機車的台客 太保 流氓 兄弟的不同

1.把騎機車的台客==>吃檳榔的工人說成流氓

我只能說無知 可笑 無言

會這樣說的人 大概不是在鄉下長大的

鄉下地方假設8個班男生 有4個班是這款 2個班是不唸書也不像台客

1個班唸到大學 1/2個班唸到研究所

一般我們講這種騎機車的台客叫做  "少年仔"

他們事實上只是不會唸書 也沒錢 家裡也沒人管

只好一群人在街上遊蕩尋找溫暖 看到你看他就以為你看不起他

事實上這種人沒什麼心機 當兵的時候叫他們蹲就蹲 叫他們站就站

比較不會要投訴 長大後沒好工作就當工人

人生就在七星 阿比 檳榔中渡過 不過他們這種人老實 好客 沒心機

2.太保 基本上要到太保階段 至少是他必須已經在賭場打工 在理容院打工

負責跑腿 看場 這種階段就可以算是太保 因為打架他們先衝

但是被打死也沒人認識 太保與台客最好辨認方法以他們的謀生是否與黑有關

3.流氓 就是更上一階 已經到了管理階層 人人喊得出名聲來

4.兄弟 就是在流氓一國裡 風評較好的 有沒有這種人呢?

有些流氓做人做事 不像是流氓而像是保正

角頭兩字原本是指 在日據 清末當政府對於地方治安比較沒有去處理時

一種自我安定的情況

好比 我是前村角頭  你是後村角頭

要是前村有人被後村偷東西 我就找你討論 希望你們把東西繳出來

大家彼此有一股實力維此住地方治安與和平

角頭當得好 是人人尊敬 當得爛吃銅吃鐵就被幹橋


兄弟有所為有所不為 有些事做有些事不做

我以前講過些事有很多人不相信 覺得我活在跟你們不同世界

有過一個小孩很不受教 偷打強 他媽覺得管不了 就交給道上大哥管

進入大哥家 一切都有規矩 好像是小武士的培養一樣

話不能亂講 坐不能亂坐 一切都得照規矩


也有過兩個很霸的土流氓 被一個兄弟拿槍打掉 警察抓他時

許多鄉民在他旁邊 謝謝他


兄弟與流氓之分 看風評





有些人倒扁 就變成愛國英雄

有些人挺扁 也變成愛國英雄


但在我眼裡 都是流氓 只是宣傳手法不同

時代不同了 老一輩那種談半天的兄弟已經不適合在這社會中了

有錢 有槍 有老共或有政府挺 你就是下一個教父



ps1低調的松聯 有段時間因為志偉死掉 龍虎獅豹堂主低調轉商 有人不幸染毒 退下去

在台北又低調一下 最近在管理階層努力領導下 全面擴大中  一下就擴到幾十堂

2.早期台北幫派許多沒提到的別打我喔 只是故事沒提到齁

我補充一下同時期

黃埔幫 廈門幫 藍鷹幫 螢橋幫 小北聯



全站熱搜

msuvi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